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1 7/24-26 羅馬書講經大會 晚間7:30於台北懷恩堂

生命價值的重建(第一講)

生命價值的重建(第一講)
唐崇榮牧師2003佈道會
時間:2003.3.5 晚上7:30
地點:台北中正紀念堂

請坐,我們從今天開始有五個晚上的聚會。我們講的主題就是「生命價值的重建」 ,在這裡關係三件的事情。第一樣是關係生命的事情。第二、是關係價值的事情。第三是關係怎樣重建生命的價值。

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被生在這個世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只在世界上活著一次。無論我們多窮,多豐,只有一次。無論我們多成功,多失敗,只有一次。無論我們是健康或者是生病,只有一次。這是一去不回頭的路程。人有一生,也有一死。在生與死中間,上帝把氣息賜給我們,使我們可以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是為這個生活,我們需要知識,我們需要人格,我們需要生活,我們需要食物,我們需要產業,我們需要朋友,我們需要許多物質的供應,所以我們用許多許多的時間,來應付這些需要,使我們的生活可以滿足,使我們的生活可以得著供應。



正因為感到生活在世界上有價值的必須,所以我們常常思想到「價值」的問題。但是「價值」本身到底是什麼呢?有許多人用「價錢」代替「價值」。有一些人為了錢放棄他的生命,他就把整個價值建立在錢財的上面。所以今天我要先與大家思想「價」與「值」是不同的兩件事。「價」不等於「值」,「值」不等於「價」。有價錢的東西常常不是真正有價值的事情。我們需要常常衡量什麼是「價」是什麼「值」。許多時候我們出了太多的錢,得到一些沒有價值的東西的時候,我們就感到我們是受騙了,或者是我們浪費了,我們不應當用這個錢。當一個人有一些成品要賣出去的時候,他就先定一個價,這個叫作suggestive retail price。為什麼定這個價錢?因為他盼望這個東西可以拿回多少的價錢。但有一些很好的東西定價定得太低,相反的有一些很不好的東西定價定得太高。所以這個世界有「價」與「值」不平衡,不相稱的事情天天發生。

當我們注意到我們生命之外的時候,我們很敏感我們的錢是不是得回了應當有的「值」。我們買東西的時候都有一個習慣,要出價,「討價還價」變成一種商業的藝術了。有一些的國家,他們常常把價錢叫得高得不得了,趁機敲詐不懂貨的人。所以許多人他們的錢就給人這樣騙去了。但是真正的「價」與「值」的平衡,是使賣的,使買的都在公義的中間。今天我們對世界的東西都有一些經驗,所以我們的經驗告訴我們,什麼東西是有「價」,什麼東西是有「值」的。對我之外的東西,我有價值的衡量,但是對我自己的生命,我到底有沒有價值的衡量呢?這是人生一件很可惜很可惜的事情。有許多大好的青年,他們為了一時的錯誤,把他們的生命隨便付出去了。許多人為了一時的喜歡,把他的一生一世最重要的時間,就這樣永遠的失去了,所以我們需要重新建立生命的價值。

在建立生命價值以前,要明白什麼叫作「價值」?在哲學裡面對「價值」有兩種最基本的理論。第一種理論是叫做價值的本身的存在論。第二種理論是價值定於興緻的人對它的評價論。所以第一種的理論叫作existence theory,第二種理論叫作 interest theory。所以,如果我對你有興趣,你就有價值。如果我對你沒有興趣,你就沒有價值。這樣你的價值是誰定的呢?你的價值是對你有興趣的人來決定你的價值。這是第二種的理論。但第一種理論不是這樣,無論懂或者你不懂,無論你有興趣或者是沒有興趣,無論你欣賞或者不欣賞,無論你尊重或不尊重。價值的本身就在價值自己裡面 。價值不會因為你不懂它就變成沒有價值。沒有價值的也不會因為你很欣賞就變成很有價值。所以這種叫做「存在論的價值的哲學」 。 那我們今天到底要怎樣思想關於人的生命的問題呢?

