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7 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經結束 暨 18年來台講經感恩禮拜

1/15-17 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經結束 暨 18年來台講經感恩禮拜

唐崇榮博士

唐崇榮博士,著名基督教華人佈道家和神學家,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副主席。創設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美國華府之歸正學院,及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自1957年迄今,向全球超過三千萬人次講道,足跡遍及亞、歐、美及大洋洲。唐博士思想橫貫中西、鑑古知今,每以獨到洞見精闢闡釋上帝啟示之真理。是各地青年、知識份子愛戴的教師,普世教會敬重的牧者。為表彰他長期宣揚正統基督教信仰所樹立的典範,神學重鎮美國費城西敏神學院特於2008年頒予其榮譽博士學位。
唐博士以福音及文化雙重使命致力於歸正福音運動之實踐。作為牧師,他還精研音樂、哲學、歷史、美術和建築。他作曲、指揮,創辦雅加達神劇會社。設計監造歸正千禧建築群,其中有彌賽亞大教堂—世界最大橢圓頂基督教堂之一、雅加達交響音樂廳—印尼全國最大的國際級音樂廳。博物館籌建亦進入最後階段,並繼續規劃籌建神學院及基督教大學。

1996年唐牧師至交大演講,此前國立交通大學教聯通訊刊載了一篇介紹他的短文,由董挽華教授撰文。該文生動而歷久彌新,特此節錄於下與您分享。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唐崇榮牧師印象記
董挽華博士

「唐崇榮博士又要到交大來演講了!」「這可是世界級的演講家呢!」近期交大校園裏喧騰著這麼令人振奮的大消息。是的,唐牧師在四年前來過交大演講,當時曾造成大轟動,留給交大、清華許多教授、學子極為深刻的印象。原來,唐崇榮牧師本是華人基督教會界擲地有聲,極負盛名的人物,是近三十年來海外華人著名的大神學思想家和大演說佈道家。他祖籍福建廈門,而旅居印尼,早在廿歲時,已面對兩、三萬人講道了。而三十六年以來,他席不暇暖,一年總有七、八個月在旅行佈道,他的工作遍及亞、歐和美洲乃至全世界的華人教會。今日舉世直接或間接透過錄音帶、錄影帶而受益於唐牧師的會眾何止百萬之數。中國大陸近年更有所謂「唐迷」出現。難怪有人稱讚唐牧師為:「亞洲的葛理翰(Billy Graham)」(筆者按:這是美國舉世聞名的大佈道家)(1)。

如今筆者藉著我們教聯通訊的一角,要想完整地捕捉這麼一個人物,原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一提筆描摹唐牧師,筆者心中就澎湃著兩種大不相同的質性:一種是超邁曠遠,獨排眾議的崇高靜穆;另一種卻是幽雅耐尋,情有獨鍾的深美婉約。而由唐牧師引發的這兩種質性的洶湧竟又不能自我遏止,所以筆者就只有忠於內在的這份感動,操觚為文,勉力以赴了。為要表白以上的兩種質性,筆者姑且用自己這學期正在教授的中國近代大小說家魯迅所作舊詩的兩句來總括言之,剛好這也正是唐牧師自我深深期許的句子:「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2)。筆者用前句來指稱唐牧師執著基督真理和文化使命感的九死無悔和捨命衛道,而用後句來勾勒唐牧師對待青年會眾特有的機智神韻與真意厚愛。筆者感覺兼具這兩種正好相異,卻又剛巧互補的質性,已讓唐牧師雖招來許多反對的聲浪,卻終能贏得更多的稱美敬重。那麼,筆者就忠實地將自己對唐牧師的觀察與體認之所得抒寫出來,好算是今年筆者這個現任社長代表整個交大教職員工聖經研習社,對唐牧師來交大演講的一項誠摯衷心的迎迓罷。下面便話分兩頭來說:

