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7 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經結束 暨 18年來台講經感恩禮拜

1/15-17 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經結束 暨 18年來台講經感恩禮拜

2006 聖誕巡迴佈道大會【耶穌,貧窮的王】

2006 聖誕巡迴佈道大會【耶穌,貧窮的王】
時間:2006年12月18日
地點:國父記念館
主講:唐崇榮牧師

晚安!今天我們在這裡一同慶祝,一同紀念,也一同傳講耶穌基督降生。這是全世界不分種族,不分國界,最多人紀念,最多人歡慶的一天。

耶穌基督是誰?耶穌基督是革命家嗎?他比最大的革命家帶來世界歷史更大的革命。耶穌基督是道德家嗎?他比任何一個道德家帶來道德更大的刺激、示範以及改變。耶穌基督是政治家嗎?他從來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政治地位,但是許多最偉大的政治家從他得到最大的啟發。耶穌基督是宗教家嗎?他從來沒有說他來創立一個宗教,但是許多許多的宗教家所未曾達到的,人格所見證過的,所達到過的道德範圍,在他的生命中間顯露出來了。



耶穌基督是誰呢?沒有一個人,社會中間任何一個階級,任何一個層次的成就沒有受過他的影響。基督是所有宗教家裡面活得最短,在世界所度的年日最少的一個人。孔子活了七十二歲,釋迦牟尼活了八十歲,老子活了八十多歲,亞伯拉罕一百七十五歲,摩西一百二十歲,蘇格拉底 (Socrates, 469-399 B.C.) 活了六十八歲,這些偉大的聖人、哲士、宗教領袖,他們都有足夠的年日,漫長的時間來宣揚他們的教義跟他們所認識的智慧,但是耶穌基督只活了三十三年半的時間。耶穌基督生的時候是借人的地方--馬槽,就是動物的地方而生﹔耶穌基督死的時候是借別人的墳墓而埋葬。

這三十三年半的中間,他所過的生活,比任何一個所謂「無產階級」的人更無產。但是,當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他好像是完全失敗的人,因為他死的時候,未曾寫過一首基督教的詩歌,他死的時候,沒有建過一間基督教的學校。他死的時候,沒有辦過一個基督教的學府。耶穌基督的時候,沒有建過一支基督教的軍隊。耶穌基督死的時候,沒有建過一間基督教的禮拜堂。耶穌基督死的時候,可以說呢,完全失敗的,所有的宗教創辦人都是壽終正寢。只有耶穌基督是死於非命,而且是毫無抵抗,別人淒慘的掛在十字架上。

耶穌基督死的時候只有三十三歲半的年日,只有三年半的工作,一個這樣年輕,只有三年半工作的人,能夠有什麼成就呢?但是在他最失敗,被人掛在十字架上,毫無抵抗淒慘而死的時候,他講了一句話「成了」(參:約翰福音:19章 30 節)成就了,成全了,成功了。這個希臘文叫做 Tetelestoi,It is completed. It is accomplished. It is finished. 我已經走完了,已經成就了。

這一位基督到底是誰呢?這位基督生的時候,沒有人認知他是誰?死的時候,沒有人在他面前勇敢稱呼或者尊崇他有任何偉大的地方。但是這位基督在聖經裡面記載過,他生的時候,有人把他當做君王基督敬拜的,他死的時候,有人把他當做要來的君王來等候的。而他自己在受審判的時候,也講了「我被生而為王」(參:約翰福音18章37節)。所以今天我們要在這個聚會中間,講一個很特別不協調,不合理,很不易明白的一個名詞,作為我們這一次整個講道的題目 ---- 「貧窮的王」。

有王是貧窮的嗎?有貧窮的人曾經做過王嗎?做王的時候還是貧窮的嗎?全世界歷史中間唯有這一次,在這三十三年半中間有過一個貧窮的王。所以他生的時候因為他的貧窮,整個猶太國沒有人認識他是誰。因為他的貧窮,整個以色列人沒有人知道他是王。因為他是貧窮的王,所以他死的時候,也沒有人看出他有任何王的跡象。但是,這一個在歷史上曾經被稱為王,也自稱為王的人,卻曾經成為世界許許多多的君王,許許多多的政治的領袖,從內心深處尊敬,佩服,崇拜,以致於把生命交託給他的一個奇怪的人。

拿破崙 (Napoleon Bonaparte, 1769-1821) 在聖赫倫那島(Saint Helena) 被流放的時候,曾經很痛苦,很哀嘆,卻很感慨的講了一段話,他說「從古至今,所有的大君王都有千千萬萬的軍馬,有千千萬萬的侍從隨著他,他們征服了無數的土地,他們統治了無數的百姓,漢尼拔 (Hannibal 247-183 B.C.),亞歷山大大帝,查理曼,以致於我,成吉思汗,還有其他的大帝,這些人都有千萬的人在他們活著的時候跟隨他,尊崇他。但是,我們的國度有一天都要消滅,歷史有許多要來的時代會忘記我們,但是在歷史上曾經有一個人,他手無寸鐵,身無分文,生的時候很貧窮,死的時候很淒慘,但是,他的國度無窮無盡,以後的日子,有千千千萬萬萬的青年人,一代一代起來要成為他的自願軍,永世無疆。」拿破崙講過這個話,以後不久,他就離開人世,而世界歷史證明他講的這段話是真的。沒有一個君王曾經達到基督死後,世人尊重的那個程度。

今天我們如果到巴黎去,我們可以看見一個拿破崙墳墓,拿破崙棺材停棺的地方被建起來像一個禮拜堂,又像宮殿一樣,整個圓頂的屋頂都是用黃金把它鋪上去的。但是,除了這個地方以外,有沒有德國人紀念拿破崙呢?有沒有英國人紀念拿破崙呢?有沒有世界其他的民族尊崇他,為他建一個宮殿或者建立一個殿宇,或者建一個陵墓,或者建一個紀念館來紀念他呢?沒有。但是耶穌基督死的時候這麼淒慘,兩千多年以後,我們看見世界各地各國,都有為了他的緣故建立偉大的禮拜堂,雄偉過於皇宮,處處聽見歌聲敬拜。今天你們聽的詩歌,裡面有很柔美,有很雄壯的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 的「哈利路亞」,還有非常優美,使人從內心深處感到和平臨到的「啊,聖善夜」,這些都是為了這一位降生在馬槽的君王而寫的。

有一次在雅加達,有一個人對我說「你們歸正教會需要買一塊地皮嗎?有一個人有一塊很好的地皮,就在雅加達市中心不遠,很好的地段,本來他不要賣的,現在他要出讓。」我當然知道,我那個時候根本沒有錢,而這塊地皮差不多等於你們的五千坪那麼大。我說「我去看看。」當我去看的時候呢,他們就帶我繞著那塊大地皮,繞到中間的時候,我發現有羊,有牛,有馬。我就說「為什麼這樣重要的市中心的地區,有這種動物養在裡面呢?」他說「因為久置之地,沒有用處就隨便養一些動物在裡面。」