在某一些國家裡面,人的生命很有價值,在某一些國家裡面,有一些生命完全沒有價值。統治者把百姓當作砲灰來對待,統治者把百姓當作像動物一樣的價值來對待,他們沒有尊重人權,沒有尊重民主,沒有尊重人生命的價值。所以這樣的地區就沒有自由,這樣的地區就沒有人生、人格、人價偉大的貢獻。那麼,今天我們看見,人類的歷史過了這樣幾千年。人的生命的價值要怎麼定呢?這就是聖經裡面很清楚告訴我們的。因為全本聖經第一面就告訴我們,人是尊貴的,人是榮耀的。從來沒有一個宗教,對人的評價超過這本聖經的評價。從來沒有一個社會,可以找到比這本聖經對人格的尊重更高的價值觀。為什麼呢?因為這本聖經是神自己的話語。

神是價值的本體,神是永恆不變的價值。 所以當上帝創造萬有的時候,祂就憑著價值的衡量,來定每一個受造物的地位。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告訴我們,「日頭有日頭的光,月亮有月亮的光,星球有星球的光。」傳道書第三章告訴我們,「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所以每一樣的事都是神所造的,每一樣事都有它的重量,有它的價值,有它的整個價值觀次序中間的位分。這樣,我們看見神所造的,沒有一件是含糊的,也沒有一件是與別件完全相同的。在物理學和化學裡面找出了,什麼叫做「比重」這件事情。「比重」是什麼呢?就是不同元素的重量 ,在同樣的體積中間一定是不一樣的數目。 所以你看見用鋼做的錶,跟用塑膠做的手錶,重量是不一樣的。你用金做的錶,用銀做的錶,重量也是不一樣的。用白金做的錶,跟用純白金做的錶重量又是不一樣。這不是眼睛可以看出來的,也不是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可以欺騙的。因為這裡面,神已經定了它的重量在裡面。這樣,我們的神這樣不含糊,難道祂造人沒有給人最高的價值嗎?

從我們的外表來看,我們人的身體是用塵土造出來的,所以我們的身體屬於物質,在我們身體裡面有六種最重要物質,第一種就是炭,第二種就是氫,第三種就是氧,第四種就是氮,第五種就是硫,第六種就是磷。 所以這六種的元素,再加上十多種比較次要的元素,組成了我們這個物質的身體。所以這個物質的身體跟泥土裡面物質的化學成份,差不多是一樣的。所以這樣,聖經所講的話不是沒有科學的。科學不過是研究神所造的萬有,而創造萬有的神不可能是不科學的。祂是超科學的上帝,祂是超物質的上帝。

上帝創造了物質的世界,上帝本身是超物質的。上帝造了人,但是祂不但用物質造了人的身體,祂更用自己的靈氣吹到人的身體裡面。所以人的價值不在乎這物質的身體。聖經說「當上帝把靈氣吹到人鼻子裡面以後,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有靈的活人。」我們是人,我們是活的人,我們是有生命的活人,我們是有靈的,有生命的活人。這樣,人之所以有價值,人之所以是人,人之所以超過所有的萬物,因為人有靈性在他裡面。所以我們中國歷史幾千年以前,就告訴我們人是「萬物之靈」。這樣,人的價值不在乎我們物質的身體,乃在乎我們裡面永永遠遠存在的心靈。因為靈的存在,所以我們講到靈感,我們講到靈性 ,我們講到靈的反應,我們講到靈活性,講到靈的創造力,講到心靈的作用,心靈的價值。感謝上帝!

上帝是靈,上帝用靈氣吹到人裡面以後,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所以人是有價值的。現在我要問一個問題,就是人的價值到底應當怎麼定呢?有一些就說人的價值就是人自己定的,所以我們要自己尊重自己,我們要自己肯定自己,我們自己製造自己的未來。

二十世紀的存在主義,有一個很重要的思想家,就是法國的沙特(Jean Paul Sartre, 1905-1980),這法國的沙特講一句很重要的話,他說「我們自己要決定我們自己的價值,價值不是別人替你定的,如果價值是別人替你定的,那個人也是人,他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一定只顧自己不顧你,所以他定價值的時候,不會把你定了太高的價值。每一個人就看自己很重要,看自己很尊貴,看別人很卑賤,看別人很沒有價值。所以這樣每一個人要定自己的價值。

我年輕的時候,受存在主義的影響,聽這些人的話語,我心裡非常佩服他們。因為世界沒有多少人要替別人賺錢,沒有多少人要尊重別人如同尊重自己。每一個人都是看自己很重要,看別人不重要。所以我如果不自愛,我如果沒有自信心,我如果沒有自己決定自己的價值,我怎麼樣有美好的前途呢?所以我相信他的話是對的。