一、橫眉冷對千夫指:唐牧師一向以話語犀利,頭腦敏銳和學養富贍著稱。他的信息頗具批判性、思想性與時代性。他能立即窺覺一些思想錯謬不全的罅漏,而且針針見血地痛加針砭。回顧他自一九八六年以來,在台灣所作的十一次「神學講座」,其中不乏極為鞭辟入裏的辯道篇章。而現在我只舉短例一則,簡述如后。這回挨他批的是已故德國大哲學家尼釆:

尼釆在他的「查拉圖斯拉如此說」( Thus Sopke Zarathustra ) 裡面就提到了,當眾神在天上開會,開會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個突然站起來宣告自己才是神,除他以外沒有別的神,他是獨一的神。其他的神聽了就笑他。而因為諸神笑個不停,笑得太厲害了,然後整個天神的地方都震動了,震到最後眾神都震死了。因此尼釆說:「神死了」。其實尼釆真正注意的就是要結束那種自以為自己才是神的那一種狂傲性的,絕對性的宣告。但是我(按:即唐牧師)卻要如此回答尼釆「第一,如果絕對的絕對者不存在的話,絕對的觀念從何而有?第二,如果真正的絕對者沒有權柄宣佈自己的絕對性的話,那麼誰有權柄?第三,是不是自以為是絕對者的就是真正的絕對者?」唐牧師並且一清二楚地作結論:「『絕對化』是必要的,只是這個絕對化是在絕對的絕對者的自我解釋,自我啟示的中間,那就對了。那麼,這絕對的絕對者就是神。」(3)

唐牧師對外的辯道常常如此細針密線,無懈可擊。他又一貫捨我其誰,常以向知識份子傳福音為己任,他的一生已用一己的生命活出真道,影響、征服了舉世各處華人知識份子無算。對主對人,他有相當的自信,他說:「聽我的道,必定得智慧;如果得不到智慧,他就終生注定沒智慧!」所以他從七十年代開始到台灣批判當時流行全台灣的「存在主義」;到了八十、九十年代,他又獨具原創性地批判:廿世紀是個愚蠢的世紀,因為完全被十九世紀牽著鼻子走,全盤承受十九世紀已有的思想,如共產主義、唯物論等等,他都第一手地掌握了時代的脈動。

至於對內來說,唐牧師在華人基督教世界,真是一位護守聖道的中流砥柱,「雖千萬人吾往矣」!他總是直言無隱,成為基督教界難得的諍友。從過去到現在,他一直痛切指陳:小群倪柝聲弟兄的《屬靈人》一書因為受到"Gnosticism"(「哲理唯理派」)的影響,把人的悟性,諸如:關於知識的、思想的、理性的功用,都歸於魂的方面,認為是「不屬靈的」,以致小群在整個文化界、知識界、科學界、哲學界就不能發揮力量,因而不能成為文化的領導者了(4)。而唐牧師又是多麼語重心長地強調我們基督徒對文化的使命豈能忽視,他大聲疾呼:「我們中國教會,更正教差不多已有兩百年的歷史,卻還沒有把基督教的精神發揮在文化裏面,影響舉國上下的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還沒有產生一個偉大的基督教戲劇家,能夠把那偉大的戲劇提昇到最高的層次,影響全國上下對於人生意義的了解。」(5)

而這幾年來,唐牧師總是此間教會難得的諍友。他每每冒著生命的危險,置個人榮辱於不顧,勇敢地按著正義分解聖經,批判基督教內部的異端邪說(包括極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如一些偏差的靈恩講求)。而他憂心台灣基督教界長期以來缺乏主體性,一味地模仿他人,實行「拿來主義」:過去的「韓國模式」(學習表象的敬拜讚美),近年來的「新加坡小組模式」,美國加州的「葡萄園、愛修園模式」,似乎都是捨本(神的道)逐末(屬靈的表面花樣)。唐牧師因而多次多方提出警告,勸誡台灣基督徒要懂得走在正路上,應該把根基建立在神的話語上。他去年也痛批「一九九五年閏八月」的假先知等,呼籲眾基督徒要謹慎分辨。如此在在都顯出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厚愛,要不然何須僕僕風塵,早自一九七0年,唐牧師甚至不過三十歲時,即自印尼前來台灣領大型聚會,至今已是第廿六個年頭。他每年都來台灣或主領佈道會、培靈會或神學講座,其用心實在良苦,竭力忠於神的托付。而此間竟有人不耐如此主的使者之批駁,不領其情,殊為可惜可嘆。而語云:「道吾過者是吾友」,切盼台灣的基督徒都有這樣的胸襟氣度,聞過則喜(6)。

