6/19-21 7/24-26 羅馬書講經大會 晚間7:30於台北懷恩堂

2004 聖誕巡迴佈道大會【基督為何到世上來】

2004 聖誕巡迴佈道大會【基督為何到世上來】
講員:唐崇榮牧師
時間:2004.12.20 晚上7:30
地點:台北浸信會懷恩堂

晚安,今天的音樂好不好?(好。)作曲的好,彈得好,聽的也不錯,我們幾乎沉醉在旋律的中間,從裡面給我們很多思考的空間。「人生如同雲霧」(參:雅各書:4 章 14 節),這是聖經講的,忽然出現,忽然消失。一百年前你在哪裡?沒有一個人會回答這個問題。五十年以後你在哪裡?沒有一個人肯定的知道,可能有一些人還活在世界上,多數的人,一定離開世界了。

有時候我看一張椅子,我很羨慕它,它比我長命。旁邊一塊石頭,就從亞當以前就有了,不知道幾千幾萬年。把整個宇宙,跟我的出現做一個比較,我是初出茅廬,是剛剛昨日才不久以前做孩子,上幼稚園,現在已經看到孫子了,已經是一個老人家了。



我是來的嗎?我如果是來的,我是從哪裡來的?我為什麼來?而我不是來。如果我來,表示我曾經在別地方從那裡來。很多人問「上帝從哪裡來?」,每次我聽到這個問題,我就感到這個人心裡面一定有一個「哪裡」,然後上帝從「那裡」來。但是那個「哪裡」從哪裡來呢?那就更難問了。如果上帝從哪裡,來到這裡,那麼「哪裡」就不是這裡,這裡就不是「那裡」。哪裡跟這裡之間一定有距離,而哪裡跟這裡都是侷限的,有限的地區。「局部加局部,加局部,加局部,不可能大於總和」,這是在數學裡面我們都知道的事情。

上帝如果從那裡來,來到這裡的話,那麼,祂是從有限界進到有限界。從有限界進到有限界,那就是在有限的地區中間,因為「距離」加上「時間」的必須,就產生了移動,這個叫作從「那裡來」。

我不能說我從那裡來,因為我的出現是父母親結合以後,把我生下來的。而結合的父母親他們根本不知道,生命怎麼樣在胎裡面形成,他們只照著「生律」(生育的規律)去慢體會這個過程。這其中的原因,這其中真正的基礎是誰定的,不是人可以知道。

有時候我聽青年人說,「來,我們結婚!然後造幾個人出來。」我聽了很不自然,你怎麼會做幾個人出來呢?人生人,絕對不是人自己可以控制,可以明白的。所以最聰明的人可能不能生孩子,不懂得什麼叫做生孩子的,竟然生了孩子。我們在這個「生」的過程中間,是一個被動者,不是一個主動者,而整個生命一直延續下來,是從一個生命的源頭產生出來的,而那個生命的源頭的本身,是創造者,是供應者,是保全者,是延續者,也是終久要審判人類的,那一位叫作「上帝」。

那,那一個至高之處,那一位真神,祂曾經創造了萬有,然後祂到了世界上來的時候,祂用了「來」這個字。我們只能說「我出生」,「我生出」,「我被生下」,中文是「我生了一個孩子出來」,「我生出一個孩子來」,英文不是,是「一個孩子生進我家裡來」,A child is born into my family, 不是 I give birth to one man,one boy. 所以中國的文化跟西方的文化有不同的地方。中國的文化是髒了把它掃掉。掃到哪裡?掃到隔壁。隔壁說,「怎麼有這個東西?」明天他掃回來,這個叫作「禮尚往來」。西方的文化不是掃來掃去的,是把它吸塵,把它吸去。所以「掃」的文化是解除困難,交給別人,而「吸」的文化是把困難吸收進去。這個都是跟最基本的一些觀念有關係而產生出來的。

而這種「吸塵器」的觀念,是解除真正骯髒污穢的辦法,把它吸掉,把它擔當掉,這個東西是從基督教來的,因為我們的罪,我們怎麼解除它?「把它推卸它,把它排除掉,把它否認掉,把它甩掉,讓別人去承擔吧!」這不是基督教的思想;基督教的思想,是基督來擔當我們的罪,來承擔我們的刑罰,所以這個觀念完全不同。

那麼今天我們談到來這個字的時候,我們要思想到誰用這個字用得最多,而且用得最深的意義的。世界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人像耶穌基督一樣,耶穌基督說「人子來」。「我來。」「來。」每一次如果一個人對你說「我來」,你可以問他,「你從哪裡來?」因為來是一個過程,而來有一個原有的地方,就是他的出處。我今天說,「我今天早上從新加坡過來,而新加坡就是我的原有,我出發的地方,台北是我的目的地,所以我來。」那這句話,這個字是所有世界最偉大的人,包括哲學家,文學家,文化鉅子,或者宗教創辦人,從來沒有用過的。

孔子沒有說「我來。」蘇格拉底沒有說「我來。」孟子、帕門奈德(Parmenides, 約 515 B. C.)、盧克萊修(Lucretius, circa 99-55 B.C.)、安培多葛(Empedocles,493-433 BC) 、 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柏拉圖 (Plato 427-347 B.C.)都沒有用過這個字「我來」,這個字唯一是耶穌基督用過的。所以這件事就吸引我很深的思考,他憑著什麼資格說「我來」?因為他講「我來」的時候,表示你沒有見他以前,他在別的地方存在過,這個叫作 (pre-existence)「先存」。pre-existence 就是在歷史中間的出現,不過是他生命的一個階段,而還沒有在歷史過程中間存在以前,他已經先存有,才可以說「我來」。「我到世界上來,我到你們中間來。」

耶穌基督還有一句話,是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講的,也沒有人曾經講過的,「你們在地上。」「你們在地上。」如果今天有一個人對你說,「你們這些在地上的人。」那我一定會問他,「你在哪裡啊?」因為「你們在地上」,那講話的人是不是在地上?

為什麼耶穌會講這種話?講這些最簡單的話。「來」這個字,我們每一個人都用過,「地上」,我們都講過,「你們」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些名詞不必找字典,個個都知道的,但是這些名詞背後的含意,才是我要講的事情。除非他有一個很特殊的位格,有一個很特別的存在,有一個很超越的生命,他不可能講這句話。

我們用神學或者哲學裡面兩個名詞來了解,一個叫作contingent一個叫作incontingent,contingent 的意思就是「偶存」,incontingent 的意思就是「非偶存」。「偶存」的意思,就是「偶然存在」,以前沒有,以後沒有,曾經存在過的,在一個暫時的過程中間存有過的,這個叫做「偶存」。那麼,「非偶存」的可能性,就是「非存」,或者「永存」。「非存」就是不存在,「永存」就是在你沒有存在以前他存在,你不存在以後他還存在,而且全世界所有曾經存在過的,後來都變成不存在的,在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存在;存在,不存在的這些變換之上,永遠沒有跟變換發生關連的,因為他是不變換的,那個叫作「永存」,那個叫作 incontingent。

所以呢,一九四0年你生出來,二00五年你死了。你說「我活了六十五歲了。」那麼一九三九年以前你還沒有存在,二00八年以後你也不存在了。那這個存在在這一段時間中間,有人在你生到一半的時候他生下來,所以你的「偶存」跟他的「偶存」,曾經有共存的一段時期。但是呢,等某一些人死的時候,你還在存在的時候,他死以後你還在存在,你還沒有死以前,又有別人生出來,又有另外一個偶存,又繼續下去了。這樣,偶存連偶存,連偶存....,而支持整個人類,所有人類的共同存在的總存在,永存在的根基,那個是誰?那位叫作上帝,那位叫作永存者。所以聖經就用三個詞來描寫,昔在,今在,永在。大家說「昔在,今在,永在。」過去存在,現在存在,永遠存在,那一位叫作上帝。