後來到一個時候我更尊重沙特。為什麼呢?因為他曾經拒絕到斯德哥爾摩 (Stockholm) 去領諾貝爾獎。當瑞典宣佈把諾貝爾文學獎給他的時候,他就宣佈「我不去。」為什麼?「我不拿。」記者問他說「為什麼你不去,你不拿呢?」他說「你不記得我曾經講過嗎?人的價值是自己決定的,所以不是別人替我決定。」年輕人看見這種人,一定尊重得不得了!我非常佩服他,雖然我不贊成他的哲學,但是這一方面他實在是一個非常有骨頭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真正發現他不去拿的動機的時候,我大失所望!我對他整個的理論的信仰,就完全崩潰下去了。為什麼沙特不到瑞典領諾貝爾獎,你知道嗎?因為他懷恨在心。他是生在法國,道地的法國人。但是同一個時期,有另外一個文學家叫做卡謬 (Albert Camus, 1913-1960),卡謬不是生在法國,卡謬是生在阿爾及利亞。但是卡謬的文學作品被選中拿到諾貝爾獎的時候,是比他更早十多年。所以他心裡忿忿不平,他感到不應當是他,應當是我先拿到諾貝爾獎。所以當他自己拿到諾貝爾獎的時候,他宣佈他決定不去拿。是因為他不要那個獎嗎?不是!他懷恨在心已經十多年了。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今天世界很多人談公義、公義、公義,其實不是談公義,是談他心裡面的恨。今天許多人談愛心、愛心、愛心,幫助人、幫助人、幫助人,其實他正在儲蓄自己的功勞,積功來補過,所以只有神知道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只有上帝知道誰是在愛裡面生活,誰是在功勞的自私裡面生活。只有上帝知道誰是真正遵行公義,誰是用仇恨報恨於人的。所以當我們談價值的時候,我們不可以用自己做為定價值的根本。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自己對價值的客觀的真正的認識是不存在的。

那麼你說「價值要從哪裡定呢?」,價值要從創造者來決定,創造者創造的時候,應用了祂生命中最偉大的本質,就是創造性來做一個東西。創造性發揮出來的時候,祂要被造的東西成為產品。被造的東西價值在哪裡?絕對不是被造者自己知道的,只有創造者自己才知道。所以當人不贊成偉大的音樂的時候,偉大的音樂不會因為人不贊成就變成不偉大。我相信這五天我們的佈道會,要用最好的音樂獻給上帝,因為今天在教會裡面,許多許多的音樂已經失去了真正正統的價值了。

今天你們剛才所聽的這些的聖樂,每一句每一個字都不要再改了,因為裡面有最偉大的成分在裡面。這些可以經歷幾百 年而不會被淘汰掉。因為它們的實質是太高超,太高超了,感謝上帝!

當你聽這些音樂,聽了真正明白以後,你就知道,我們今天所用的音樂做為敬拜上帝的很多是太爛,太過沒有程度的東西。為什麼許多流行音樂,二十年以後就沒有人要唱了呢?為什麼貝多芬(Ludwin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的音樂,他死了一百七十年以後,還很多人在演奏呢?因為作者本身,雖然因為時間要被淘汰掉,但是他創造性 裡面的價值,有超時間的成分在裡面。感謝上帝!所以當人不明白偉大音樂的時候,偉大的音樂不會因為你不明白就變成不偉大。這樣,我們先得到一個很重要的結論 ---- 被造者的價值,不是被造者自己可以決定的。被造者的價值是創造者所決定的。

這世界有許多很有創造性的人,他們的作品起先人不尊重,人看不起,但是到了後來,甚至當作家死了以後,繼續不斷被人所尊重。為什麼呢?因為時代沒有辦法淘汰掉,時間沒有辦法淘汰掉,它在永恆中間有見證,也就是自己作品的價值產生了這個見證。這樣我們要問,「上帝創造人,祂對人怎麼樣評價呢?」這是很偉大的一種宗教的追求。「上帝啊,你創造我,到底我有多大的價值?你為什麼創造我?在我裡面有什麼東西?你把我造成人,我的價值在哪裡?」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宗教追求。
一個人做人而對自己不認識,是何等可惜的事情!一個有價值的人而隨便糟蹋自己的價值,是何等可憐的事情!我相信我們許多人到年老的時候,都會有同樣的一個思想,就是「我做了許多不應該做的事,而我還沒有做我應該做的事,然後我就這樣要離開人間了,難道我做人的意義就是這樣嗎?我年青的時候有許多偉大的理想,我有許多崇高的目的,我盼望這一生可以向著這個理想,這個目標走去。」但是為什麼等到許多人年老要離開世界的時候,他發現「慘了!唉呀!因為我現在時間不多了,我竟然沒有做我應該做的事,我竟然做了太多我不應該做的事,我把我的生命這樣浪費掉!我的價值已經慢慢失去了,難道這就是做人的意義嗎?」