然後他把我帶經過中心的地方,就進到了動物在那邊住的地方。我一進去的時候,馬上一股很臭很臭的味道,從鼻子中間穿進去,差不多穿過我的腦袋,臭到我一生從來沒有想像有這種味道進到我鼻子的可能。那個時候我快快把手巾拿起來,才發現我只有帶一條手巾,應該二十條還是不夠的,就在這個時候我快快跑。因為太難受了,當我跑過那個地方開始呼吸新鮮空氣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句話,在我內心中間出現 ---- 你知道嗎?耶穌生的地方就是這樣的情形。我從來沒有想到,我知道的,我所想像的,我觀念中間所知道的馬槽,是聖誕卡片所畫的,那麼漂亮,那個槽都好像是用繡花繡出來的。那個嬰孩在裡面享受最溫暖的照顧,而且在聖誕卡片中間,所設計的馬槽好像是從天上掉下來一樣。慈愛的母親馬利亞,還有護衛著他的男子約瑟,就在那個馬槽的旁邊照顧著他,無微不至,眼睛向著嬰孩的下面看,就在這個向下看的眼光中間,我們看見這是人間最美的一幅圖畫。

但是我從來不知道,真正到馬、牛、羊牲畜的地方那些浸溼著尿的那些臭味,是可怕到這個地步。就在這個時候,聖靈在我心中對我說「你認識耶穌嗎?你愛他嗎?你傳講耶穌很久了,你真正明白什麼叫做「降生」?什麼叫做「道成肉身」?什麼叫做「大哉!敬虔的奧秘,上帝在肉身顯現」?(參:提摩太前書:3 章 16 節),那住在至高之處的創造主,被生在牲畜所居住的地方,在那裡道成肉身。

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都是人在肉身之中尋求道,因為物質的生活不能滿足他們,正像孔子所說的「君子謀道不謀食」(參《論語‧衛靈公》。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領袖都不滿意現世中間物質的享受,他們要更高的一層在心靈界裡面,找到真理的供應,找到良心的慰藉,找到他們心靈深處真正的內容。所以人在肉身中間尋找道,而成為有意義的人生。但是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不是肉身尋道,你發現了嗎?你明白了嗎?就在那個時候我心裡開始知道,知道「我還不知道」。知道我不是真知道,知道我缺乏知道。這種對「知道的缺乏」的知道,才是真正知道的開始。這種對自己不夠知道的覺悟,才是真正覺悟的開始。我就在經過那個地,我就在主的面前說「主啊,求你幫助我認識那一位道成肉身的耶穌到底是誰?到底為什麼,到底是什麼力量使他從尊貴的天家來到卑微的人間?從榮耀的至聖所來到牛、羊所住的地方?這個愛太偉大了!

瑞典的神學家虞格仁 (Andrews Nygren, 1890-1977) 他把歷史中間,所有的哲學對愛的探討,跟耶穌基督把上帝的愛彰顯出來,這兩個事做一個比較的時候,他說「人所愛的東西常常是向上的。」我們愛什麼?我們愛比我們更美的東西,我們愛比我們更聰明的東西,我們愛比我們更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我們自己不懂音樂,聽到最會彈琴的人,我們就欣賞他,也說「我愛音樂」,你愛上了比你更高的東西。你看見有一些人口才好得不得了,講得頭頭是道,你喜歡聽他,因為那些真理,比你理性中間所想的更高超。你看見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美到一個地步,你才發現原來人間還有一種視覺這麼大的享受,你就每天想念她。你看見美的,看見比你美的,你愛。你聽見好的,比你更好的,你愛。你看見有道理的,比你想的更有道理的,你愛上了。你的愛是向善的、向上的、向更高的、更美的、更有價值的、更永恆的。但是,這個愛是一種享受,這個愛是一種讚賞,這個愛是一種追求,這個愛是從下到上的愛。

當你看見比你更難看、更醜、更窮、更可怕、更淒涼、更不配的東西的時候,你會討厭他,你會恨他,你會丟棄他。 那麼,請問,真正的愛應當是怎麼樣的方向?為什麼聖經不用philia 這個字來描寫上帝的愛呢?為什麼聖經不用 eros 這個字來描寫上帝的愛呢?在柏拉圖 (Plato 427-347 B.C.) 的哲學裡面,愛,甚至對真理的追求的愛,他都用 eros 這個字來表達,還是從下到上的。虞格仁這個瑞典的神學家,他說「聖經從來不用這個字,聖經所用的字是 agape。agape 不是從下到上的,agape 是從上到下的。」尊貴的愛上卑微的,榮耀的愛上羞辱的,有價值的愛上沒有價值的,配得到最高頌讚的愛上那些應當被咒詛的。這個愛是從上到下的,這個愛是自我降低,這個愛是自我犧牲。所以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本來是富足的,為了我們的緣故他成為貧窮,這樣,使我們的貧窮藉著他可以成為富足」(參:哥林多後書:8 章 9 節)。

今天有多少的人,因為信耶穌基督他的生命豐盛起來,有多少的人因為聽見他的真理,他的道德提升起來。有多少的國家因為認識他的教訓,放棄了他們的陋俗,放棄了他們野蠻的行為,變成世界最先進的民族。斯勘地那維亞地區的國家,瑞典、芬蘭、丹麥,從前是殺人,吃人肉,把人頭掛在屋頂上的民族,現在他們是全世界無論工業,無論藝術,無論科學,曾經是領導過世界的地區。為什麼呢?因為耶穌基督的緣故。

如果你說埃及的古文明,你說中國的古文明,從很久以前的龍山文化,仰韶文化,在西歐什麼都不懂的時候,中國人就可以做很好的陶器,可以把彩繪畫上去,可以把很多用具發明出來,使得無論在耕田,無論在各樣的生活層次上,都有超過西歐人的這種成就,這是幾千年的,從歸正神學來說,是上帝普遍啟示的恩典,臨到我們華人民族給我們有這些文化上的成就。但是,經過幾千年以後,你看見突然間,大概在十六、十七世紀的時候,忽然間歐洲有一個很大的改革,因為基督的光照耀他們,他們馬上在一切的層次中間,突然間他們突飛猛進了起來,他們就進步了。