這樣簡單的詞句,是你在共產主義的書裡面沒有辦法看到的,你在資本主義的哲學裡面沒有辦法看到的,你在人的倫理學裡面沒有辦法看到的,你在人的政治學裡面沒有辦法看到的。因為連所有的政黨都是偶存的,所有的國家都是偶存的,所有的總統都是偶存的,所有的君王都是偶存的。但是聖經提到,「昔在,今在,永在」的時候,乃是把那永存者的自體,和永存超越時間的本質,跟永存的那個威嚴性,把他表達出來了。然後那一位永存的在哪裡呢?聖經說在「至高之處」。所以當耶穌降生的時候,天使就把「至高」跟「地上」做一個對照了。「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上帝,在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參:路加福音:2 章 14 節)。

你可以看到有哪一句話,它的幅員這麼廣大嗎?有哪一句話,它的距離這麼深遠嗎?在「最高最的地方」,跟在「地上」之間的對照。我們中國人最重要的哲學的一個目標,就是「天人合一」,這是孔子的思想,孟子的思想,孔孟的道統,盼望我們中國文化達到的最深最深的一層---- 天人合一。

天在哪裡呢?人在這裡,人與天怎麼樣合一呢?「天」是高高在上的,多高呢?不知道,因為你沒有去過,我沒有去過。凡是會講「天」的人,都沒有上過天,凡是聽說上過天的人,都跑不回來。所以我們所知道的,根本就是從我,你想像中間出來的,除非有一個人從天到地,從那裡到這裡,然後把天上的景像,天上的境界,天上的意念和上的實質,向我們顯明,我們才能知道。但是,如果有一個這樣的人,他是誰?如果他真是這樣一個人,他來了,你信不信他?問題就在這裡。

天,地,當耶穌降生的時候,天使講了這一句話,「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上帝,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榮耀,平安;榮耀,平安。地上的人除了平安以外,基本生活最需要的,我們要榮耀。所以很多要體面,要面子,要名譽,為什麼?盼望不受人羞辱,不受人藐視,我們要光宗耀祖,榮耀。所以地上最基本的需要是「平安」,最高尚的目標是「榮耀」。而榮耀不是歸於地上任何一個人,因為他多高還是地上的人,所以最高的君王、領袖、將軍、富戶、戰士、富翁、總統,所有最高尚的人,啟示錄最後一段的聖經,提到什麼呢?他們都要大聲呼喊,「大山哪,倒在我們身上罷!小山啊,把我們壓下去吧!因為我們不能抗拒那一位要審判世界的,他的威力的存在」(參:啟示錄:6 章 15-17 節)。 所以世界的榮耀不是真的,世界的尊貴都是假的,耶穌在地上曾經講一句話,「人所當作尊貴的事,在神眼中是可憎惡的事情」(參:路加福音:16 章 15 節),表示價值觀,人與神是不一樣的。

那麼在至高之處,那最高的地方,昔在,今在,永在,那永存者的境界是怎麼樣的境界呢?這就是宗教的動機。宗教盼望能找到那這個,宗教盼望能到那裡去。那這個「能到那裡去」是一個什麼?是一個以「此」為出發點,以「那」目的地的地方,是「去」的,不是「來」的。所以宗教說「我想去。」「我要上西天去。」「我要到涅槃去。」「我去。」你的出發點在哪裡?這裡。但耶穌基督說,不是,「我從那裡來。」目的地在哪裡?這裡。所以你的出發點,正是基督的目的地,你聽明白了嗎?我們的出發點是掙脫偶存性給我們的捆綁,達到永存性的境界的果效。這是所有宗教最後達到,盼望達到,在理想中間做夢盼望達到的終極點 ---- 從偶存性的捆綁,偶存性的限制,從偶存性的痛苦,從偶存性的生、老、病、死、苦的這個掙扎中間解脫,可以去到一個沒有眼淚,沒有悲哀,沒有疾病,沒有痛苦,沒有死亡的終極樂園,在那裡,停止了一切的勞苦,停止了一切的嘆息,停止了一切的哀怨,停止了一切不公義的社會,停止了良心的控告,在那裡永遠的安息,是從「這裡」去「那裡」。但是耶穌基督說「不是,我是從那裡到這裡來。」

所以今天我們就從這個字看到了,一個不同的出發點,和不同的目的地,是耶穌基督跟宗教不同的地方。所有宗教盼望達到的,原就是基督願意離開的。盼望可以達到最高的境界,原就是永存者差派祂的兒子到世界上來的那個出發點。所以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十六章二十八節說「我從父出來,到了世界;我又離開世界,回到父那裡去。」這十六個字,「從父出來,到了世界;離開世界,往父那兒去。」這四句話的擺列給我們看到,基督跟所有的宗教不同的地方在哪裡?所有的宗教是從「地」到「天」一個單方向的理想。I want to go there from here,this sinful darkful world.「這個充滿罪惡,充滿黑暗的世界,是我要掙脫,我要到那裡的一個我原有的,偶存的地方,我從這裡去那裡。」這是宗教的出發點。但是耶穌基督給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剛好是反過來,是雙向的,不是單向的。因為宗教從這裡到那邊是一個單向的,而耶穌說我從那裡到這裡,再從這裡到那裡,是雙向的。

我很盼望今天你可以從這些很簡單的話語中間,找到了本質上完全不同的這個差異,這個叫作 qualitative difference。耶穌基督與所有的宗教家不同的地方在哪裡?源頭不同,本質不同,方向不同,而且他是雙向的,他是從至高之處到地上來,然後再把我們從地上帶到最高的地方去。

剛才你們唱的一首詩歌(旋律)「普世歡騰,救主下降」,這首詩歌很簡單,對不對?但這首詩歌很特別的,整首詩歌就在一個音階裡面,不多也不少,剛剛好,(旋律)就是一個音階。但是這個詩歌是怎麼樣講?這個詩歌不是由下到上,轉過來,由上到下(旋律),為什麼呢?這個作者就明白我們剛才討論的,不是人到那裡去,是那邊到這裡來,你聽懂了嗎?就是在一句話裡面「普世歡騰,救主下降」(旋律),就來了,就這麼簡單!從最高之處到最低之處。啊,關於最低之處,我現在不先講。你看,(旋律)由低到高,什麼意思呢?人才能上去,(旋律)因為祂下來,(旋律)我們就開始快樂,(旋律)開始向上。我們能上去,(旋律)因為祂先下來。很奇妙!「普世歡騰,救主下降……」(整首旋律),剛好一個音階,不多不少。這一首歌是真正表達了我們中國人所說的,「天人合一」,是怎麼一回事。

我能到神那裡去嗎?我盼望到最高之處,能不能呢?聖經說「能」。為什麼呢?因為從最高之處祂先下來嘛!你掉在井裡的時候,你說「感謝上帝!我掉在井裡不必怕,我沒有忘記帶繩子來。」所以你一大堆的繩子把你拉上去,不能的!這條繩子的存在,一定要從上面丟下去,你抓住它才能拉上來。你從下面帶一大堆的繩子,你丟上去,丟不上去的。你沒有辦法拉你上去,「大力士不能自舉其身」,所以恩典一定從上面來的,救贖一定從上面來的。這不是我的功勞,不是我的修身養性,不是我的道德功勞,不是我的行為功勞,不是我的思考功勞,不是我的探求功勞,不是我的犧牲精神,是神的恩典臨下來,把我拉上去。