當我年青的時候,看見很多偉人的傳記,我看見年老快要離開世界有這種感覺的不是普通人。像貝多芬,像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像愛迪生 (Thomas Edison, 1847-1931) 這些人間最偉大的人,都講過這一類的話語。巴哈講什麼話呢?他說「如果你們有我這樣的努力,你們也很可能有我這樣的成就,我實在算不得什麼!」貝多芬死以前,最後一句話怎麼講呢?那一天雷雨交加,大風大閃電,在非常可怕的時刻。貝多芬離開世界以前,他忽然間兩個拳頭抓緊起來,他說「難道我只有寫這幾個音符就離開世界嗎?」這個最偉大的音樂家,為什麼講出一句好像失敗的人所講的話語?因為他心裡面對自己的要求,高過他已經做的事情。他有更高的目標,他有更高的目的,他有更高的要求,他有更大的計劃。可惜時間完了!可惜他不能做下去。他沒有感到自己太成功。

不但如此,愛迪生也講這一類的話。他說「人的成功,是九十九分的努力,加上一分的天資而已,我算不得什麼,我沒有多大的天資,我盡力做我要做的事情。」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人有一次活在世界,幾十年的機會。人是人,因為人是有價值的。人的價值,是從我們理想裡面看到一點點,從我們的觀念裡面我們看到一點點。為什麼我們有最高的理想,有偉大的目的呢?因為我們有價值的本能,而這個價值的本能不可能單單從我們把它定出來,是創造人的上帝為人定價值的時候,那個價值才是真正的價值。

有許多人看偉大的圖畫,看不明白,但是等到你問作者的時候,你問那個畫家的時候,他慢慢解釋給你聽,你就知道原來太偉大了!是我的眼睛沒有辦法看出來的,是我的頭腦沒有辦法想出來的,因為在作者的心目中間,有這麼高的理想,怪不得有這麼難懂的東西。凡是馬上容易明白的東西,都是太膚淺的東西。凡是馬上當代流行的東西,都是在歷史上沒有辦法長存的東西。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弟兄姐妹,讓我們好好問自己,「我是不是有價值的人?我怎樣定我的價值?」讓我們回到創造人的上帝面前。

那麼,聖經,上帝怎麼樣論人的價值呢?今天我要從舊約,從新約提到兩個價值觀的聖經。第一處就是在創世記九章第六節裡面,那裡上帝為人的價值講過一句很重要的話,他說「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所造的。」這句話有沒有直接告訴我們,人的價值是多少呢?沒有。這節聖經告訴我們「人不可殺人。」當你殺人的時候,你把別人當作是沒有價值可有可無的東西,所以你殺他,你流他的血。上帝說,「你流人的血,你怎麼賠債呢?你要怎麼還?你要怎麼償還他的價值呢?」

聖經說「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被人所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人的價值等於人 。大家說「人的價值等於人 。」你說我殺了他,我拿幾萬塊給他的家屬就算數了,不是的!人的價值不等於錢。人的價值不等於房子,人的價值不等於物質。你不能夠用錢賠償命,這是聖經講出來的。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與神有關係。人之所以有價值,因為人是上帝造的。當你殺一個人的時候,你不可以用別的東西代替你已經付出的代價。因為人的生命價值等人的生命,所以「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被人所流」,這句話告訴我們,人的生命等於人的生命。既然人的生命等於人的生命,表示人人價值相同。作總統的生命的價值沒有比平民更高,作首長的生命沒有比乞丐更高,只不過你有機會做長官而已。如果你作長官的人,你官僚,你輕看百姓,侮辱百姓,上帝要向你討債。你隨便殺人,上帝要人也殺你,因為「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被人所流。」這是舊約聖經對人的價值的一個很重要的定義,感謝上帝!就從這樣的定義,這樣的啟示中間,發展了「人權」的思想,發展了「民主」的思想,發展了「自由」的思想,發展了人應當尊重人的政治體系。