所以呢,有一篇文章提到一句話,「當乾隆皇帝很生氣,為什麼英國的特使馬嘎爾尼 (George McCartney)不要在北京向他們拜,跪,磕,這種禮不再執行的時候,他生氣講了一些話:「我們這個民族,跟你們英國帝國的民族,同樣是世界的兩個霸主,你們認為你們可以統管世界,我們認為我們也可以統管世界,而我們這個國家絕對不需要你們英國任何一件事情,我們都足夠。所以我不需要為了你不願意叩拜而對你低頭,我也不需要再向你有仰望或者等候什麼的東西。」所以,這樣呢,他們西方的就開始注意中國人這樣的傲慢,中國人這樣的自義,中國人這樣的自信,背後到底是什麼?等他們研究的結果出來的時候,他們發現,中國的軍隊,中國的守駐疆土的這些國防的力量,所有的儀器,所有的兵器,已經落後西方三百年,所以到了十八世紀以後,他們一點都不害怕,越來越得寸進尺做帝國主義的工作。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裡我講到這個地方,我很難過。因為西方要把耶穌基督介紹到東方的同時,他們也用軍國主義,帝國主義的手段來做侮辱別的民族的工作,這是許多宣教士絕對不能贊同的事情。但是這些國家實在在幾百年的中間突飛猛進,使他們變成全世界最進步,特別是從改教運動以後,在各樣的層次都突飛猛進,這種啟發是從基督的精神而來的。直到今天,回教的國家不能製造什麼偉大的東西出來,印度教的國家,佛教的國家也沒有把文化帶到更先進,更突飛猛進的突破的中間。但是受過耶穌基督影響的地方,無論是音樂,無論是藝術,無論是建築,無論是科技,無論是邏輯,無論是經濟,無論是政治、民主、法治等等,都突飛猛進。基督在歷史上對人類的貢獻是什麼呢?是不是因為他用強權統治呢?從來沒有。是不是他用很大的財富吸引,來誘惑別人呢?從來沒有。基督是一個最貧窮的人,但是他成了最偉大的影響力。基督自己是從來完全無產,很困苦貧窮生活的人,但是他成為最大的財富的衝擊,和財富製造的啟示靈感的宣言。

這位耶穌基督是誰?我在年輕的時候絕對反對基督教,因為我是受共產主義、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辯證的哲學所薰陶,成為一個完全抵抗,完全反對,完全懷疑基督教的一個青年人,在我十六、七歲的時候,我相信我的時代中間,沒有多少十六、七歲的青年人比我更前進的,沒有多少與我同年齡的人,比我更受哲學思想所影響,更喜歡這些有意識型態的思想。那個時候我把這些意識型態和基督教的信仰做個比較,我發現這才是新時代青年應當有的知識。而基督教的信仰是過時,是已經應當被淘汰的那些歷史上的渣滓。而就在那一段的時間,我一定要決定,我要繼續做一個所謂的基督徒呢?或者我應該放棄基督教,放棄西方帝國主義文化對中國的侵略的這條路線,就在這個時候,我好好思考基督的事情,就在那一段的時間中間,上帝給我有機會聽到一些很重要的聚會,然後聽到一些很重要的專題的講解,然後我心中就很謙卑的,再一次對上帝說,如果你是真理的源頭,你是真理的本體,我請求你回答我一切的問題,使我思維中間很難過去的,很難突破的困難得到你的光照,以後我應許你,到全世界各地去,去解決別人的困難。就在這些禱告以後呢,神的光一直照耀我,然後把我整個生命改變過來,所以我就把自己奉獻給上帝。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我越思考耶穌基督,我越發現,他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唯一的一個,從道德方面毫無瑕疵,從物質方面毫無享受,從他人格跟教訓方面,毫無可比的一個最高之處的真理的本體,到世界上自我宣佈他就是道路,他就是真理,他就是生命的這一位在人間的神。所以基督生下的時候是貧窮的,他死的時候是貧窮的,真正唯一的無產階級的領袖,真正無產的領袖就是這一位,就是耶穌基督。而基督生在猶太,猶太沒有人知道他真正是王。基督死在猶太,猶太沒有一個人知道他是王。而他生的時候,他死的時候,卻有兩種不同的聲音幾乎已經宣佈出來,耶穌基督是王。那是什麼呢?

當耶穌基督生的時候,猶太人不知道他是王。但是上帝用東方一些有智慧的人,在查考天文,研究歷史,比較當時的世局,在真正順從上帝的引導中間,他們發現有一個猶太的王生下來。所以東方這幾個,中國繙譯成博士的,他們就離開他們的家鄉,沿途跋涉,翻山越嶺,經過山川河流,直到曠野之地來到耶路撒冷,他們按照普遍理性的常識,王一定是生在皇宮,所以他們就在希律王的皇宮那裡問,那生下來做猶太人的王的是不是在這裡?皇宮的人對他說「我們這裡的宮女都沒有人懷孕,希律的太太也沒有生孩子,所以根本沒有這一回事。」「不!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所以我們特別來找他,要向他敬拜」(參:馬太福音:2 章 2 節)。

所以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生下來的時候,沒有一個猶太人知道他是王。但是上帝感動了外邦人,那些在遠方,與以色列人的法利賽人、文士、律法師、經學家完全沒有關係的人來承認耶穌基督是王。他們帶著乳香,他們帶著沒藥,他們帶著黃金,這三件事正是預表耶穌基督是祭司,耶穌基督是先知,耶穌基督是君王。這把這三樣獻給這個嬰孩,是把耶穌基督的三大職分顯明出來了,這件事當時也沒有人知道。一直到一千五百多年以後,歸正神學運動的創辦人,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 1509-1564) 把這三件事提出來, 我們教會才知道基督是君王,基督是祭司,基督是先知。

當他們到希律王面的時候,希律說「我也不知道他們生在哪裡?所以如果你們找到了,請你們回來告訴我,我好去敬拜祂」(參:馬太福音:2 章 8 節)。希律講的是真話嗎?絕對不是。就像我們中國人講的「王不見王」,「我既然是王,我怎麼可能容忍另外一個人生下來做猶太人的王?我既然是猶太人的王,我就不能容忍有另外一個人來搶奪我的位子。」而希律作賊心虛,因為他知道他根本不是合法的王,他是沒有資格做以色列人的王,因為他不是猶太種族,他又不是大衛的子孫,他不在猶大支派的後裔,這在以色列人的傳統中間,是絕對沒有可能輪到他做王的。那為什麼希律王會做王呢?因為羅馬帝國不要猶太人統一,也不要猶太人同心,所以他就用了一個以東族的人來統治猶太人。這樣,猶太人對羅馬帝國的反判,就變成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這樣呢,當時耶穌生的時候,是政治家他利用宗教來達到政治的目的。

今天在政治界的人,很少是真正誠實正義的,他們都是用各樣的辦法來愚弄百姓,用各樣欺騙的手段來鞏固自己的身份,所以政治家是很不可靠的,政治家看見統治者中間有很多善男信女,他們就特別到廟裡燒香,表示他們也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所以呢,耶穌生的時候是政治利用宗教,希律王就建了很大的聖殿,讓猶太人發現,他雖然不是我們猶太人,我們的種族,不是我們應當有的王,但是他對我們的宗教這麼尊敬,給我們建了這麼大的聖殿,對我們的敬拜很方便,我們就可以聽他,讓他指揮下去,這是耶穌生的時候,政治利用宗教。
而當希律問那些法利賽人,問那些律法師說,「你們研究聖經以後告訴我,上帝曾經講過猶太人的王生在哪裡?」(參:馬太福音:2 章4 節)他們研究的結果,就對他說「彌迦書已經預言了,那以法大,伯利恆城,你雖然在以色列中間是最小的,我卻要在你那個城市裡面降生一位君王,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所以猶太人的王一定生在伯利恆」(參:馬太福音:2 章 5-6 節)。我看到這一段聖經的時候,我感到很奇怪,為什麼這些神學家自己不研究,要等到東方博士提醒他,他們才去研究?所以,有許多神學家對聖經的了解,還不如外邦人中間領受上帝普遍啟示的智慧人對聖經的了解。