所以孔子稍微明白這個,他說如果你得罪一個人,請他原諒嘛。如果得罪皇帝呢?這個很麻煩了,如果你得罪皇帝的媽媽,更麻煩了,如果你得罪皇帝的媽媽的媽媽,更麻煩了。但如果你得罪上帝,這個我不知道,「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參:《論語》八佾第三)。你們今天這個時代的青年人,孔子不懂,老子不懂,只懂老夫子,所以很糟糕!,孔子說「獲罪於天」什麼?「無所禱也」,你得罪最高的上帝沒有辦法了。所以孔子基本上沒有中保的觀念,沒有救贖的想像,他自己知道,人一得罪神就沒有路走了。

中國歷史中間最謙卑的可能是孔子,最驕傲的大概是毛澤東。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毛澤東說「人定勝天。」所以每一次毛澤東講「人定勝天」,中國的災禍就一大堆出來了,為什麼呢?因為他與神相鬥,他說「與人相鬥其樂無窮,與神相鬥其樂無窮。」所以他一生一世活在奮鬥,活在苦鬥,活在亂鬥之中,他才甘願做人。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聖經說他是「和平之君」(參:以賽亞書:9 章 6 節)。

我們今天看基督講這句「我來,我從父出來,到了世界,我又離開世界,回到父那裡去。」這句話已經解決了許多宗教所盼望達到,而沒有辦法達到的問題。那,耶穌基督講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告訴我們,他不是出於這個世界的。所以約翰福音第三章最後一段,我很喜歡,出於天的和出於地的。約翰說,「從地上來的講地上的話,從天上來的講天上的話」(參:約翰福音:3 章 31 節)。單單這兩句話,柏拉圖(Plato 427-347 B.C.)沒有講過,雖然柏拉圖嚴格的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是個影子的世界,而實體的世界在那邊」,希臘叫做 iedos,iedos另外的一個什麼呢?cosmos,另外一個世界裡面有一個iedos,這個世界裡面只有影子shadow,那個 ideal world is another world。所以這個世界你找到最圓的圓圈,放大幾百倍發現它不圓,最美的美人,你注意看,有一些不美的地方。

所以「美」的觀念是「理念界」的,而美的實體是有虧欠的世界。我們今天所講的「完美」在哪裡?完美在理念中,完美在哪裡?完美不在實體中。所以我們理想跟現實存在著很大很大的鴻溝。理想總是這麼美好,而現實總是這麼殘忍;理想總是這麼安慰人,而現實總是這麼樣凌辱人。理想跟現實中的這個差別太大太大了!所以我們就只能在現實中間,一面埋怨,一面盼望。好在還有盼望,有夢,這個東西安慰我們,否則做人沒有意義了!人苦得不得了的時候,晚上做夢的時候,一點甘甜的事情,啊,起來,安慰一點,「昨天做了好夢!」人在痛苦的中間,盼望有一天會有好日子,那一天來到不來到不要緊,至少我盼望了。

這個東西表示什麼呢?柏拉圖說,「那是理念界的完美,正在吸引我。」而人要向理念界去追求,向理念界去愛慕,所以他甚至用 eros 這個字。eros 這個字已經變成情慾世界的代名詞,erotic 是講性愛,肉體關係的,而當時柏拉圖用的時候,不是這個意思,那是一種渴慕,很盼望追求向上,從下到上的那個追求。「下到上」,注意!這個下到上,在哲學裡面的柏拉圖,是對理念界的渴慕;在宗教裡面的信仰,是人對未來世界的嚮往,而這個嚮往帶來的盼望,就是宗教的基礎。這就是康德 (Immanuel Kant, 1724-1804) 的哲學所缺乏的東西,因為康德年老的時候,寫一封信給他朋友說,「其實我這一生所要真正明白的,不過是四件事而已,第一、人是什麼?第二、人到底可知道到怎麼深的地步?第三、人到底應當有怎樣的責任做人,應當怎樣的行為,怎樣的倫理。第四、人有什麼盼望?」所以康德的哲學,就在這四個題目裡面慢慢鑽研,鑽研到不到第三,到第四的時候他死了,所以他沒有講。

所以「人是什麼?」叫作「人類學」。「人應當知什麼?」這個叫作「知識論 (Epistemology) 」。「人應當做什麼?」這個叫作「倫理學」。第一個是人類學,第二個是知識論,第三是倫理學,第四是宗教,而康德對宗教,完全沒有把握,因為他說「在那個看不見的境界的本質界裡的,叫noumenal world,裡面有三樣東西我怎麼想都不能明白的。第一、上帝。第二、自由。第三、不朽。既然這些是不可知的,我就不搞那個,我只搞我所知的。」那,這個就無意之中,好像符合了孔子所講的,「知為知,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參:《論語》為政第二)。

所以呢,康德只懂他要懂得的,就是倫理的問題,所以康德是「現代的西方孔子」,而孔子是「古代的東方康德」,差不多是這樣的。所以孔子說,「不知天道,只求人道。」所以「我不知天道,我只求人道」,就把人的責任,行為,分為,君臣、父子、昆仲、夫婦、朋友,在這裡討論我們應當做的是什麼。所以康德沒有辦法討論到很高的地方,很深的地方,「那個是在不朽界,在永恆界,在那個神自己的範圍裡面,我不能知道。」而耶穌基督說,「我就是從那裡來,到這個世界上。」所以基督到世界上來,就結束了,或者歸納了所有的宗教哲學所盼望達到,而沒有辦法達到的。那麼這一個本質的差異呢,沒有一個人像約翰講得這樣清楚的。他說「從天上來的講天上的話,從地上來的講地上的話。」這一句話已經暗示我們,從基督的言語,你可以找到他是誰。

一個人所講的話,就是他生命的一個表達。一個人所講的話的程度,就是他人格的程度的表達。一個人講話的分量,就是他生命的分量的表達。一個人講話的內容,就是他生命的內容的表達。一個很粗俗的人,很難講出很高尚的話,一個很有學問的人,他不願意講那些非常沒有道理的事情出來,因為他的生命是怎麼樣,他的言語就表達出來了。所以約翰的這個定律是很重要的。「從天上來的講天上的話,從地上來的講地上的話。」

如果今天有一個人,是法國派到這裡的代表,「你從哪裡來的?」「法國代表。」「你講什麼話?」他講金門話,你相信嗎?如果他是法國派來的,他應當講法語呀,對不對?照樣,如果耶穌真的是從天上來的,耶穌講的話一定有天上的本質,所以呢,他講的話一定跟所有的哲學家,所有的宗教家,所有的科學家,所有的世界上,所有最有學問的人不一樣的,因為他的話裡面有「神性」的層次。所以我從這方面去研究「基督論」的時候,我就不願意受傳統的「系統神學」所捆綁,因為我教神學已經四十年了,我自己買了神學的書幾千本,但我發現就是連西方從「理性時代」到現在的神學,都被「系統」兩個字捆綁,沒有真正發揮到聖經要求的地步裡面去。所以我從聖經看見,約翰的這個定義,「天上來的講天上的話,地上來的講地上的話」,讓我們從基督的言論中間,發現他有天上的本質。

耶穌基督講的話是「神性」的話,所以他才說「我來了。」他不是說「我從前生出來。」他說「我來。」為什麼?以神性的本質講話。耶穌基督說什麼?「你們在地上的。」為什麼?因為他不是地上的,他是天上的。耶穌基督說「我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參:馬太福音:28 章 20 節)。誰可以講這句話?毛澤東敢不敢對江青說,「妳不要哭,我死了就與妳在一起,直到世界的末了。」如果你的爸爸要死以前對你說,「你乖乖啊,我死了以後,就一直和你在一起。」你說「啊?你說什麼?爸,不要啦,你去就去了,不要每天跟我在一起,我嚇死了!」那不是人可以講的話。所以基督的這些話,都是他天上來的記號。

