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唐崇榮牧師全台灣青成年暨兒童生命更新大會

10/8-9 屏東 屏東縣立體育館(館前廣場)

10/10 台東 台東縣寶桑國小操場

10/11 花蓮 花蓮美崙田徑場

10/12 台中 東海大學中正堂(青成年場)

10/13 台中 東海大學中正堂(兒童場)

10/16 嘉義 嘉義市立體育場

10/17-18 雲林 雲林科技大學大禮堂

10/19 彰化 南郭國小操場(青成年場)

10/20 彰化 南郭國小操場(兒童場)


青成年場於晚間7:00開始,兒童場於下午3:30開始
不需索票,免費入場
敬請告知教會弟兄姊妹並邀親友同事一起參加

唐崇榮牧師 福音的大能 


「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


  福音是上帝的大能,是一個怎樣的大能?是拯救的大能。今天人類的能力比過去越來越大。我們從前打仗的時候用拳頭打,然後用石頭打,再來用槍用刀來打我們發明了火藥,我們用手槍來打,我們用機關槍來打,我們用大炮來打,我們用戰艦來打,我們用戰車來打,我們用飛機來打。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用炸藥開始打仗,用飛機結束打仗。第二次世界大戰,是用很先進的飛機開始打仗,用原子彈結束大戰。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用原子彈,乃是用核子武器核子彈,結束的時候用人類的毀滅作結束。如果有一些人留下來,第四次的大戰,又從頭開始用石頭打來打去。

  人的力量越來越大嗎?是的。科學的能力越來越大嗎?是的。人的能力越來越大,但是在哪一種能力上越來越大呢?是行善的能力嗎?不是。是道德的能力嗎?人越來越大的能力是哪種能力?我們互相殘殺的能力越來越大,我們毀滅性的能力越來越大。我們不但毀滅自己,我們毀滅別人我們毀滅文化,我們毀滅社會,我們毀滅整個歷史的結晶。人類正在毀滅唯一在大自然中可以居住的地方,就是地球。阿姆斯壯坐太空船到月亮去的時候,他講了一句話語「讓人類彼此相愛吧因為我在太空中看到地球,我知道這是唯一人類可以住的地方。」神為我們造了這麼好的環境,神為我們造了這麼好的地區。這樣一個地球,足夠的氧氣,足夠的陽光,足夠的水分,最好的環境,但是我們人類正在毀滅神為我們創造唯一可居住的地方。

  所以每一次我們講到「能力」的時候,不是想到你的汽車有多少的馬力,也不是想到發射台可以把多重的火箭發射到太空那裡去。每一次你講到「能力」這個字的時候,我都會想到丹麥的大哲學家祈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 1813-1855)所講的話「人生在罪中,人類所有的唯一能力就是毀滅人類自己。」當美國第一次把原子彈試炸出來的時候,那是一個很特別的機構叫做「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得到政府國會很大的金錢的供應做這個研究。在研究原子彈的科學家中間,包括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羅伯特•奧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 1904-1967)這些偉大的思想家、理論家、實踐家。他們把E = mc2 這種方程式,化成把物質爆裂成為不可收拾的能力。

  當他們把第一個原子彈做成功的時候,他們給他一個名稱叫做Little Boy,這個Little Boy就是炸在日本廣島長崎的那一種形狀的炸彈。當我參觀全世界最大的美國空軍博物館的時候,看到一個原子彈還放在那個博物館。這個原子彈多大呢?比一個人的高度小一點點這個原子彈很胖,大概用我們兩個人的手就可以把它抱起來了。他的炸象,不像過去歷史傳統中的炸彈。傳統的炸彈是接觸到地面才產生爆炸,所以炸的範圍相當有限。原子彈的爆炸不是如此,原子彈從飛機上放下來的時候,在半空就爆炸了,所以炸彈的威力就擴及很大範圍的地區。整個大的圓圈的周圍裡面,幾十萬人就同時死了。

  所以當廣島被炸的時候,突然間廣島所有的電話,所有的通訊的器材全部毀壞掉,所以他們沒有辦法用通訊系統來告訴在東京的天皇,廣島已經沒有了。那怎麼辦呢?要用人自己到東京去,去找天皇告訴他,他們看見什麼。當他們報告的時候,就說許許多多的房子突然間變成平地了,許許多多的人突然間受很大的熱浪衝擊就死了。這是人類歷史第一次,用炸彈的威力來炸死人,幾十萬人遭難。但是這個(原子彈)使用以前,曾經在內華達州的沙漠裡面作第一次的實驗。美國內華達州有很大的沙漠。當炸彈丟下去的時候,那些科學家在很遠的地方看,大概會產生怎樣的威力怎樣的果效。歷史上第一次原子彈試炸的時候,突然間冒出大火出來,像香菇一樣的煙就把整個天空遮蓋起來。科學家在很遠的地方看不敢靠近,因為那個熱浪的熱度差不多幾千度的熱度,所以在幾十公里幾百公里外面都會感到一些熱的波來到了。當這個炸彈一炸出來的時候,有一個科學家講一句話”Oh my God! We human being have already created a hell for ourselves!我們人已經為自己創造了地獄了!