他們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希律王以後,希律王原先的計劃是,我知道了我就去敬拜他。等他知道的時候,他就派了御林軍,整團圍繞伯利恆城市,把兩歲以下的嬰孩一個一個殺死。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希律王絕對不讓有別的王起來代替他,這是耶穌降生的時候所發生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人中間沒有人知道他是王,猶太人中間沒有人認識他是王,上帝卻感動東方博士,把他當做像君王一樣來敬拜這位生下來的嬰孩。而上帝就在這段時間,用天使感動約瑟、馬利亞,把耶穌帶到埃及地去。這耶穌三十三年半在世界上唯一的一次出國,他從此就沒有再出國,直到死在十字架上,直到復活,直到升天,就在以色列地。

那麼耶穌三十三年半的中間,有沒有告訴人他是王?有暗示他是王,但是這個王是什麼王?是沒有王宮,沒有皇袍,沒有皇軍,沒有勢力,沒有政治地位,天天飄流在四方,在各城鄉中間傳福音,醫治病人,照顧貧窮的人,傳福音給最卑賤的貧民的一個傳道的人,所以沒有人看出他是王。他多次提到「上帝的國」,「上帝的國」,「神的國」,「天國」,而這些跟隨他的人,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因為照他們的觀念,如果耶穌基督是彌賽亞,彌賽亞是會來做王,但是彌賽亞做王的時候,一定是復興大衛的寶座,一定是進入王宮裡面,以政治勢力把所有外敵把他們打敗,趕走羅馬帝國的軍隊,使以色列可以復興起來。

所以他們想像中間的國,他們想像中間的王,跟耶穌基督所以被稱為是王的「王」,是完全兩件不同的事情,而基督也不再對他們多講。基督在三年半的中間,整個傳道最重要的主題就是「上帝的國」,「上帝的國」。從一開始的時候,耶穌基督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參:馬太福音:4 章 17 節;馬可福音:1 章 15 節)。他們聽見了嗎?他們聽見了。他們明白嗎?他們不明白,他們就把這個天國,當做就是以色列國的復興。

所以基督在世界上傳道,收了這些學生,到他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這些以色列人沒有一個人知道他講的奧秘是什麼。所以呢,當耶穌基督死的時候,上帝感動另外一個人看出耶穌基督是王,而這個人是不是猶太人呢?聖經裡沒有講。這個人是外族的人跑到以色列人的地方行兇做惡,搶東西,放火殺人的一個大強盜,結果被抓去與基督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個人是基督死的時候,唯一承認耶穌是王的一個人。我很不明白,為什麼生下來的時候,猶太人不明白,要外族的人來進貢,來跪在他的面前稱他為王。我不明白,為什麼死的時候,沒有一個猶太人知道他是王,沒有一個門徒知道他是王,要一個釘在十字架上的強盜來說他王。

十字架上的強盜在被釘的時候,與另外一個強盜一同譏笑耶穌。所以聖經說 they mock on Him. (參:馬太福音:27 章 44 節)強盜們,the robbers,原文是多數的,They are mocking on Him on the cross. 在十字架下一同譏笑他,一同冷嘲熱諷的責備,罵他,配合抬,十字架下面,十字架上面,我們看見猶太人說「你如果是上帝的兒子,從十字架上下來吧!」「醫生,你能醫治別人,醫治自己吧!」下面的人說「上帝若喜悅你,現在搭救你吧!」他們用各樣的話來侮辱耶穌,耶穌基督一句不回答,耶穌基督完全承擔人所受的痛苦,人的罪應當受的審判,上帝在律法中間對人應當有的咒詛,他完全承擔了,他完全被罵不還口,他受刺激不講兇嚇的話(參:彼得前書:2 章 23 節),他就這樣讓人終日殺他,終日恨他,整個在下面的人都譏笑他。而耶穌基督一句話不回答,就是他們看見他靜默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時候,突然間他動了嘴唇,他講了第一句話,這些人在下面看他要講話,要知道,要聽他講什麼?這位全身受鞭傷,四肢被釘的傷口流出鮮血的基督,他開口講的第一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參:路加福音:23 章 34 節)。

他們不知道?一個人做事自己不知道?一個人犯罪的時候自己不知道嗎?一個人如果真正知道他會做他不應該做的事情嗎?當一個人喝酒的時候,他知道他在喝酒嗎?當一個人犯姦淫的時候,他知道他在犯姦淫嗎?當一個人偷東西的時候,他知道他在偷東西嗎?為什麼耶穌基督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這個理論就是希臘哲學最正統的倫理學所講的理由,希臘哲學中間最正宗的,最正統的倫理學,是從三個人建立起來的,第一個,蘇格拉底(Socrates, 469-399 B.C.),第二個柏拉圖 (Plato 427-347 B.C.),第三個亞里斯多德 (Aristotle, 384-322 BC)。

蘇格拉底先講一句很重要的話,「人犯罪是由於他無知。」換句話說,如果他真正知道那是罪,他是不會去犯的。這個言下之意,乃是先假定人性是本善的,人是不願意做不好的事情。人之所以不知道那是不好的事情,是因為沒有教育,沒有啟發,沒有真正良知裡面的自覺,所以我們就把好的跟壞的,當做等量齊觀,一視同仁。我們把對的跟錯的,不分青紅皂白就完全順性行出來了﹔但如果教育能夠達到使人明白什麼叫做真,什麼叫做善,什麼叫做美,什麼叫做聖,那人一定從知識中間化成道德的力量。這是蘇格拉底的理論,這個理論柏拉圖接受了,這個理論亞里斯多德也接受了。所以從希臘正統倫理學的三大師,他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看法,就是真智慧一定產生真的德性,而真的德性一定產生真的幸福。The true wisdom will produce the true virtue, and the true virtue will produce the true happiness, so the wisdom is equal to morality and morality will equal to happiness.一個有智慧人不會做亂來的事情,一個做好事的人一定很幸福的。