基督還有一些話是超時間,超空間,超物質,超捆綁,超越有形世界的話語。你慢慢去找,你就發現「系統神學」所教導的,還不是很完美,因為聖經比所有系統神學,更更更超越,正像貝多芬(Ludwin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的音樂,比分析貝多芬的書更偉大一樣的。你可以把貝多芬的交響樂,用他的分析法,他的樂譜把它分析到完美,用同樣的理論,叫你做一首與貝多芬交響曲同樣程度的音樂,你是做不來的,因為你只有分析得到的知識,你沒有超過知識的原創力。所以聖經的本身是生命之道,是有機的,不是單單有組織的,不是單單有系統的,不是單單有條理的。那有機的生命的本體,裡面隱藏的豐盛,超過系統神學所曾經研究的成果。

這樣呢,耶穌基督超過時間,超過空間的話,你都可以慢慢從裡面找出來。耶穌說「你們在地上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禱告,我就在你們中間」(參:馬太福音:18 章 20 節)。 誰敢講這個話?如果我們在這裡講孔子,孔子,他就來,你相信嗎?你不能想像這個問題。但是耶穌講的時候,不是隨便講的,他不是隨便騙人講的,他是以實實在在告訴你,以真實者的真實的心情,真實的動機,講真實的話,使人可以領受真實的經驗的這個態度講話。

耶穌說,「你們在地上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禱告,我就在你們中間了。」現在我問基督徒,你經歷過這樣的事嗎?你經歷過嗎?你相信不相信,我們今天奉主的名禱告,他就在我們這裡。相信嗎?相信的舉手我看看?感謝上帝!我經歷過,我們經歷過。但這一句話,不可能從別的人口講出來。如果台北有三個人禱告,他在中間。突然間台中同時有三個人禱告,他又跑到那邊,要坐哪一種車才趕得到啊?坐到一半的時候,北京有三個人禱告,他要坐飛機過去了!坐到一半的時候,莫斯科有幾個人禱告,他再坐火箭過去了,他不是每天忙得半死嗎?除非他是神。所以這種話,孔子的口講不出來。孟子的口講不出來,蘇格拉底 (Socrates, 469-399 B.C.) 的口講不出來,只有那一位,「我從父出來,到了世界」的那一位講得出來,因為他是永在,永存者;他是遍在,全在者;他是存在根基的本源;祂是神性的基督。

那麼,為什麼這一位神性的基督,這一位昔在,今在,永在的聖子,願意到世界上來呢?所以這個就變成許多神學家所思考的題目。其實許多神學家所思考的題目也是很多反對基督教的人,常常也在想的題目。所以我不敢輕看還沒有信耶穌的人,因為很多還沒有信耶穌的人,有一天信主以後一追求,你發現他比許多基督徒更聰明。所以他今天反對耶穌,是因為還沒有基督徒可以把他的問題解答清楚,所以他就以為他找到了基督教沒有辦法解答的問題,所以他就認為自己很聰明,他不需要信主。其實不是如此!當你信主以後,再加上,主本來已經給你的聰明去追求的話,你可能還會超過許多普通的基督徒。但是,這不應當成為你我驕傲的原因,應該成為你我裝備自己以後,去幫助別人,使他們與我們一同明白這個奧秘的原因。感謝上帝!

我現在講下去。那耶穌基督說「我來,他為什麼到世界上來?」就成為我們今天思想的主題。「基督為什麼到世界上來?」當你看這張圖畫的時候,你發現卡拉瓦喬 (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 1517-1610)這位偉大的,一位文藝復興(Renaissance) 以後的一個圖畫家,他畫的時候,是把馬利亞一種心情,莫明其妙的心情用兩個手表達出來。

這馬利亞把兩個手伸出來,好像要顯示,「你看,神的兒子降臨在世界上,這是何等奇妙的事情。」在《彌賽亞》裡面有一句,And loo!「看哪!天使顯現。」「看哪!今天在大衛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看哪!」就是有一種呼喊的精神,要別人與他一同明白,所以這一張圖我很喜歡,因為卡拉瓦喬把馬利亞的心情表達的時候,兩隻手這樣伸開的時候,耶穌有一點好像是掉下來的樣子。他好像掉在馬槽裡,不是生出來,是從至高之處到世界上來,神賜給人的禮物。

那麼,耶穌為什麼到世界上來?許多神學家都在思考,都在研究。那我今天完全不用他們的,我要用耶穌自己講的話,這個叫做 first hand information.這個是叫做「第一手」的資料。「耶穌啊,你為什麼到世界上來?」那你不要問我,不要問別的牧師,你問耶穌,讓耶穌答好不好啊?好,現在我要從耶穌在聖經裡面宣佈的我來,我來,我來....,八、九次的宣佈中間,我只提四樣,來與大家思想。

為什麼耶穌到世界上來?第一、就是在路加福音第十九章第十節,耶穌基督第一個宣佈,「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這是耶穌基督的第一個宣佈,第一個最重要的宣佈,為什麼他到世界上來,他說,「我來是要尋找人,我來是要拯救人。」這一句話隱藏著什麼呢?隱藏著人應當對人的了解的真正的程度是什麼?今天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對自然不了解的問題,是對自己不了解的問題。

蘇格拉底 (Socrates, 469-399 B.C.) 在兩千四百多年前,就提醒人類一件事情,「你什麼都要知道,你就不知道你自己,你到底有什麼意思?」哇!這一句話很有意思。「你什麼都要知道,你不知道你自己,你做人有什麼意思?」所以蘇格拉底說,「知識在外面找,但是知識的開端是在裡面找,你要真正認知你自己,才做為基礎,去認知你以外的其他。」

為什麼蘇格拉底講這句話呢?因為蘇格拉底以前所有的哲學家,他們所寫的書不外兩個大題目,第一個題目就是on nature,論自然。第二個題目就是 on principle,論原理。所以阿基米德 (Archimedes B.C. 287-212) 找到了原理,找到了槓桿的原理,他找到了什麼?找到了比重的原理, 找到了天文的原理。畢達哥拉斯 (Pythagoras,582?-500? B.C.) 找到了幾何的原理,他們要知道的就是「自然為什麼是這樣?」是自己這樣叫做「自然」?或者是有其他的原因,使它這樣所以然?他們要明白。那麼,結果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就找到到底什麼原理,使自然有這些規律存在,以致於我們從這些規律可以找到它的現實和現象的變化,是從哪裡到哪裡演變的。所以這個就產生了兩種書,一種是 on nature,第二種是 on principle。但是無論他們怎麼研究,怎麼進步,怎麼厲害,蘇格拉底說「你怎麼厲害,怎麼研究,缺乏一件事情。你研究的都是身外之物,你研究的不是身內之己。所以你研究自然卻忽略自己,你研究外面忽略裡面,你研究大自然整個天象、地理,你忽略了人性、倫理。」所以他說 gnoti seauton。

gnoti seauton 這一句希臘文的意思就是You should know yourself.所以希臘哲學就從認知自己,是一切知的開端。大家說,「認識自己,是一切知的開端。」人的好奇使我們什麼都要知道,這個知道,那個知道,「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人家講秘密話,你最愛聽的對不對?街上兩個人大喊大叫,你快快走掉。兩個人講悄悄話,你就跑去聽。你很喜歡知道這個,知道那個,什麼都知道,但是最重要的,你自己是誰,你自己為什麼做什麼,你自己應當做什麼,你完全不知道。所以蘇格拉底說「你完全搞錯了,你應當先知道自己,你才知道自然,因為知道自己是一切知識的開端。」

但是聖經說「不不不....,你知道自己才知道一切的開端是對的,但是你怎麼能知道自己?」蘇格拉底沒辦法,所以蘇格拉底的哲學停到那裡,正像孔子的哲學也停在那裡,因為他停在人與人之間倫理的了解,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他完全沒有辦法。所以聖經提出另外一件事,蘇格拉底說「認識自己是一切知識的開端」,聖經說「認識上帝是一切智慧的開端」。大家說「認識上帝是一切智慧的開端。」