這是唐牧師橫眉冷對知識界、文化界要求乃至基督教界新偏差種種的內外挑戰而應對自如,期許殷殷的情境。此所以,唐牧師總是先聲奪人;他本人雖然不信有先知的職份,但我們不難看出他確有先知的恩賜。此所以他被冠以:「神學佈道先鋒」、「哲理護教家」、「劃時代的神學思想家」等尊稱。

二、俯首甘為孺子牛:唐牧師如前所言,雖充滿一種「狂者進取」的氣勢,但有時自然不免給人一種「強者總寂寞」之感。然而,事實卻不然,只因唐牧師著實「寂寞」不起來,他本著一腔赤子之心,忠於主叮囑的「恢復像孩子的樣式」(7)般的生命態度,非常喜愛青年人,而青年人也深愛他,以上所言的「神學講座」等,主要皆為青年人而開辦的。而且至今筆者還依稀記得:十七年前,筆者尚負笈美國,在俄亥俄州立大學讀書,那兒的中國留學生是有名的多。有一次唐崇榮牧師翩然駕到,一個主日在華人教會講道。結果,唐牧師在台上講得生動有力;我們學生在台下問他問題,也問得身心俱振,真是台上台下聖徒相通,共享一靈。

唐牧師這方面質性的特色,我將分別從以下兩方面來簡析一二

(1)唐牧師曾向主承諾要去世界各地解答青年人的問題。

唐牧師十二歲時,在一次興奮會中,把自己奉獻給神。但到了十七歲時,無神論、進化論、辯證唯物法、共產主義的思想侵犯了他整個的基督信仰,他一時竟嚮往了定意改變世界的共產主義。值此最為「危險」時刻,他幾乎要脫離基督教信仰的時候,他在神面前有一個這樣的禱告:「主呀,如果你是真的上帝,你的道是真理的話,求你解答我的問題,使我解脫、使我肯定,重新接受你是基督、你的道是真理;否則的話,我就永遠離開你。如果你解答我的問題,我立志到世界各地,在你的引導下,使我去解答別的青年人的問題。」所以等到蒙神光照,唐牧師定意追隨主之後,唐牧師的聚會裏安排有很多的「問題解答」時間,而且特別對叛逆硬頸青年深有負擔,就是緣於在那個時候他對神的承諾(8)。而唐牧師去年出版了一本新書,書名就是「問題解答」(9),這原來是他在西馬講道的問題解答集。在這本書的最前面,李健安先生如此作序:「參加唐博士的聚會,最最叫人引頸以待的是會後的問題解答。唐博士在問題解答中,充分的使人領悟他學問、知識的扎實與淵博。他回答問題時的急智,對問題剖析的准確,見解的精辟、獨到,表達的幽默與風趣,使聽者不覺時間的飛逝,雖晚間的聚會深入子時,尚依然興致盎然,毫無睡意!」(10)