你要快樂嗎?不是因為你很多錢。你要快樂嗎?不是因為你做總統。你要快樂嗎?不是因為你擁有一支龐大的軍隊。你要快樂嗎?你要行善。這就變成希臘哲學很正統的倫理觀的事情。所以蘇格拉底說「人犯罪因為他不知道。」但耶穌在十字架上講的這句話,豈不是等於跟希臘哲學的倫理學是等量齊觀了嗎?耶穌講的豈不是差不多同出一轍,同樣的理論嗎?蘇格拉底說「人犯罪因為他不知道。」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一樣不一樣?我想大概是一樣,我再想好像是一樣,我再想不是太一樣,我再想很不一樣!所以我繼續在思考的中間,我發現不同的地方在哪裡?不同的地方,蘇格拉底講人犯罪因為他不知道,這是一種「猜想」,這是一種「理論」。而耶穌基督說「赦免他們,他們不知道。」不是哲學的推理,乃是生命的代贖,乃是擔當罪惡的痛苦,為罪人的代求,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當蘇格拉底寫這個理論「人犯罪因為他不知道」的時候,可能他翹著腳,可能他搖著椅子,一面想「人犯罪大概因為他不知道」。但是當耶穌講這句話的時候,絕對不是在空想,不是在推理,不是在享受,不是在寫這個哲學的論文,乃是被掛在十字架上,親身擔當罪人的刑罰,為我們流出寶血,為我們捨棄生命,為我們受刑罰,為我們受咒詛。然後他對上帝說「父啊,赦免這些罪人,因為他們做的,他們不知道!」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從這些角度我學會了一件事情,當世界所有的哲學家,宗教家,文化名人,倫理學家,當他們寫下那些至理名言的時候,我一定把它跟聖經裡面上帝啟示的話做一個比較,然後我發現性質不同,源頭不同,果效不同,動機也不同。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耶穌基督以代死,受痛苦,擔當刑罰,在受咒詛的狀態中間,用他的愛為罪人禱告,他不是在講一個理論。「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當他講完這一句話以後,有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改變,那是只在一個人心中改變,不在別人的心中。下面的人無論他講什麼,照樣吐口水在他的身上,照樣大聲責罵,但是有一個人的內心受了驚天動地的大改變,就是他旁邊那個剛剛譏笑的強盜,一聽見耶穌講這句話以後,他馬上將心比心,將苦比苦。「我被釘十字架,你被釘十字架,我淒慘的流血,你也淒慘的流血,烈日當空曝曬,多麼痛苦,苛刻,無人救助。我照樣烈日當空,曝曬,我照樣沒有人幫助,但是我的口所說的話,都是咒罵人,怨恨人,求上天報應。」或者像我們用現在人的口氣,你比較聽得明白,「你們這些釘我的人,我死了做鬼來抓你!」差不多是這樣的意思,這是人之常情。

一個在受苦中間的人,還有什麼恩言可以給別人呢?一個人自己在很困難的中間,還能為別人祝福嗎?但是他沒有想到,他所咒罵、所譏笑的耶穌在同樣的痛苦中間,竟然用最偉大的人格,最寬容的心,用聖子對聖父的代求,講出了這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今天從君王到乞丐,從總統到貧民,有多少人做了什麼事自己不知道,講了什麼話自己不知道,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還要自己替自己來喊冤,還要替自己來辯護。今天有多少人已經到了不知恥的地步,不是不知罪的地步。

耶穌基督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這句話在聖靈感動之下,使這個強盜產生了一個非常大的震憾的改變,整個心轉過來,他看見這個不是普通人,這個人一定是在另外一個屬靈國度中間,沒有人可以達到的境界中間,有最高的道德,有最高的靈性,有最良善的心懷,他應當是全世界人的王,而這個人有一天一定要統治全世界,但是很可惜被掛在木頭上。他就轉過來對耶穌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紀念我」(參:路加福音:23 章 42 節)。這一句話給我深思的結果,我發現他是真正偉大的回應者。The great responser to God, the great reactor to God. 對上帝啟示的話語,對基督示範的生活,對基督偉大的教訓,產生最快回應的人就是他。他聽了耶穌講一句話,他整個生命改變過來。

今天我們多少聚會聽了多少偉大的道理,我們的生活還是照舊,我們對神沒有反應。這個強盜可能從小沒有好的爸爸,沒有好的媽媽,沒有好的老師,沒有好的同學,沒有好的環境,沒有好的機會,所以到底他變成一個強盜。就在他斷氣以前,有一個機會,只一次的機會,只有聽一句的話語,他整個生命改變了,十字架上。

今天晚上你聽了多少偉大的話,你受到怎麼樣的震憾,你做怎麼樣的回應?他回應的時候,認知耶穌基督是誰。他雖然手無寸鐵,身無分文,被掛在木頭上,但是他的道德,他人生的價值,他心靈的偉大是超過所有最尊貴,最榮耀的世上所有的人,他在他的國度裡面,是一個王者的身份。「你得國的時候,耶穌,求你紀念我。」一個將要死的人,還盼望自己的生命能有一天,被上帝的恩典寬恕的時刻,他盼望在世界末日之前,他有翻身的機會。「求你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不知道還有幾千年。世界末日你做王的時候,真理一定得勝。」

今天世界這麼黑暗,政治逼你上十字架,宗教逼你上十字架,法院逼你上十字架,軍事逼你上十字架,大自然要把你逼死。群眾讓你上台,讓你在十字架上受死。這世界最被看重的這些勢力,都是反對真理的。否則像你這麼好的人,怎麼會死在這樣淒慘的地方,難道這就是世界歷史?難道政治一直黑暗下去嗎?難道軍事一直黑暗下去嗎?難道法律從來不講公義嗎?難道世界的經濟總是有錢叫鬼推磨嗎?難道群眾的聲音,可以因為他們多數永遠得勝嗎?難道,難道,難道....。不!有一天你的國會來臨,有一天世界會改變,有一天世界所有冤枉的事情一定要反過來,那個時候你是王,「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紀念我!」

當耶穌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耶穌的心大受安慰,因為他三年半講上帝的國,沒有一個人了解,他知道他是世界上的王,沒有一個人知道。今天他聽到第一次有一個人,不是他的門徒,不是彼得,不是雅各,不是約翰,不是安得烈,不是巴多羅買,不是拿但業,不是達太,不是這些人,乃是一個從來沒有機會接觸他,沒有機會參加他的佈道會,從來沒有機會跟隨他的強盜,直到看見,覺悟,承認他是天國的王。耶穌回頭看著他,對他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今天我與你,你與我一同在樂園裡了。」(參:路加福音:23 章 43 節)。

你要求的是什麼?」「以後。」我告訴你「今天。」強盜說:「紀念我!」主說:「我告訴你,你與我一同坐席」,so firm, so certain, so sure,「I will be with you today in the paradise. 」

有哪一種話語比生命的主給你的應許,使你死得更安心,有哪一種權威比耶穌基督所講的話語,更使你安穩你的心意?那一天耶穌基督流血,第一個被赦免的人不是彼得,不是雅各是這個強盜。我可以講一句你很不願意聽的話,在我心目中間,新約最偉大的信心是這個強盜。因為他根據什麼相信耶穌呢?他看不見耶穌從十字架上下來,他看不見耶穌基督坐在寶座,他看不見耶穌駕雲從天降下,審判活人死人,他看不見耶穌基督有什麼權柄來管理這個世界。但是信心告訴他,我已經看見了,我看見了別人沒有看見的。我看見了社會的現象不能告訴我的,我看見了在十字架上,在各各他的狀況中間,沒有人可以明白的。 I see Him. I know Him. I am sure He is the king of the kingdom of God. 感謝上帝!