如果你認識自己,真正要認識,你透過一片鏡子,才能看見你的表面,對不對?你照鏡子可以看見你的表皮,你連看見你的心臟都不能。你照鏡子只能看見你的表皮,不能看到你的骨骼。但是你要看到你自己的內心,你的內心,心性、靈魂,永恆的事情的話,你需要來到上帝的面前。所以呢,認識知識的開端,就是從「知己」開始的。認識智慧的開端,就是從敬畏上帝開始的。所以,這樣,聖經把最最最基本的道理,告訴了我們。那麼你把這些全部歸納起來以後,你回到耶穌基督所講的話。耶穌基督說「我來是要尋找,是要拯救失喪的人。」

蘇格拉底說你要認知你自己,而耶穌說「你要認知嗎?我告訴你,人類是失喪的。 」所以基督就直接點出了,人類是失喪的,We are lost.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知識的問題,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科學問題,人類的最大的問題,不是醫學問題,人類最大的問題,是方向的問題。

今天整個醫學界要發明用什麼 genetic engineering,這個叫作用「遺傳學的工程」去改造我們的基因.... 等等,以後這些東西發明了以後,大財團就把他收買了他的版權,然後控制全人類。為什麼?是為了要賺錢。所以到底科學是為了什麼呢?是為了錢呢?或者為了人類的健康呢?或者為了環保呢?或者為了幸福呢?我看見政治家也好,科學家也好,商業家也好,企業家也好,全世界所有的人已經掉在一個「不知為什麼活在世界上」,沒有方向的道路中間。所以這個問題呢是比科學、經濟、軍事、政治更重更重的問題!

毛澤東好像自己厲害得不得了,他從來不知道要把中國帶到哪裡去。今天的政治家以為自己很厲害,不知道要把台灣帶到哪裡去。今天的美國不知道過五十年以後,美國人要走到哪裡去。他們賺最多的錢,有最強大的武器,但是他們的道德越來越淪落的時候,他們的靈魂到哪裡,他不知道。所以人類最大的問題在哪裡?方向的問題。

「南轅北轍」的這一個故事,你們都聽過了,就是有多少的財力,你有多強的戰馬,你有多堅實的戰車,你有多少的油,多少的糧草都沒有用,因為你的方向是錯的!人類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靈魂在永恆中間是失去方向。所以耶穌基督說「我為什麼到世界上來?我來是要尋找,我要拯救失喪的人。」這是第一樣。

第二樣、耶穌基督的宣佈中間第二個最重要的宣佈是什麼?「我來了, 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叫他們悔改」(參:馬太福音:9 章 13節;馬可福音:2 章 17 節;路加福音:5 章 32 節)。所以耶穌基督把人類再講成兩個名稱。第一種名稱就是「義人」,第二種名稱就是「罪人」。義人跟罪人哪一個好啊?義人好。義人跟罪人哪一個義啊?你不能答了哦。義人當然比罪人更義,才叫作「義人」嘛!罪人跟義人哪一個更多罪啊?罪人,對不對。所以耶穌說,「我來不是召義人,我來是召罪人。」好像說耶穌把人類分成兩種,一種是義人,一種是罪人。但是保羅說,「世界的人都犯了罪」(參:羅馬書:3 章23 節),所以保羅把世界上的人把他歸成一類或者兩類啊?一類。保羅把人類歸成一類,耶穌把人類歸成兩類。請問,是保羅對?或者耶穌對?我問你啊。

耶穌說,「有義人,有罪人。」保羅說「普世的人,都犯了罪。」所以保羅把人類歸成一類,耶穌把人類歸成兩類,是保羅對?還是耶穌對?保羅對,那耶穌錯了?是不是啊?你敢講耶穌錯,連保羅都不敢講了你敢講!那你說,「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耶穌要這麼講呢?」「我來不是召義人,我是召罪人。」耶穌這句話是第二次把人類的狀況提出來,就是人類是不但沒有方向,人類失去覺悟。什麼覺悟呢?就是「自己有罪的覺悟」。

我告訴你,一個驕傲的人會不會說「我正在驕傲」?他不會發現他在驕傲的。一個很笨的人不會說「我很笨,我正在笨。」沒有的!所以人最大的毛病是不知自己,也不覺悟自己真正的狀況。

齊桓公怎麼死的?齊桓公在朝的時候,有一個中國第二個最大的名醫來看他,這個人叫作扁鵲。第一個名醫叫作什麼?華陀,第二個叫作扁鵲。扁鵲一看到他,講一句話,「皇上啊,我想你有病了,好不好讓我醫你一下,因為你的病是很重的病。」「哈哈哈哈....,我無癢無痛,全身舒適,你不必講這種沒有用的話,走!」把他趕走了。
第二次他再來的時候,他說「陛下,我很衷心的勸你,你的病已經進到更深的地步,還可以醫,請快快讓我醫你。」「哈,謝謝你,囉囉嗦嗦的愛心,我根本沒有事情,走!」把他趕走。

第三次來的時候,這個扁鵲看到他,他就不多講話了。後來說,「你如果肯的話,我還儘量可以幫助你,醫好你的病。」他說「不必了,我根本沒有事,你看錯了,你去醫別人吧!」他走了。

第四次,周遊列國回來,看見齊桓公,看了,一聲不響就走了。哇!齊桓公看見這個人不跟他講話,叫人去追他,「叫回來!」這個很奇怪哦,平常跟他講他不聽,不跟他講他要追。把他叫回來問他說,「為什麼第一次來你囉囉嗦嗦。第二次嘮嘮叨叨,第三次喋喋不休,這一次一言不發就走掉了?」他說,「皇帝啊,對不起,你已經病入膏肓了,已經沒有法子可醫了。」「哈,你再嚇我也沒有用,我沒有事。」叫他走,走了以後,不久,突然間就死了!不是沒有醫,不是不能醫,不是沒有人要醫,不是沒有辦法醫,是因為他自己沒有覺悟到他的病的狀況。

耶穌基督說,我來是召罪人,不是召義人,因為那些自以為義的人有災禍了,他在耶穌的救恩上無份的。如果你以為你是好的,你以為你是上天堂的,你以為你是沒有罪的,我告訴你,耶穌到世界上來,是沒有給你份的。但是如果你是肯說,主啊求你光照我,給我覺悟到我的罪,我願意到你面前來,求主赦免我,求主拯救我,耶穌說是阿,我來就是召罪人悔改。

有一個宗教的領袖,是法利賽派的人,他到聖殿那裡去的時候,他就開聲禱告,站在高台,為什麼呢?這樣人才知道他的敬虔嘛,因為除了上帝知道,人不知道很可惜,對不對?所以他就大聲禱告,但是聖經說他是自言自語,言下之意是什麼,自己講自己受,上帝不聽。他禱告什麼?「上帝啊!」世界最可憐的人,就是向上帝禱告,上帝不要聽,奉獻給上帝,上帝不要用。自以為認識上帝,上帝說「我不認識你。」這種人最可憐的。所以耶穌說,這個人禱告的時候「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