(2)唐牧師自幼孤弱,而終能趁年輕時靠主剛強,所以特別喜愛及早呼召青年人為主發光。

唐牧師堅定不移的愛主衛道心志最早是來自她母親:陳織娘女士的引導乃至身教。因為唐牧師三歲喪父,而這一家子後來共有七子一女,全靠這位寡母以裁縫維生,她不改嫁,跟神立願要專心獨立撫養子女成人。而唐崇榮牧師自己的見證寫得清楚分明:「七、八歲的時候,我記憶很深,每一個早上起來,第一個所聽見的聲音,就是那忠心敬虔的母親禱告上帝的聲音。我八、九歲的時候,她就要我每一天先到祈禱山上面與她一同禱告一個鐘頭,然後再放我們到學校去讀書。」(11)所以這位大有智慧的婦女乃是明白她的力量可以「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12),並且身體力行,聽道行道,還將她最寶貴的信仰傳遞給她的子女。如今,她的七個兒子都有不凡的成就,其中有五人專職傳道,成為「牧師」。最早一個孤單特立的寡母竟然依賴主而能造就一個如此受人矚目敬愛的「牧師家庭」(13),我們真要讚美主名。加上近日筆者閱讀《陳織娘的一生》一書,讀到:某次這位母親的幾個兒子都一同參加他們家附近舉行的夏令靈修會,而且一同擔任講員。會場中,不可避免地會發生混淆的情形,「因為她的四個兒子都被稱為『唐牧師』」(14)筆者內衷立時湧出欣羨讚嘆和感恩溫馨之情而不由得深深相信:唐崇榮牧師今日所以能以他的生命和服事寫進中國教會史中,而這樣的「牧師家庭」也終將一同臚列於上主獎賞的名冊之上,這些都是其來有「自」的。而一剎時間,這麼多日來,筆者因著社會周遭及媒體大為流行「靈異」課題和中台禪寺不過三日聚會,即行剃度的鬧劇風波以及掃黑已掃及不法宗教團體,甚至有關宋七力顯靈詐騙等的陰霾不快,也就因如此感戴主恩,靠主得力而一掃而空,不攻自破了,這是大光照亮,眾影遁形,真是沈著痛快呀!

唐牧師既有著如此大有福分的背景經歷,他能滿有聖靈能力,對青年特別有負擔,年年來台召喚青年人火熱獻身,在社會上作光作鹽,就不足為奇了。至今受唐牧師感召而終生獻身為主的青年人,在全地各處當以成千上萬計數。幾十年來,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北美、俄羅斯,有些唐牧師的聚會之青年參與者皆數以萬計;而在這些大型聚會中獻身於基督教高等神學院、教會、基督教機構等,從事各類型教導、牧養及服務性事工等。唐牧師將福份分出去,不但注意「量」的要求,也更注重「質」的講究,讓青年人生命得著改變,再去改變世界。唐牧師近年三度肝病發作,而明年春天心臟又要動大手術,但他卻不惜點燃自己去裁培他所愛的青年人,以致定意:「寧願死在壇上,不願死在床上」,這不正是他的「俯首甘為孺子牛」形象嗎?

總括來說,唐牧師為人和講道都是嚴肅中帶機趣,冷靜裡透深情,所以聽他演講是人生一大享受:不免一面為他的博學中西而心服口服,卻一面又時時哄堂捧腹,拍案叫絕。而唐牧師的才華橫溢,恩賜全備,也是令人不得不嘖嘖稱奇而讚美上主的:舉凡音樂、建築、藝術、哲學、神學,唐牧師皆造詣精深,亦擅長聖詩作曲、設計教堂等。難怪一位有識者竟說:「唐牧師不但是神特別賜給這時代華人教會的恩典,更是神給歷史的一件恩物。」(15)

筆者從大學開始就參加唐牧師的佈道會,然後無論在國內、國外,都一直聽著唐牧師的錄音帶或看他的錄影帶和書藉,前後整整長達廿六年之久;而外子許言更是不肯錯漏他的每一場「神學講座」,一連聽了連續十一年;我們每每驚訝於他的講章不斷有新意,而我們的靈命也得以成長,我們真可以說是:「聽唐牧師所講的道長大的」。當然,唐牧師也總是我們家庭中最常談的話題之一,像今天這篇寫唐牧師的文章就是我們多次在餐桌前後的交談所催生的呢。