那一天晚上,因為逾越節來到,在太陽下山以前,一定把所有的屍體從十字架上拉下來,但是他們發現,耶穌死了。這些強盜沒有死,他們用刀把強盜的兩條腿砍斷,血如同泉水湧下來。然後流乾了就死了。但是我告訴你,這個是新約中間第一個得救的人,這是耶穌釘十字架以後第一個蒙赦罪的人,這是整個歷史中間第一個進樂園的人。耶穌基督進樂園去的時候,天使很奇怪,歡送祂的時候卻生在馬槽,死的時候帶一個強盜回來,這就是基督。

基督是誰?基督是君王。基督生的時候,是三博士承認他是王,猶太人不認識他。基督死的時候,是強盜認識他是王,猶太人其他的人不知道,門徒不知道。當耶穌基督復活以後,在留在世界上四十天,誰知道那四十天耶穌講什麼話呢?聖經說「講論上帝國的事」(參:使徒行傳:1 章 3 節)。為什麼講論三年半不夠還要加四十天呢?因為這些神學院的學生讀了三年半還沒有畢業,所以要再補習四十天﹔耶穌再給他們四十天補習,「你們要明白的是什麼?不是吃飯,睡覺,學位,學問,在哪一個禮拜堂做大牧師,有沒有汽車,有沒有冷氣。你們要知道的是什麼?天國的事情。講論天國的事,再補習四十天,我現在不能升天,我一定要給你補習,因為你們沒有一個畢業,你們只要學問,你們只要學分,你們沒有看見上帝的國。「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人如果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參:約翰福音:3 章 3 節,5 節)。你們到現在還不知道上帝的國,我給你們補習。四十天以後,補習完了,及格了嗎?補考。

到最後一天的時候,耶穌要升天之前,他們問的問題還是不及格。「你復興以色列國是這個時候嗎?」(參:使徒行傳:1 章 6 節)耶穌應當吐血才離開世界。耶穌應當心臟病發才升天。我們的主愛他的門徒,忍耐到這個地步,對他們說,「我父復興以色列的日子你們不必知道,但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聖靈降臨在你們的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參:使徒行傳:1章 7-8 節)有一天,天國要再來,然後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讓約翰在拔摩海島,看見啟示錄一切的現象,最後發現基督是萬王之王,是萬主之主,騎著白馬,那真正的白馬要統治全世界。在他的腿的上面寫著「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參:啟示錄:19 章 16 節)

基督生的時候,博士認識他是王;基督死的時候,只有強盜知道他是王,基督生死之間,所有的猶太人都不知道他是誰。今天的基督教是這樣嗎?今天的基督徒是這樣嗎?你認識的耶穌基督是誰?而耶穌基督好像也從來沒有自稱「我是王,你們尊我做王。」沒有!聖經只有兩處記載,一處是在約翰福音第六章,耶穌五餅二魚供應了五千男丁吃飽之後呢,他們就逼他做王。為什麼呢?「這種總統擔保我有飯吃,我不必再選別人,我不管你是什麼黨,只要我能吃飽的就是好總統。」所以他們逼他做王的時候,耶穌基督退到山上去禱告,他不接受這個王位。

第二次,在彼拉多面前的時候,彼拉多問他說,「你告訴我,你做什麼?」耶穌不回答。「你告訴我,你講過什麼?」耶穌不回答。彼拉多說「你不回答嗎?你豈不知道我有權柄治你於死,我也有權柄放走你嗎?」(參:約翰福音:19 章 10 節)當彼拉多講這種傲慢的話的時候,耶穌基督一定要回答,他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若不是天上的父給你權柄,你沒有資格處理我的事情」(參:約翰福音:19 章11 節)。彼拉多會不會說「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我是羅馬帝國派來的巡撫,我現在要打你。」彼拉多不敢,因為基督的話裡面有一種屬靈的權威,是超過世界上政治家的權威。所以他那個時候靜下來,結果把他帶到裡面去,問他說「你再告訴我,你是猶太人的王嗎?」(參:馬太福音:27 章 11 節;馬可福音:15 章 2 節;路加福音:23 章 3 節;約翰福音:18 章 33 節)

聖經告訴我們,有兩個問題耶穌一定回答。你問他做什麼,他不回答。你問他說什麼,他不管。但是當祭司長該亞法問他說「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上帝的兒子嗎?」耶穌就回答說「你說的是」(參:馬太福音:26 章 63-64 節)。當政治家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人要問的,不是說耶穌一定要回答,因為耶穌基督的死不是因為他做錯事,他沒有做錯。耶穌基督的死,也不是因為他講錯話,因為他沒有講錯。耶穌基督的死,因為他的地位實在是上帝的兒子,他實在是猶太人的王,所以他一定要死。

那麼你說,為什麼這個問題從彼拉多口中出來的時候,不是問「你是上帝的兒子嗎?」為什麼這個問題從祭司長口中出來的時候,沒有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我告訴你,猶太人一定要知道什麼叫做「上帝的兒子」。上帝是獨一的,你敢說你是祂的兒子嗎?所以你這樣就破壞整個希伯來人的信仰,你這樣就變成宗教的背叛者。上帝是獨一的上帝,你只能信祂,你只能拜祂,除祂以外沒有別的上帝。但是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第十四章第一節卻說,「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這句話是違背了整個希伯來人一神信仰的精神,最可怕的挑戰,所以因為這一句話他一定要死,耶穌基督知道,但是他一定要講,因為他是上帝道成肉身來到人間。

所以呢,猶太人的祭司長要問他說「你是上帝的兒子嗎?」耶穌說「是。只是我告訴你,你們要看見人子末後的日子跟眾使者下來,要審判這個世界。」(參:馬太福音:26 章 64節)他就把衣服撕裂了說「我們不必再用見證人了,他已經自己講了這些褻瀆的話,我們還要什麼見證人?讓他去死!」(參:馬太福音:26 章 65 節)但是,猶太人很想殺耶穌,猶太人不能容忍這個自稱與上帝同等的人。他是誰?不能容忍他,殺他!但是猶太人看摩西的律法「不可殺人。」麻煩了,明明要殺,又知道不可殺。心裡要殺,手不敢殺。
正像很多和尚愛吃肉,結果就用麵線、麵條做好像肉的,其實他心裡已經吃肉了。

要殺,但是宗教說不可殺。那怎麼辦?好,耶穌生的時候,政治利用宗教,耶穌死的時候,宗教利用政治。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天下沒有單邊主義一直賺錢,你今天欺負人家,有一天人家欺負你。你今天利用人家,下一代他的孩子利用你。你今天殺死人的父親,過兩代他的孫子殺死你的孩子。照樣,當政治利用宗教的時候,建聖殿掌大權,現在宗教反回來利用政治說,「我不能殺耶穌,我現在告到你面前,我告訴你,他如果說他是猶太人的王,表示背叛凱撒,背叛羅馬帝國,你要不要處理他?如果他是王,而且羅馬帝國所定的是希律王,兩王,王不見王,誓不兩立,你告訴我要不要殺他?」