啊,我現在問你,如果我說「宋文勝我感謝你,因為你常常為我禱告。」這個禱告,為我禱告我感謝你,對不對啊?但是這個人禱告什麼呢?「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比別人更好」(參:路加福音:18 章 11 節)。奇怪,有這樣的感謝哦!「宋文勝我感謝你,因為我比別人更好。」你說「有沒有神精病啊,這個人?」「我,每個禮拜禁食兩次,我奉獻十分之一」,這些都是真的,這都是很好的,今天很多基督徒都不如他的。他一個禮拜禁食兩次,一個禮拜奉獻了十分之一。「我不勒索,我也不犯姦淫」,所以他錢財上乾淨,身體性慾方面乾淨。「我也不像這個稅吏」,他就指另外一個人,所以他禱告完了以後呢,我們看,耶穌說「他大聲,或者他自言自語講話的時候,好像在禱告,我看不是禱告,是「報告」,是「宣告」,是「控告」,不是禱告。」所以禱告的背後,不是要上帝聽,所以上帝也不想聽,因為他也不要人聽,正像兩個小孩子禱告,聖誕節過了,新年要來了,除夕的晚上,哥哥、弟弟跪著禱告。哥哥大聲的禱告,「上帝啊,祖母說,她新年給我一輛腳踏車,明天就是新年,到今天晚上她還沒有買!」他禱告得很大聲,他的弟弟感到不舒服,說「哥哥,你不要太大聲,主耶穌沒有耳聾。」他說「噓!弟弟不懂事,主耶穌沒有耳聾,祖母耳聾,你知道不知道?」所以他一定要禱告的很大聲,因為他不是禱告給上帝聽,他禱告給他的祖母聽,你明白嗎?

所以你這個法利賽人禱告的時候,「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比別人更好。」他講上帝一次,講我四次,你看聖經。所以他的禱告不是在給上帝聽,是我、我、我、我。禱告完了,上帝天上塞住耳朵不聽,上帝的兒子在地上說,「你講什麼?自言自語,多大的諷刺。」但結果還有一個稅吏,這個大家公認的,不忠於以色列,這個是賣國賊,這個是向外倒的,向外族倒的一個人來禱告,這個人是稅吏。他說「上帝啊!」就搥胸,他不敢抬頭,他低下頭。他閉著眼睛,搥著胸。「上帝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他講上帝一次,講我一次,一講自己的時候,就是需要恩典的罪人,需要可憐的罪人求上帝施恩。耶穌說,「這個人回去他就蒙恩了,他被稱為義人」(參:路加福音:18章 14 節)。這就是耶穌心裡所講的第二個宣告,「我來。」為什麼我來?「我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叫他們悔改。」這第二樣。

第三樣、耶穌基督除了在路加福音十九章第十節第一個宣告,在馬可福音第五章三十二節第二個宣告以外,他第三個宣告是在馬太福音第二十章第十八節,耶穌說什麼?「我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我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這是基督一生在人與人之間關係中間,一個最重要的宣告,他實實在在做到了他講的每一句話。

今天許多宗教的領袖在高台上,手指著這個,指著那個,叫大家做得半死,他一根頭指都不動。今天有許多人指指點點,把別人罵得狗血淋頭,自己一點都沒有做榜樣。耶穌基督說「我來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我來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

耶穌基督在上十字架以前,他替門徒洗腳。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他沒有接受人好心要給他吃的醋,因為那可以減輕他的痛苦,他不願意減輕痛苦,他要完完全全的把所有的痛苦,親身擔當到完。所以他一方面嚐了,表示「謝謝你的愛心!」一方面不接受,表示他願意擔當罪惡痛苦到最深最深的地步。這些都表示了,我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我來乃是要服事人,並且捨命做多人的贖價。

如果你看聖經的時候,你發現,基督從被捉一直到十字架上斷氣,沒有一句話責備人,沒有一句話控訴人,沒有一句話威脅人,沒有一句話咒詛人,沒有一句話辱罵人。他總是口出恩言,口出祝福的話語,沒有咒詛的言語,沒有埋怨的聲音。因為他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而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如同被宰殺的羔羊。
每一次我講到被宰殺的羔羊,被宰殺的羔羊,我的心就一片酸的意思在裡面。因為我曾經到一個神學院去訪問,講完道以後,他們說,「唐牧師,現在你不要回家,我們剛好要殺一隻羊。那你等一等看我們殺完了,你才回去好不好?」我說「好好好....。」我沒有看過人殺羊的,殺雞我常常看,殺羊我沒有看過。所以我就跑到庭院去,他們把一隻羊抓了,兩隻腳綁了,另外兩種後腳也綁了,然後再把牠頸項綁了,用牠的腳綁到樹上,幾棵樹拉直了他的身體以後,然後怎麼辦呢?他們就拿一把刀來,就從他的喉嚨割下去。當一割下去的時候,我看那個羊抖一下,以後這個聲音「咩」,以後就沒有聲音了。就是最後一聲「咩」,就沒有了,血就流出來。流完了以後,他們把繩子鬆了,整隻羊就死了。

我看了以後呢,我要回去了,但是整條路我在想,現在我明白了,「你如同羔羊,被帶到宰殺之地」(參:以賽亞書:53 章 7 節)是什麼意思。羊對人沒有抵擋,沒有反抗。羊身上也沒有武器,可以與那些要殺他的人來相鬥,他只有順命,聽話,直到死的地步。

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什麼叫做「羊被拉到宰殺之地」,我明白了什麼叫做「羊被牽到剪羊毛人的地方」。我沒有見過人怎麼剪羊毛,但是我有三次在電視上看見,澳洲的人怎麼樣在羊的身上剪羊毛,你們中間有人親自到過澳洲的,你就知道剪的時候,不是像剪你的頭髮的時候那樣,很有藝術的慢慢剪,線條流線不流線,到底型像好不好?不是的。就「得....」,特別是現在的電剃刀,一剃下去以後,一隻這麼胖的羊,剪完了變成瘦得像狗一樣的,而且全身好多地方,都被那電剃刀刮傷,血流整身都有痕跡。我就明白了,主啊!原來你聖經的話是這麼深的,你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你要服事人,而且你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你如同羊被拉到宰殺之地,你如同羊被帶到剪羊毛的人的手下受剪的羊。我明白這些聖經以後,我更深的明白,主的愛是何等的大。

基督為什麼到世界上來?第三樣,在馬太福音20章28節所提到的這句話,提到了什麼?贖價的問題,Ransom, to redeem us. As a ramsom for redeeming us.這Ransom的意思是什麼?人已經失去了他靈魂的價值了。今天有許多人,為了一點點的利益,他偷東西,為了一點點的錢財,他出賣人格,很多的女人為了一點點錢財,出賣她的貞操,出賣她的聖潔,出賣她的身體。為什麼呢?因為她不知道她何價,不知道她的價值,你把你的信用,把你的尊嚴,把你的人格,把你的精神,把你的信仰,把你的貞操,把你的青春,隨便出賣,為什麼?因為你得了一點錢而已,你知道你多值錢嗎?你知道你價值多大嗎?耶穌說「我來做你的贖價」,你的靈魂失去,是沒有人可以替你買回來的。你就是把全世界的產業賣掉,沒有辦法買回來,除非上帝的兒子為你死在十字架上,才買贖你回來,這是第三樣。「我來做你的贖價,我來代替你死,我來為你流血,我來為你捨命,成為多人的贖價。」這是第三個宣佈。

第四個宣佈,最後一個宣佈,我今天要提的,是在約翰福音第十章第十節,耶穌基督說,「人子來,是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的生命。」這句話曾經使我深深的思考,為什麼他講這句話?在我沒有信耶穌以前,我不是有了生命嗎?我信耶穌以後,我不也是這樣的生命嗎?為什麼他來叫我得生命?在這一句話裡面,耶穌基督不但提到人失去方向,不但提到人失去悟性,不但提到人失去價值,耶穌基督講,人失去了那永恆的生命的關連。所以耶穌說「我來,把生命給你們,而且給你們更豐盛的生命。」

然後我把這句話倒轉過來,我要思想,科學家給我什麼?道德家給我什麼?宗教家給我什麼?哲學家給我什麼?政治家給我什麼?把這些都思考完了以後,再歸回來,「耶穌啊,你給我什麼?」