在我們整個人類歷史中間,「民主」的思想泉源,一共只有三種。第一種是兩千四百年以前「雅典的民主」。第二種是五百年前「改教運動的民主觀念」。第三種是兩百 多年前「法國大革命的民主運動」。這三個民主,就成為歷史上三次的運動。是最後這兩百年的人類歷史,繼續不斷奮鬥,繼續不斷改變,繼續不斷爭戰,辯論,要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民主。感謝上帝!凡是世界上民主的國家,都受過基督教的影響,這是回教、印度教、婆羅門教、道教、孔教的民族,在他們的文化中間,完全沒有的種子。

有一次我在紐約講這件事情的時候,有一個中國的歷史教授反對我,他說「你這句話不可靠!」所以他說「你這樣講太大膽了,我不贊成你。」兩個月以後,他寫信給我,他說「我一直在想你那句話,中國歷史根本沒有民主的種子。中國文化根本沒有民主的種子。」他聽了這句話以後,很不贊成,至少孟子很尊重百姓,所以孟子認為百姓是比君王更重要的,所以他有「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這是全中國歷史中間,最注意百姓尊貴地位的一個思想家。甚至是孔子的學說裡面,從來沒有提過這樣的事情。

西方的哲學認為孟子是中國歷史中間,一個最懂得民主的一個哲學家。但是「民為貴」不等於「民可以做主」。所以孔孟哲學兩千多年在中國的影響,並沒有把中國帶到真正可以民主的地步。但是真正把中國帶到民主地步的第一個思想家,是受基督教影響的孫中山先生。

親愛的弟兄姐妹,「民為貴」不等於「民為主」。所以那個歷史學的教授,他因為聽了我這句話,心裡很氣,很不平,所以他就回去把所有中國歷史中間,有關於「民」的話都把它找出來。兩個月以後,他寫信給我,他說「唐博士,我現在承認你講的是對的。因為找出了中國歷史民主這兩個字曾經出現兩次。」這兩個字怎麼講呢?兩次都是君王講的,君王講的時候,都不是講民有主權,乃是「我是人民的主人」叫「民主」。所以他們所講的「民主」,就是「我是你的主,你是我的民」叫民主。這樣,從過去一直到近代,這幾千年來,中國的君王生殺自由,無人可管,百 姓的生命價值如灰如炭。為什麼呢?因為不認識上帝的話。

那麼,請問希臘的民主是怎麼樣的民主呢?雅典的民主是怎麼樣的民主呢?雅典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因為在雅典裡面,一個真正做奴隸的人,沒有選舉的機會。被擄來的仇敵,也沒有選舉的機會,婦女沒有選舉的機會,只有那些貴族才可以投票。所以雅典真正有權在政治上有分的這些人民,不到百分之三十。這些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第二、法國大革命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法國大革命的民主參與了暴民的暴行,用仇恨解決事情,所以最後他們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那真正的民主從哪裡來呢?從上帝的話來。為什麼說「真正的民主從上帝來」呢?因為當改教家從新發現,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時候,才看見神所說的話,人是尊貴的,人是榮耀的,人應當像創造他們的主,所以統治者應當尊重百姓,尊重每一個有生命的人,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這樣,舊約的聖經是最先告訴我們,「殺人的人,他的血也要被人所流,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生命形像造的。」這樣,摩西五經,舊約的聖經,就成為全世界道德和法律最重要根基。求主憐憫我們!

第二樣,我們從新約看人的價值,從哪一件事,哪一個人給我們看到,新約對人價值的定義呢?從耶穌基督所講的話語。耶穌基督說,「人若賺得全世界,失去他的靈魂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取他的靈魂呢?」所以當耶穌講這一句話的時候,是歷史中間第一次把人的生命超過整個地球,整個世界的價值的定義講出來了。感謝上帝!

當蘇格拉底 (Socrates, 469-399 BC) 講一句很重要的話來責備雅典人的時候,他說「雅典人哪!你們天天賺錢,你們挖盡這裡所有的泥土,要得著一切的寶藏,卻因為如此失去你的孩子們,你們這樣做有什麼用呢?」所以雅典人聽見蘇格拉底的話,他們開始思想兒女的教育比起他們所賺的錢財更重要。但是耶穌所講的話比蘇格拉底講的更重要,因為耶穌說什麼?「你們賺得全世界,你失去自己的生命,失去自己的靈魂,還有什麼益處呢?有誰能用什麼拿來換取生命呢?」

