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即將結束18年來台講經行程,最後一章講經:羅馬書第16章

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破紀錄佈道.放眼廿一世紀基督教佈道大業

【新聞稿】主後2012年11月12日

印尼歸正福音教會已達2012年佈道目標:一百三十萬人

唐崇榮牧師:「我們在印尼的歸正福音教會蒙上帝賜福,今年佈道目標人數是130萬,到了11月4日已經136萬了,單單這十月增加了20多萬。怎麼可能?有的時候我以為這是神話,但是我的同工都是誠實不說謊,實實在在照著數目來算。為什麼呢?因為在一個島上,一個禮拜裡面有5萬3千人參加聚會;另外一個島,在5天裡面有6萬2千人參加聚會。怎麼這麼多呢?因為一個禮拜有700場的佈道會。不論你信不信,神就這麼做工。

多少人去做工呢?80-90人去,其中35位是講員。每一位講員講十多次,就已經差不多500-600次了。有的講員講差不多20次,如果35位講員每個人講20次,就有700次了。有的時候在一、兩天內增加40多位講員,所以一個禮拜有700場聚會。比如說一個島上一共有200間學校,分散在這個城、那個鄉,我們的同工坐摩托車去鄉下、擋著大風走幾十公里,到的時候差不多傷風咳嗽,睡覺起來就開始講道。第二天講四次,第三天講四次,第四天講、第五天講,這樣講了將近二十次才回家。兩個禮拜裡面共有11萬5千人參加聚會,一個地方有5萬2千人,另一個地方有6萬3千人。我們教會的同工今年從1月中到10月底,已經向136萬人傳福音了,感謝上帝。


同工間彼此的談話是:「已經超過目標了,要不要鬆懈下來嗎?」「哪裡可以鬆懈下來?我們約定的地方還有幾百場的聚會還沒有講,要一直講到十二月中。」根據到11月9日的統計數字,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的佈道人數已經達到150萬。為什麼可能?因為可能。為什麼因為可能?因為那些人等著我們去,一個城、一個城的學校都等著我們去,特別是基督教地區的學校。「唐崇榮佈道團派人來啦!」校長說:「我要」,教育部說:「我們許可替你們宣傳」就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做得半死,到現在我還做個半死,年老的時候整個國家開門,而且用我的名字最容易打進去的。別的教會要來做,教育部就考核它:「你要來做什麼?開什麼佈道會?你講些什麼?講章給我看。」我們的,不必!「唐牧師的同工來了,馬上開門」。

前兩個月,印尼的總統蘇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把全國省長召集起來,問他們一個問題:「印尼這麼多青年在路上打鬥、團毆,整個國家青少年的道德是很令人堪憂的。我們怎麼解決?」他講完的時候,蘇拉維西島北部的美納多(Manado, North Sulawesi)的省長講一句話:「我們那邊比較少青少年圍毆打鬥。」「為什麼?你們用什麼辦法比較成功?」他回答:「因為我們常常請唐崇榮佈道團的人到我們學校去佈道。」總統回答說:「這些佈道會是基督教的嗎?」「是」「佈道會完了,這些青年人怎麼樣?」「他們就好好讀書,聽老師的話,很少打鬥」總統回答說:「如果有好的宗教活動可以減少青少年問題,各省都要注意。」我相信明年福音的門會開的更大。


佈道家晚年的呼聲

我在佈道會所講的信息,我花的心血、我花的心神、我花的體力、我花的心靈負擔是比講主日崇拜或查經大會更深、更重。用各樣的辦法、用各樣的忍耐、用各樣的包容、用各樣的解釋把人心裡面的結一個一個打開,讓他們從不信變成信。我一生要做的工作其實加起來只有幾樣:把人從不信變成信,把人從信變成真正明白的信,把人從明白的信變成歸正的信,從歸正的信變成用歸正的信仰產生行為與事奉。這幾樣達到了,我就可以死了。To guide people from non-believer to be the believer, from the believer to be the comprehensive believer who understand what they believe, from those people who understand what they believe to become their doers of what they believe and to be people who practice their faith in their ministry to glorify God. 使不信的變成信,使信的變成真信、又知道他為什麼信,使真信、知道信什麼的人怎樣把信化成他的行為,然後又化成他的事奉,然後真正歸正在神的面前。我就是我一生的責任。

我在佈道會所講的信息,你從動機、精神、內容,從所有表達的詞句用的這個原則,你就看出這是一個佈道會。當我們辦佈道會時,盼望道被佈出去;培靈會的時候,盼望人的靈被培起來;奮興會的時候,盼望人的心靈與事奉都被真的復興過來;當我們講神學的時候,盼望他們的信仰被建造起來。

我很盼望年老的時候,整個國家復興起來。其實,一年向一、兩百萬人傳福音是很少的。去年佈道結束的時候,我對同工說:「我們2011年對一百零五萬一千八百三十多個人講道,如果全印尼每一個人一生有一次這樣聽道的機會,印尼人口是二億四千八百萬人,你要講二百一十八年。總人口是二億四千八百萬人,一百萬算什麼?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自以為義,千萬不要滿足,千萬不要說我做的很多了,就數算我們的榮耀。要算,算我們還沒有得回的,不要算已經在羊圈中的。

我年輕的時候一個神學院同學對我說:「有一首詩歌『一百隻羊失去一隻……,誰去救牠回來?」他說我很想有另外一種唱法「除了一隻,失去九十九隻」,不是一百隻羊失去一隻,而是一百隻羊失去九十九隻。只有一隻在圈裡,我們可以不佈道嗎?我從年輕開始,跟別的傳道比較不同的地方,是佈道心志很迫切,儘量善於利用佈道的時間。藉著佈道,把歸正福音運動搞定了下來,然後把前面的道路交給主,因為四、五年以後,我七十五歲了,但是神的工作一定做下去。


備註
  1. 新聞內容摘自唐崇榮牧師台北講經大會(2012.10.31)唐牧師口述,佐以印尼歸正福音教會最新佈道消息組成新聞。內文由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同工謄錄與編輯,未經講員過目。
  2. 說明:唐崇榮牧師個人於印尼國家巡迴與世界舉辦的佈道會與會人數,與他創辦建立的印尼歸正福音教會同工年度佈道人數,是分開計算的。意即,上述之150萬佈道人數,尚未包含唐牧師主講之佈道會人數。
  3. 印尼歸正福音教會青少年巡迴佈道紀錄照片: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印尼辦事處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