道德論善惡,科學論是非,哲學論智愚,宗教論今生跟來生應當怎樣行。這些講倫理,講利害關係,講是非的界線,講真假的知識的這些的範圍中間,都缺乏一件最基本的,耶穌基督講生死的問題﹔這是宗教、科學、哲學、文化,世界所有的東西沒有辦法相比的,「因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什麼?滅亡,反得什麼?永生」(參:約翰福音:3 章 16 節)。不至犯罪,反得良善?不是。「不至愚笨,反得知識?」不是。「不至貧窮,反得富有?」不是。因為這個範圍已經超過了所有其他的界境,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是基督與所有的其他的範圍,其他的界,宗教界,哲學界,文化界,倫理界,知識界,科學界,政治界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來是要解決我們的生、死的問題。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你們來吧,到我這裡來,我把生命賜給你們,而且把更豐盛的生命賜給你們。」

親愛的弟兄姐妹,從來沒有人像耶穌基督,因為他是賜生命的主,所以他十字架上死了,埋葬了,第三天從死裡復活,證明他真正是生命的主。今天,如果基督到世界上來,是把這些這麼偉大的東西賜下來,你到底認識他到什麼地步?是不是你想信「耶穌就是做做禮拜」,禮拜天比較有一點填滿時間,不太孤單的這種生活情趣。或者到教會去聽聽音樂,因為教會的音樂是世界著名的,是非常鎮定心靈,是非常永久的藝術的價值的。或者你在教會交交朋友,你在教會裡面得到一些宗教的知識嗎?這都不是基督到世界上來的目的。因為耶穌基督說,「我來尋找你,你是失喪的,我要拯救你。」耶穌基督說,「我來,我要呼召你,你是罪人,你不要以為你是義人,你覺悟你的罪的時候,我就呼召你悔改。」耶穌基督說「我來不是需要你,不是要你服事我,是我服事你,因為我服事你的最高峰就把我的生命捨去為你死在十字架上。」耶穌基督說「我來是要把生命賜給你,使你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為了這些的宣告,耶穌基督從天上到地上來,感謝主!

請問,今天晚上,你內心的深處有主了嗎?你已經接受他進到你心中嗎?你曾經邀請他進到你生命的裡面嗎?如果沒有的話,今天晚上正是我們的機會,我們邀請他進到我們內心的深處,正符合他為什麼到世界上來的真正的動機,不是為他自己,是因為你,是為我。你願意不願意,把心門打開來,讓耶穌進到你心裡?你願意嗎?你願意嗎?你不是回答我,你回答我們的主。現在,我們把心打開來,說「主啊,請你進來。」阿們?我們低頭禱告。
(唱詩: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有哪一個人你說「主耶穌,我願意打開我的心,請你進來!因為你原是為我而來的,使我不至於失喪,可以被找回來;不至於沉淪,可以從罪中悔改。使我可以不至於離開天父,因為你為我捨命,要拯救我,使我可以被贖回成為屬於主的人。我不至於滅亡,可以成為有生命的人,信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我感謝你!今天晚上我要打開我的心,請耶穌進來。」有這樣的人,你願意請耶穌進到你心中,也願意我們為你禱告的,請你現在把手舉起來,有哪一個人?你願意接受主的舉手。感謝主!感謝主!感謝主!許多許多的人。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要,我也要請耶穌進到我的心裡。」請你把手舉起來,還有哪一個人?感謝主!感謝主!還有許多的人,感謝主!舉了手的就放下去。

還有哪一個人,我剛才第一次邀請的時候,你還沒有舉手?因為你沒有聽清楚。第二次邀請的時候,你還沒有舉手,可能你心裡還沒有預備好,或者你不好意思。那麼,現在我給你最後一次的機會,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我也願意打開我的心,我請主耶穌進到我心裡面來。」我願意為你禱告,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還有哪一個人,感謝主!感謝主!還有許多的人,感謝主!感謝主!在上面的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還有哪一個人?感謝主!感謝主!主看見了,主看見了。還有哪一個人?還有沒有最後的一批人,你說今天晚上這個信息是我需要的,今天我聽明白了,我願意把我的心打開來,那麼請你把你的手舉起來,還有哪一個人?還有沒有呢?舉起來,還有沒有呢?如果沒有,我們就要結束了。

現在我要請所有願意禱告,願意讓耶穌進到你心中,已經舉手的人都站起來,剛才舉手的人,現在走到前頭來,現在出來,陪談員也出來。現在請剛才所有舉手的人,你們都走到前頭來,從樓上走到樓下來,無論哪一個人,我們一同圍繞在主的面前,一同領受主的恩典,現在出來,不要攔阻路,讓他們走,讓他們走到最前頭,讓他們走到最前頭,不要攔阻他們來的路。有哪一個人願意禱告的,現在走出來。剛才所有舉手的人,請你們都出來。陪談員你們在最前面,你們不要擋住去路。有哪一個人願意禱告的,現在出來。基督徒你問你旁邊的人,你願意嗎?今天打開你的心,讓耶穌進到你心裡,若是他願意,那基督徒你陪他一同出來,好不好?現在問你旁邊的人,還有哪一個人?願意的都出來。站起來,走到前頭來,還有哪一個人?我們再唱「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上面的人走下來,後面的走到前面來,旁邊的走到中間來,我們一同到主的面前來。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那麼請你站起來,走到前頭來,現在。」我們再唱「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還有哪一個人,你帶你的朋友來,你問他,「你願意嗎?我們一同到主的面前來禱告。」若是他願意,那你陪他一同出來,還有哪一個人?現在出來,不要等候,不要懼怕,不要不好意思,耶穌基督從天上到地上來,這樣遠,這麼遠的地方祂下來,拯救我們,你說「主啊,我感謝你,我願意到你的面前,我願意相信你。」那麼你也站起來走到前頭,好嗎?現在站起來,一同出來,上帝的恩典,不要客氣,現在出來。感謝主!還有誰?出來,耶穌等候你,上帝愛你,那你們站起來,走到前頭來好不好?現在出來。基督徒問旁邊的人,你們為主工作,問他,邀請他,如果他願意,你就帶他出來,還有哪一個人?請不要等候,現在出來。我們大家一同到主面前,一同來禱告。感謝主,還有人。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你也出來。你不要看別人,你不是來看熱鬧的,你聽了道,你對神有回應,你說「主啊,我也願意,那麼你也站起來,現在出來。」今天一出來,一生一世你就記念,

今天十二月二十號,我在台北懷恩堂,我聽見耶穌為什麼到世界上來,我明白了,我就起來接受祂,站起來!到前面來,還有哪一個人?不要等候,現在出來。耶穌等候你,祂來拯救你,你說我願意。他不會強迫你,但祂的愛大得不得了,祂感動你,祂吸引你,那麼你說「主啊,我也願意。」那麼,你也站起來好嗎?現在站起來,現在到前頭來,我們再唱「十字架」兩次,還有哪一個人你願意出來的,或者基督徒帶朋友出來的,現在快快邀請他們,我們再唱兩次「十字架」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現在出來!感謝主,還有人出來,還有哪一個人?你說他要,我也要,他出來,我也出來,還有哪一個人?現在出來!