親愛的朋友,親愛的的同胞,求主今天晚上,用祂的光照耀我們的心,給我們知道我們自己的光景,不要再開玩笑了,不要再損壞自己了,不要再糟蹋生命了,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今天我奉主的名,吩咐你回到上帝面前,因為你自己不能定自己的價值,只有神可以定你的價值,因為祂創造你,因為祂愛你,當祂創造你的時候,就把造人的價值的元素放在人的裡面。這個元素你看不見,這個元素你忽略了,這個元素你忘記了,所以你今天需要神提醒你。你說「主啊,求你,求你告訴我,我是誰?我有什麼價值?我活在世界上有什麼意義?我不願意虛度光陰,我不願意浪費生命,我不願意徒然走這一條人生的道路,最後空無一有!上帝啊,現在告訴我,用你的光照耀我,使我明白我是人,我是尊貴的,榮耀的,我是有價值的,好叫我重新得回我的價值。過去的事已經不可救了,來者猶可追,從今天開始,我要認識自己,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活,有的生命,有價值的人格。主啊,我回到你的面前。請問你願不願意今天晚上,靠著聖經給我們提醒的話語,認識自己,發現自己,找回自己。認識價值,發現價值,找回價值,重新建立在新生命的基礎上面?感謝上帝!

耶穌基督說,「凡跟隨我的人,就不走在黑暗裡,因為我是世界的光,凡跟隨我的人,一定尋找到生命的光」(參:約翰福音:8 章 12 節)
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參:約翰福音:10 章 9 節)。
耶穌基督說,「我就是生命,我要把我的生命賜給你們,使你們永不滅亡!」(參:約翰福音:10 章 28 節)。
耶穌基督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 章 10 節)。
耶穌基督說,「你們看見我,不是看見我,乃是看見那差我來的上帝。你們相信我,不是相信我,乃是相信那差我來的上帝」(參:約翰福音:12 章 44-45 節)。
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回到父那裡去」(參:約翰福音:14章6節)

今天晚上,我奉主的名對你說,上帝愛你!耶穌基督來尋找你!創造你的上帝,不要你失敗,不要你滅亡,不要你走迷路,要你回到祂的面前。有哪一個人說「主啊,我願意,今天晚上,我要回到你的面前,我要回到你寶座面前,找回我自己的價值,重新建造我的生命。」你願意嗎?

當我十七歲的時候,我已經沉迷在共產主義、進化論、唯物論、無神論、辯證法,許多世界最高深的哲學裡面,我反對上帝,我懷疑上帝,我輕看聖經,我不願意到教會,我輕看宗教,我以為我是最聰明的人。直到有一天,上帝的道,光照我,給我知道,我不過是一個犯罪滅亡的人,我不過是一個活在世界上幾十年會死的人,我是一個很可憐的罪人。感謝上帝!雖然那個時候,我到十七歲的時候,我已經儘量成為當時學校裡面最好的青年,無論是老師,無論是同學,他們都承認我的生活,我的人格,我的行為。我在班裡面,無論功課,無論品行都是學校的榜樣。但是我心裡深深的知道,我真正的價值我還沒有找到!所以我回到上帝面前。

有一天當我聽見耶穌基督為了尋找我,離開天上尊貴的榮耀,到世界上道成肉身,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用祂的愛挽回我,拯救我,使我回到上帝的面前。我流著眼淚到主的面前,對主說「主啊,求你赦免我的罪。主啊,求你拯救我的靈魂。原來我是一個有價值的青年人,我是按照你尊貴形像樣式所造的人,今天我願意到你的面前。」

從十七歲那一年,直到今天,我跟隨主,我到處傳講真理,激勵生命,把人帶到上帝的面前。請問,今天晚上你認識你自己嗎?你知道你是上帝造的嗎?你知道你是何等尊貴嗎?你知道你有永遠的生命嗎?你知道你有永遠的價值,是沒有人可以輕看的,沒有人可以藐視的,沒有人可以奪去的。今天晚上,愛我的上帝,祂也愛你,祂要你回到祂的面前。你不需失望,你不需灰心,你不需悲傷,你不需自殺,因為上帝愛你!今天晚上,祂要你回到祂的面前,今天晚上,祂的愛就充滿你,祂的新生命就改變你,祂的道就進到你的心裡面,祂的手就托住你。

親愛的朋友,你說「主啊,你這樣愛我,我願意接受你的愛。」那麼今天晚上,把你的心打開來,到主的面前來,接受他好嗎?願上帝賜福給你。我們大家低頭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