所以呢,彼拉多不會問說「你是上帝的兒子嗎?」彼拉多才不管上帝有沒有兒子。彼拉多不管上帝幾個兒子,彼拉多知道羅馬的神裡面有很多神的兒子的,一大堆所謂神仙的兒子,他根本不管這個事情,但是你不要告訴我你是王,你是王就表示你挑戰羅馬帝國,你是王表示你是恐怖份子,你是王表示你要宣佈革命,所以我從這裡下問:「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猶太人的王?」耶穌基督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我是猶太人的王。但是,我的國不是屬於這個世界,我不是來跟你搶王位的,我不是來跟你搗蛋的,我不是來鬧革命的,我是王,但是我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如果我的國是屬於這個世界,我的臣民必相爭,不讓我被交在你的手中來受你審判」(參:約翰福音:18 章 36 節)。
彼拉多聽見這些話越聽越亂了,又是王,又不是這個世界的王,那是什麼王呢?又是王,又不爭王位,那你就沒有犯錯,那我要殺你嗎?或者不要殺你?如果要殺你,理由不夠,不殺你,我會被殺。那怎麼辦呢?在兩難之中,人總是為自己的得失,當做最重要的行事的關鍵,而不顧別人的事情。所以彼拉多就說「我把他鞭打了,夠不夠?把他鞭傷了,夠不夠?猶太人哪!看你們的王,你們看你們的王。」「我們沒有王,我們除了凱撒以外,我們沒有王。」(參:約翰福音:19章14-15 節)糟糕了,那怎麼辦呢?那我不能處理了,因為我發現他沒有錯,我發現他沒有罪,所以像這樣一個好的人,絲毫沒有任何的錯誤,那我就把他們給你們,我洗手,洗手不幹,洗手不認,這個成語是從聖經來的。

今天多少人犯了錯,他就洗手:「這不是我的錯!」「流這個人的血,罪不在我的身上,去吧!我把這個文書交給你們,權柄交給你們,你們可以處死他,與我無干!」彼拉多一生做的最大的錯事,就是這一件他以為沒有錯的事。彼拉多一生做的最大的錯事,就是知道不該做而做的事。今天有人做了不該做的事,是犯罪。有人不做應該做的事,也是犯罪。彼拉多後來犯了很多的錯誤,羅馬帝國把他調回去,提早退休,回到他的家鄉。
今天如果你到瑞士去,你注意,有四座瑞士最出名的山。第一、白朗峰 (Mont Blanc) 是全歐洲最高的山峰。第二、馬特洪峰(Matterhorn),是一個有非常漂亮的溜冰場所,觀景台很大的地方。第三、少女峰(Jungfraujoch),是年輕的婦女靠近茵特拉根(Interlaken)的漂亮的山。還有一個著名的山叫做彼拉多山(Pilatus)。彼拉多山是什麼地方?就是瑞士一個很漂亮的山,在那裡有一些的小鄉村。

為什麼叫做彼拉多呢?根據傳統,彼拉多所住的鄉村就在那個山上。他提早退休,無所事事,回到山上,住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安度晚年的時候沒有平安,他每天良心責備,一直對自己控告,「我為什麼讓耶穌被殺,我為什麼讓耶穌交給猶太人把他釘死。他沒有罪,我三次洗手,三次用我的口承認他沒有罪。」然後他把耶穌交給猶太人,讓羅馬兵丁去把他釘死,而彼拉多住在房子裡,時時看見手上有耶穌的血。所以這個傳統中間告訴我們,他大喊大叫,精神失常,「有血!有血!有耶穌的血,有耶穌的血!我要洗手,我要洗手!」他就衝到門外,用雪一大堆放在手裡面,一直洗一直洗,然後他哈哈大笑,「乾淨了,乾淨了,我的手清潔了!」他跑進去﹔幾個鐘頭以後,他以為他可以安睡了,忽然間他看見雙手又是血。「耶穌的血!耶穌的血!」他再跑出來,又拿著一大堆的雪在那裡洗,洗....,然後他又乾淨了。乾淨了!他再去睡。就這樣一、二十年,到他死的時候沒有安寧的日子。

親愛的弟兄姐妹,他處理了耶穌的事情嗎?沒有。他連自己的事情都沒有處理。今天我奉主的名告訴你,你聽過耶穌,然後你沒有反應已經很久了,請問要到什麼時候?你在歷史中間看不到一個人,生的時候借動物的地方,死的時候借富人的墳墓,被釘的時候掛在木頭上,無罪擔當,但是他說:I was born to be king, especially come to bear the witness for the turth. 耶穌對彼拉多說「我生而為王,特要為真理作見證」(參:約翰福音:18 章 37 節)。

今天你把耶穌跟所有的宗教家比一比吧!你把耶穌跟所有的政治家比一比吧!你把耶穌跟所有的君王比一比吧!有誰像他,他實實在在是聖潔、良善、慈愛、公義、充滿憐憫、充滿愛心,從天上降下來,生在地上不是要做乞丐,不是求你,不是要做一個普通的人,來讓你服事他。他說「我來是要服事人,不是受人的服事。」「我來要做王,要管理你。」我們今天看不見他是王,為什麼?因為他不像王嘛。王應當有王的形像,他沒有。他太貧窮了,這樣貧窮的形像,誰會相信他是王呢?

正像有一次比利時的女王,邀請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 到他的王宮裡面來。所以呢,當火車到達布魯塞爾(Brussels)的時候,儀杖隊全部排列在那裡穿得很整齊,威風凜凜,穿著不可一世的軍裝,要迎接世界最大的科學家,最大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結果當整車的人都下來,上面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他們失望了,因為愛因斯坦沒有來,他們就全隊的人回到王宮那裡,稟告女王,今天整車我們都等了,沒有一個人不下來了,愛因斯坦沒有到。女王說「你講什麼話,他就在這裡,坐在這裡。」他剛才坐計程車自己來了,你們到底在做什麼,你們為什麼歡迎他卻沒有見到他,他們不明白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情。

原來,他們想像的愛因斯坦,世界最大物理學家,第一流的科學家,普林斯頓大學的教授,應當是多麼威風的一個人。原來愛因斯坦蓬頭散髮,鬍鬚長長,彎腰駝背,穿著平常的衣服,常常把領帶當做皮帶。上課的時候,一點不像大學者,就從火車下來,找到一個計程車就跑到王宮裡面去。我告訴你,愛因斯坦如此,上帝的兒子耶穌也是如此。你不看見他是王嗎?我也不看見。為什麼?因為他不像,他太窮了,耶穌是真正貧窮的王﹔但是,耶穌是真正的王。而那些富貴的,衣冠禽獸的王,住在王宮裡面,穿綾羅綢緞,吃山珍海味,仗勢欺人的君王,他們過的生活很多是畜牲的生活。耶穌基督是貧窮的,但是他是王。