再唱: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還有沒有?有沒有最後的人?你說「我也願意」,那麼你站起來,走到前頭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感謝上帝!聖誕佳節,我們把福音傳給你們,因為上帝的愛感動我們。我這幾天跑十多個城市,每一天要飛幾千公里,因為我們所租的禮堂都不能順序租到,所以今天從新加坡飛到這裡,明天一早要飛到雅加達,再轉飛機到泗水 (Surabaja),差不多五千四百公里,然後再從泗水再飛回香港,又是四千五百公里,再從香港再飛回雅加達又再四千公里,從雅加達再飛到瑪瑯,瑪瑯再飛回雅加達,然後再到新加坡,我們就這樣一直飛,把福音傳給更多的同胞,更多主所愛的人。你是主所愛的,有哪一人你說「我願意一同出來,一同禱告。」

那麼,現在站起來好嗎?站起來,走到前頭來禱告,不要等候,現在出來,出來,現在站出來。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要,出來,一同出來!感謝上帝!你一出來,你就更有膽量了,你一出來,你就有記念性,今天二00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在台北懷恩堂聽見,基督為什麼到世界上來,我明白了,我就相信了,我就接受了。那麼站起來,走到前頭,快快出來,站起來,就站起來,不要害怕,還有哪一個人?不要等,就起來,上帝愛你,現在就出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還有人,還有哪一個人?你說「主愛他,主也愛我,主要拯救他,主也拯救我。」

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同胞,我從前也不是信耶穌的,我是反對耶穌的,我已經成為一個無神論,相信共產主義,進化論,相信唯物辯證法的一個青年人。後來主拯救我,我改變了。我說「主啊,我太多困難了,我思想裡面很多政治的意識,是我絕對不能相信你這個帝國主義走狗,你這些牧師傳道是替外國人宣傳的,我不能相信,你解答我一切的問題,然後我到全世界去解答別人的問題。」我後來信主了,我就照著我立約的,到全世界各地去傳福音,解答別人的問題。今天可能你有困難,你要信主有困難,不要緊,我們為你禱告。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今天一同來禱告,那麼,現在出來,不要再等了,感謝上帝!還有哪一個人?現在出來,感謝主,還有沒有?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的,那麼,你快快出來。

好,現在我們一同站起來在上帝面前,所有的人都站起來,感謝上帝!有人已經決定了,有人還沒有決定,雖然如此,我們要為你禱告。當我們大家低頭閉眼睛的時候,我要再問一次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唐牧師,我今天聽了,我也很歡喜,我今天聽到很好聽的音樂,很好的提琴,很好的鋼琴,很好的歌聲,我聽到很重要的信息,我知道這是上帝的愛,我願意接受,但是剛才我還沒有舉手,求主給我機會,有哪一個人,你要我為你禱告,你雖然還沒有走出來,你願意主的愛充滿你,主的愛臨到你的身上,你的心裡,你的家中,要我為你禱告的,請你把手舉起來就放下去。還有哪一個人,要我為你禱告的?請舉手。感謝主!還有沒有?請舉手,感謝主!好,我們現在一同禱告,請大家閉著眼睛,你們跟著我一句一句的禱告:

「親愛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的愛,你從至高之處到地上來,把天上的信息,把天上的盼望,把天上而來的救恩帶到人間來。主啊,我感謝你!你是至高上帝的兒子,你是永恆的聖者,你是昔在,今在,永在的主。你曾經在歷史中間道成肉身,降生在地上,為我的緣故,成為神人之間的中保,為我的緣故,披戴了血肉的身體,為我的緣故,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的緣故,擔當我的罪惡,為我的緣故,流出你的寶血,捨去你的生命,與掌死權的魔鬼,你與牠爭戰,為我而得勝,把救恩成全了。你願意進入我的心中,今天晚上,我到你的面前來,把我的心打開來,對主說「主啊,求你進入我的心中,從今以後,你與我同在,你不但降生在伯利恆,更求你降生在我的心中,把你的生命賜給我,使我從今以後,成為一個有盼望,有赦罪平安,有救恩,有喜樂的人,求主聽我的禱告。感謝讚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求的。阿們。」

現在我們一同開聲禱告,我們為今天走到前頭來的人禱告,有人受感動,有人在思索,有的人正在探求的中間,求主的恩,主的愛繼續不斷帶領,主的道繼續不斷光照,主的靈繼續不斷引導,感動他們,我們大家一同為他們禱告,每一個人開聲禱告:
「主啊,我們恭敬感謝讚美你,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是因為你的恩,你自己的愛,使我們在台北有這一場的聖誕佈道大會,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求主你施恩賜福,你沒有撇下我們,你沒有丟棄我們,我們所愛的,我們所疼愛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鄰居,我們都把他們帶到你面前,求主引導他們,使他們每一個在你恩典中間,都可以享受赦罪的平安,享受救贖的喜樂,享受你新生命的來臨,給他們一生一世跟隨你,相信你,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你把新生命賜給他們,你以聖靈為印證印在他們心中,給他們從今以後,一生一世永永遠遠跟隨你,離開黑暗,歸向光明,離開撒旦的權勢,歸向愛子的國度,脫去舊人,穿上新人,離開從祖宗傳流下來的虛妄,歸向主基督的新生命,給他們離開偶像,歸向真神,給他們離開絕望,歸向新天新地的盼望,我們感謝讚美你!主啊,當人的聲音停止的時候,求主你聖靈的工作,聖靈的聲音,繼續在我們裡面感動我們,引導我們,感謝讚美,求主施恩,求主垂聽,是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

現在我為你們禱告:

「主啊,我感謝你,今天帶領我到這個地方,在台北這個地區,這個禮拜堂裡面,為台北的居民做一次聖誕佈道的聚會,感謝你,你的恩愛臨到我們。感謝主,你自己的真理光照我們,你的道感動我們,你的靈開通我們的思想,使我們明白,基督為什麼到世界上來。主啊,你離開天上尊貴榮耀的寶座,生在馬槽,降生在人世間,受盡輕慢,痛苦,貧寒,凌辱,是為了愛我們,我們感謝你!你自己說,你來是為了尋找,拯救失喪的人。主啊,我們就是那失喪的人,你來尋找,呼召罪人悔改。主啊,我們承認我們就是罪人。你來捨命做我們的贖價,主,我們知道,我們已經失去我們靈魂的價值,是你的救贖把我們帶回上帝的面前來,主啊,我們感謝你!主啊,你說你來,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主啊,我們今天已經失去了屬靈的生命,我們活在醉生夢死的暫時生活中間,你把永遠的生命賜給我們,使我們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我們感謝,我們讚美你。

今天你的僕人為今天走到前頭,向你禱告求恩,向你悔改認罪,向你表明信仰的人來禱告。主啊,人的聲音停止以後,求主的聖靈繼續不斷在我們的心中做工,我們受到哪一句話的感動,是出於你真理的聖言,求主保守那些話在我們心裡,直到我們見主你面的日子。主啊,我們軟弱的時候,你扶持我們,我們走偏的時候,你教誨我們,我們冷淡的時候,你復興我們,我們跌倒的時候,你鼓勵我們。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求主給今天每一個到你面前做決定,相信你的人,給我們一次跟隨你,永遠跟隨你。今天相信你,永遠不離開你,給我們受試探,受誘惑,受撒旦攻擊,受世人譏笑的時候,我們內心的深處認定你,因為你是我們永遠的主,除了你以外,沒有別的救主,我們一生一世依靠你,我們相信你,仰望你,更求你給我們堅定的信仰,活潑的靈性,勇敢跟充滿愛心的生活,可以帶領我們的親朋好友,我們的同學,我們的同事,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同工一同到你面前,認識你,歸向你。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幫助我們做一個聖潔的基督徒,做一個結果子的基督徒,做一個滿有愛心良善的基督徒,做一個為你做美好見證的基督徒,使我們活在世界上可以把天上帝的榮耀,信主的喜樂,赦罪的平安,以及我們在聖靈裡面得著的安慰分享給別人,使台北有許多的人見到我們,聽我們的見證,他們也認識你,相信你,歸向你。主啊,你赦免我們的罪,你拯救我們的靈魂,你保守我們前面的道路。感謝讚美,奉耶穌基督得勝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