  人的能力越來越大嗎?是。科學的能力越來越厲害嗎?是。哪一種能力?請你不要忘記,是毀滅性的能力,是殺人的能力,是自殺的能力人類自殺的力量正越來越大。美國有了原子彈,蘇聯有了原子彈,英國有了原子彈,法國有了原子彈,中國有了原子彈,印度有了原子彈,巴基斯坦有了原子彈。這些國家有許多的窮人三餐吃不飽,但是政府可以把很多的錢拿去作毀滅人類的事情。你看見人類的困境嗎?我們在愛的力量上越來越沒有辦法,我們在恨的事情上越來越有辦法你把一個人教成功要花多少心血,多少的金錢,他才能做一個醫生,做一個教授。但是花了幾十萬美金花了幾十年功夫訓練成了一個教授,人隨便一開槍,一秒鐘他就可以死了。我們毀滅的力量是越來越大的,所以這個世界到底需要什麼呢?

  每一個國家都迷信「如果我的軍力越大,我在世界上講話就會越大聲,人就不會欺負我,我就更安全了」。是嗎?請問如果兩百個國家每一個國家都有原子彈這個世界更安全嗎?你知道現在人類所有的洲際導彈,所有的核子武器威力大到什麼地步嗎?這個叫做洲際彈道飛彈〔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簡稱ICBM)ICBM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可以毀滅六個地球,無論是美國的,無論是蘇聯的,把它們總結起來爆炸掉,不但可以毀滅一個地球,有足夠的力量毀滅六個這樣大的地球而這樣具有巨大毀滅性能力的武器是從這個人很小的頭腦裡面發明出來的。所以祈克果那句話「人是生在罪中,人類所有的唯一能力就是毀滅人類自己」,我越久越感到是真理現在美國的人口是兩萬萬五千萬,但是你知道美國的手槍在民間有多少呢?到上個月已經有兩萬萬三千七百萬。他們有這樣多的槍,差不多再過五年,每一個人都有一隻槍了如果在一千個人有一個神經病,隨便開槍,這個國家比任何一個國家更不安全。

  人的安全在哪裡呢?在法律的規條上。人的公義在哪裡呢?在思想的理念上。這個世界上的法庭有公義嗎?最懂講公義,最不懂行公義的地方叫做法庭。什麼叫做法官?就是專門罰人家的官。什麼叫做法律專家?就是知法犯法而不必被罰的叫做法律專家。什麼叫做法律教授呢?就是製造法律規條,在規條和規條中間找法律漏洞,幫助一些人可以違背法律卻不必被罰的人叫做法律教授。我們知不對的,我們明明做出來我們知對的,我們實實在在做不出來。人類的問題不要以為科學發達就可以解決了,人類的能力不要以為我們的科學技術已經高明就可以解決了。因為我們的心向神是關起來,向撒旦是打開的我們對良善是拒絕的,對邪惡我們是接受的。從最高的頂層,直到最低的平民,聖經說「人人都是罪人,人人都犯了罪。」當政府成立一個反貪污的團體的時候,這一個團體他們就要抓那些貪污的人你知道他們抓誰呢?抓小貪不敢抓大貪,所以當他們抓小貪的時候為什麼而抓呢?因為你貪很久了什麼時候輪到我?所以我要抓你我才有機會貪,這個叫做反貪污的團體。你現在看看人類還有盼望嗎?

  前幾年一位著名的基督教文學家與思想家,薛華Francis Schaeffer1912-1984),當他死了,我去訪問他太太的時候,她特別親自煮了五道中國菜,在她家裡請我吃吃完了我說:「我要看你丈夫的墳墓,我們就一同開車去到他丈夫的墳墓,然後回到他的家裡面來。她告訴我她丈夫寫書的地方在哪裡,後面有幾個人的照片,掛在他書房裡面,是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墨蘭頓(Philip Melanchthon),這些偉大的改教家的照片在那裡。這一個偉大的思想家,他還有一個兩百年歷史的時鐘,我聽那個老鐘「滴答、滴答」的聲音,我好像就在歷史的過程中間飄蕩一樣。Edith Schaeffer就對我說,她說:「薛華常常跟孩子說,每一個人都安靜來聽這個聲音,你聽滴答......,這就是時間時間正在流逝,不停的流逝,我們在時間的流逝裡面生存。我們應該浪費我們的時間嗎?我們應該充分利用我們的時間,來榮耀神。」親愛的弟兄姊妹們,Edith Schaeffer對我講一句話,她說Stephen,我告訴你,美國每一年產生千千萬萬有博士學位的人,但誰能夠在神的國度裡成為英雄呢?」

  我們可以用教育產生許多知識份子,但是我們不能產生有偉大心靈的人我們可以產生許多有學位的人有知識的人,我們很難有智慧有寬大心腸的人。保羅在兩千年以前,就講出一句和世界文化完全不同的話語,他說什麼?「這世界所需要的是福音的能力。」因為罪的能力是毀滅的能力,只有福音的能力是拯救的能力「我不以福音為恥,因為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今天我們需要的能力在哪裡?今天我們需要救贖的力量這是人類的盼望當人回頭信靠神領受祂拯救的能力,使我們在福音上得到新生命的時候,這世界就不一樣了

  (此文摘錄自唐崇榮牧師國際巡迴講經大會羅馬書》,馬來西亞未經講員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