今天晚上,請問你,我們慶祝聖誕用這個方式好不好?我很歡喜沒有聖誕樹,因為我每次看聖誕樹我看不明白。聖誕樹是什麼樹?世界上最漂亮最沒有用的樹。樹根是沒有的,果子是裝上去的,燈是勉強弄起來的。漂亮得不得了,再過一個禮拜丟在垃圾堆的東西。不過很感謝主,沒有聖誕樹的聖誕比較好,使我們不被 distracted,不被牽引到旁流那邊去。我感謝上帝,我們的聖誕節是沒有聖誕老人的,因為這些滿臉紅紅,衣服紅紅,鬍鬚白白的人從哪裡來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訴你,聖誕的主人不是聖誕樹,不是聖誕老人,聖誕的主人是在又髒又臭,又卑賤中間生下來的,那個貧窮的王耶穌基督。

今天晚上,你裡面的房間是不是讓妓女住進去?是不是讓強盜住進去?當你對主說「對不起,沒有地方,沒有房間,因為我所有的房間都已經佔完了,如果你要,那麼你就生在動物的地方。」那貧窮的王對你說,「I was born to be king. I come to this world in order to domain over you, to rule over you, to guide to you and to shame upon you, the light from heaven, to give you my grace and mercy, to give you my forgiveness of salvation. Now come to me, let me be your king, and you will see the truth within my word, within my life.」

你願意不願意,讓耶穌做你的王,讓耶穌管理你,讓耶穌光照你,今天晚上對主說「主啊,我把心門打開來,歡迎你進到我裡面,降生在我心中,而且不是在卑賤貧窮的地方,是在我的寶座上做我的王。」你願意嗎?你願意嗎?你不是回答我。我從這幾年決定每一個聖誕節,我要跑十個城市,把上帝的愛告訴大家,可能再過幾年我不能跑了。我今年跑得特別累,一直坐飛機,換來換去,而且因為禮堂租到的地方太滿,所以昨天在別的地方,前天在雅加達一萬五千個人,昨天在新加坡,今天在這裡,明天換飛機才能到吉隆坡,後天再飛回香港,再飛回雅加達。我知道我再過幾年不能這麼跑﹔但是每一年我還來,我要把很重要的信息告訴你,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只要你信祂,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你願意不願意今天對主說「我主,我明白,你這麼愛我?你道成肉身,你來做王,我迎接你進到我的心中。你願意嗎?你不是回答我,你回答你的主。
我們低頭禱告。當我們低頭閉眼睛的時候,我奉主的名問你,有哪一個人說「主啊,我感謝你,你愛我,你願意拯救我,所以你到這個世界上來,今天晚上我打開我的心,打開我的靈裡面的門,我求主進來,我要相信你,我要認識你,我要讓你進到我的生命中間。」有這樣的人,我要為你禱告。你願意我為你禱告,今天晚上願意接受耶穌基督,今天到主的面前來,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有哪一個人?舉起來,感謝主,感謝主,感謝主!明年這個聚會可能有,可能沒有。我們生命沒有肯定,可能明年你要參加我的聚會,我已經被上帝接去了,可能你先被接去。可能我們分散了﹔所以,趁著今天,把握神給我們的時機,我們好好抓住神給我們的機會。

還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我也願意,我明白了,我不要剛硬著心,我不要帶著我的罪惡回家,我要相信耶穌基督,因為他愛我們,他救贖我們,他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為我們流血,他要做我的王管理我。」可能從前是罪管理你,是妓女管理你,是酒鬼管理你,是賭博的習慣管理你。今天晚上你說「主啊,我回來,求你管理我。你用真理管理我,你用公義管理我,你用慈愛管理我,用你的恩典治理我,從今以後我屬於你。」還有哪一個人?感謝上帝!

沒有勉強,沒有誘惑,我們只有用道勸勉你,用聖靈感化你,用耶穌的愛呼召你。還有哪一個人?有沒有最後的人,你說「主啊,我坐不下去了,我知道我應當到你的面前來。」那麼為什麼你還坐在那邊呢?現在起來,出來,一次出來,你永遠不後悔,今天你帶著平安回家。你說「我認識耶穌基督,原來是這樣寶貴的,原來是這樣偉大的,是這樣清楚把上帝的愛顯明給我。」還有哪一個人?我們再唱十字架兩次,以後我就不再呼召了,我們就要禱告。

(唱詩: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還有哪一個人?現在出來!現在離開你的位置,站起來,走到前面來,感謝上帝!走到耶穌基督前面來,感謝上帝!還有人,最後一次,站起來,走出來!現在出來,感謝上帝!現在我請所有的人都站起來,everybody stand up.我們大家一同在主的面前禱告。請每一位跟著我禱告,無論你今天接受主,或者本來你已經信主的,你們跟著我禱告:

「親愛的主我感謝你,當我還不認識你的時候,你已經認識我了。當我還在罪惡中間的時候,你已經愛我。當我在模糊中間的時候,你用真理教導我,你用真光照耀我,你用聖靈感動我。今天晚上,我不願意因為你的貧窮而忽略你是王,你願意到世界上來,道成肉身,捨棄生命,流出寶血,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擔當我們應當受的咒詛,擔當上帝對罪惡的刑罰。主啊,你說我若信你,我就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如今我到你的面前來,求天父赦免我的罪,求耶穌基督拯救我的靈魂。求聖靈把新的生命賜給我,引導我,讓耶穌基督在我生命中間做王。你為我的緣故,從富足成為貧窮,使我貧窮可以成為富足。今天晚上,我承認我一切的罪惡,我從今相信你,一次相信,永遠相信,一次跟隨,永不後退。求主聽我的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現在我要問兩個其他的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求你管理我,求你幫助我,你給我力量為你作見證,你不但自己相信你,我要在每天的生活中間,成為基督的見證人,成為福音好消息的傳播人,成為帶領人歸主的,領人歸主的人。」有這樣的人,願意為主工作,領人歸主,作見證,傳福音的基督徒,請你把手舉起來我看看,有哪一個人?感謝上帝,感謝上帝!

我問你另外一個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如果你要用我全時間,一生一世做傳道人,我要好好禱告,我要順服你,願你的旨意顯明在我的生命中間,求主帶領我,給我願意受訓練,願意放下一切,只為你的福音獻上自己,終身成為你的僕人,有這樣的人,有預備心的,請把手舉起來。有哪一個人?」感謝上帝!感謝上帝!現在我們再一同開聲禱告,求主給我們一生的日子,不是居諸坐廢,不是虛度光陰,不是空佔地土,不是徒受恩典,我們乃是在上帝的面前被神所用,成為生命的器皿,成為聖靈手中的器皿,我們大家開聲,為自己屬靈的生命被主使用,一同開聲禱告:

「主啊,感謝讚美你,因為你的恩,你的慈愛,今天給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到你的面前來,我們恭敬把自己放在你的手裡,求主施恩,求主你賜福,你捆綁撒旦的作為,叫我們在你的面前蒙恩。主啊,我們感謝你,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求主施恩賜福與我們同在,叫我們在你的面前蒙恩。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我們特別為今天願意奉獻做傳道工作的人來禱告,求主與他們同在,賜福給他們所做的,能夠叫主你的名得著榮耀。求主你聽我們的禱告,感謝讚美,求主垂聽,願意傳福音救靈魂的,求主給他們有力量,有智慧,有愛心,更有聖靈的能力與他們同在,感謝讚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祈求的。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