唐牧師這次前來台灣,特因著他到台灣佈道,已滿廿五年,所以著意在台北市立體育館舉行自十月廿七日至十月三十一日的連續五天佈道大會(每晚19:20~21:30),主題是:「心靈的重建」。另外,唐牧師十月三十日下午13:30~14:45已應交大工學院特別邀請,將來交大中正堂作一場探討「心靈價值」的精闢演講。目前有學者以為台灣社會正在作一場集體的「靈異秀」,而在這樣一片講究靈異、靈驗的狂潮裏,誰來切實為我們的心靈把脈治病呢?你若也關心看重這個問題,不妨來聽聽這位「亞洲的司提反‧唐」(16)如何吞吐「橫眉」的氣勢和「俯首」的甘願而帶來的生命之道吧。

盍興乎來。

主後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四日。新竹交大。


註釋:
(1)唐崇榮牧師卻似乎不喜歡這個尊稱,他針對這個尊稱的回應是:「我只是亞洲的司提反‧唐,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
(2)見魯迅最有名的舊詩:〈自嘲〉。這兒我採用一般傳統對這首詩的解釋。
(3)參見唐崇榮,《聖靈、禱告、復興》,台北:中國與福音,一九九六年,頁八~九。
(4)同註(3),頁一四八~一四九。
(5)同註(3)頁一二八。
(6)這整段文字論及:「唐崇榮牧師是台灣基督教會的諍友」,原是外子許言的文字。筆者不敢掠美,故特別註明。
(7)參新約馬太福音十八:3。
(8)參見唐崇榮,《基督論》,台北:中國與福音,一九九四,頁一五一~一五二,「我(唐崇榮)的見證」。
(9)唐崇榮,《問題解答》(唐崇榮牧師西馬講道解答集),馬來西亞:人人書樓和新加坡:探索者福音機構聯合出版,一九九五。
(10)同註(9),序文。
(11)同註(8),頁一五一。
(12)參舊約詩篇一二一:2。
(13)參見唐韓福德著,陳逸群譯,《陳織娘的一生》,台北:校園出版社,一九九二,頁二六一~三0九,第十章,「牧師家庭」。
(14)同註(13),頁三二四。
(15)同註(9),序文。
(16)見註(1)。

唐崇榮牧師檔案:
唐崇榮牧師生于一九四零年,原籍福建。三歲喪父。十七歲,即蒙召全職事奉主,之後進入瑪琅聖經學院受教。畢業後,曾在泗水牧會十五年,並在瑪琅聖經學院講授神學與哲學課程廿年之久。如今唐牧師是印尼歸正神學院院長、雅加達歸正教會牧師、也是旅行世界傳福音的「唐崇榮佈道團」團長和美國華盛頓「基督教與廿一世紀歸正神學院」院長。

交大工學院院週會專題演講
講員:唐崇榮博士
題目:心靈價值之探索
時間:八十五年十月三十日(周三)下午13:30~14:45(請於13:20前入場)
地點:交大中正堂
歡迎各界人士踴躍參加


聽到唐崇榮博士要來交大,三位教授也有話要說-

「唐牧師清晰的分析,讓人覺得造物者也是可以如此以理性來認識的;而他廣博的中西哲學涵養,道出眾人所尋求的真理正是我們能用生命來經歷的神。聽他演講,保證不會打瞌睡,也沒有可能想睡。」(控工系 徐保羅)

「唐博士以嚴謹的邏輯思維,有力的例證,討論人生、生命等議題,令人大開眼界,也常發人深省。他對生命價值的執著,更令人感動。」(電物系 朱仲夏)

「我所瞭解的唐博士是:1.極看重敬拜的內在實質,而不講外面的形式花樣,所以他常常批判有些教會只重外在所帶來的偏差2.它學貫中西神學哲學思想,又極有演說口才,加上愛神愛人的赤誠,所以他的演講會場場客滿,座無虛席,讓我由衷佩服。」(應化所 林木獅)

(以上全文轉載自國立交通大學教聯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