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1 7/24-26 羅馬書講經大會 晚間7:30於台北懷恩堂

唐崇榮牧師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第71場紀實—日惹地區】

唐崇榮牧師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

【第71場紀實—日惹地區】



由於克盧德火山爆發,日惹地區籠罩在一片火山灰中,使居民的視線與呼吸都有很大的障礙。但聖工人員依然前往日惹,搭起講台、架設影音、擦拭座椅,緊緊倚靠仰望天上的主的憐憫。

上帝誠然垂聽祂眾僕人使女的禱告,就在佈道會即將舉行的前三個小時,下午的一場大雨帶走許多空氣中的灰塵。日惹居民扶老攜幼、戴著口罩,更帶著一顆敬虔的心來聽福音的真道。日落了,雨停了。聚會開始了,福音的光映照在每顆渴慕真道的心上。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
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詳文請參羅馬書8:35-39)

感謝上帝,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


【信息激勵】歸正福音的火炬  唐崇榮牧師

教會的開始,是耶穌將一把火丟在地上。耶穌說:「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路12:49)今天多少傳道人一生一世火熱事奉主,是因為那一天耶穌把火丟在地上,沒有停止,直到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有些人就帶著這火,一直傳、一直做,直到見主面的日子。凡是在這火沒有份的人,上帝為他預備另外一種火--地獄的火。

耶穌丟那一把火是最孤單的,因為世界上沒有人感到需要那一把火。耶穌基督升天的時候沒有把那把火帶走,留在地上一直燒、一直燒,燒到今天,燒到我們在山上開研討會的每一個人身上。耶穌早就升天了,祂沒有把火帶走,讓它在地上跟地獄的火在爭鬥。耶穌升天後,祂留下十一個門徒還有一百廿個被聖靈充滿的人。他們是世界上最小的一群人,這群人雖然很小,但全人類的盼望就在他們身上。這群人如果不傳福音,如果不願意去傳,全世界就滅亡了。

每次想到這我就很戰兢,所以我傳道的方式跟很多人不一樣;我對聖經的解釋與神學的切入點跟很多人不一樣;我查經的時候,我的精神跟很多人不一樣,因為有一些很重要的話,我的主講了,我就聽進去。那個火也在我心裡面。我相信這股靈火不是到神學院去拿幾個學位就能得到。

我們為什麼要把「歸正」跟「福音」擺在一起?許多歸正的人已經失去火了,而許多有火的人不接受歸正神學。這是很可怕的兩個極端。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聽見非斯都講這句話:「保羅,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參考《使徒行傳》第26章),這是我最喜歡的聖經節之一。保羅又有學問,又肯發瘋,這種傳道人是我最愛的。現在的傳道人,肯發瘋的沒有學問,有學問的不肯發瘋。歸正神學家多數不要發瘋,靈恩派發瘋的傳道人大多沒有學問。這句形容保羅事奉的話,是人能認出神僕人的記號。

有一次我在美國講道,一本雜誌這樣寫:「唐牧師的講道是帶著燃燒的理性,他的理性是正在燃燒的思想」。另一次我在舊金山講道,一個牧師離開以前講一句話:「唐牧師,你知道你怎樣講道嗎?你的內容好像神學家的內容,而精神就好像奮興家的精神--有奮興家的火熱,講出神學家的內容。」

許多人累積很多偉大的講章,上台講的時候卻讓人一面聽,一面打瞌睡。另外一些人好像有燃燒的火,一直講,講到人家聽了差不多要發瘋了,這樣的情感卻不是上帝賜下的聖火,是人將凡火獻在祭壇上。當1963年內地會紀念成立一百週年時,一位倫敦作曲家寫了一首「靈火繼焚燒」的詩歌。這首詩歌有兩個特點:有進行曲的火熱,又有中國調的味道。我第一次聽的時候,就感到這種搭配是很美的,便愛上這首詩歌,於是翻譯歌詞,把這首詩歌帶到全世界我所帶領的奮興佈道會的地方。

教會的事奉應當有先知型的火的事奉,也應當有祭司型的冷靜的事奉。這兩種事奉很不一樣。

1917年勞森布斯寫一本書,裡面提到兩種事奉:先知火熱型的事奉及祭司平穩型的事奉。先知的事奉是激情的事奉,祭司的事奉是非常規矩、安靜的事奉。先知講道的時候,以非常大的怒氣責備人,以非常熱情的態度要求人,他們講道的時候是用呼喊的方式。但祭司不呼喊,就好好在殿裡面辦事。這兩種事奉是兩種不同事奉主的方法。改教時期,馬丁路德代表火熱、拆毀的工作,加爾文代表穩重、建造的工作。改教運動就從這兩種事奉中被建立起來。

有一次我在列寧格勒的博物館看到一幅畫。在那幅畫的右邊,門外有個乞丐在討錢,左邊則掛了用大理石做的十字架,這十字架看來已經傾斜到就要倒下去了。在右邊的乞丐與左邊的十字架中間,有主教與幾位紅衣主教坐在椅上倚著桌子,他們在這乞丐面前大吃大喝,吃到食物差不多要從鼻中噴出來,還有主教吃的時候,甚至把聖袍也放在嘴裡吃,這些聖職人員的眼神好像發神經一樣。我看著那幅畫思想了很久:「共產主義國家裡曾有這樣一幅圖,它到底要說什麼?」

一幅好的圖畫是隱藏千言萬語的哲學。美術家是視覺的哲學家,音樂家是聽覺的哲學家。音樂是空間藝術,圖畫是時間藝術。聽完一首歌一定需要一段時間,看一張圖畫需要一個足夠大的空間。時間的藝術和空間的藝術是不同的。

後來我知道了,這幅畫描寫當社會充滿不公義時,教會卻不聞不問,不依靠耶穌,使耶穌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差不多要倒下去,所以人們依靠共產主義。這幅畫在諷刺著腐敗後的基督教,如同死了一般,像大理石那樣冷冰冰、沒有生命、不能救這個世界,甚至連基督的十字架都要倒下去!

親愛的弟兄姊妹,為什麼共產主義興起來?因為貧富懸殊。為什麼無神論興起來?因為聖職人員沒有真正代表神。為什麼社會敗壞到這個地步?因為沒有人用神的大能改變社會。上帝就許可祂的教會被交給仇敵。人類花了七十年用共產主義來解決人的問題,結果,共產國家並沒有解決人的問題,正像存在主義沒有解決人性的問題,科學主義也沒有解決人類心靈的問題一樣。

親愛的弟兄姊妹,凡從一個時代中產生的學說,必定在下個時代被淘汰掉。每個時代都想把聖經丟到腦後,結果,聖經把每一個時代丟在後面。歸正神學告訴我們有永恆的生命、永恆的道、永恆的信息、永遠的約、永遠的盼望,我們不會隨從世界一同消失。我們要跟隨主走,認定永恆的真理,堅信神的話語。你的信仰除了歸正,還不夠!要火熱起來,把福音傳給別人,真正被聖靈的火所焚燒,把福音的大能傳下去。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參《羅馬書》1:16)

(文章編錄自2011亞太基督教信仰研討大會,講員:唐崇榮牧師,未經講員過目;照片自左上開始,由上而下編排下列內容:西敏神學院之唐崇榮歸正神學教授席位頒授儀式/唐崇榮牧師之印尼國家信仰更新佈道會/加爾文畫像/馬丁路德雕像)





【歸正福音運動禱告會】台灣

時間:2014年2月19日晚間7:30-9:00
地點:台北浸信會懷恩堂B05教室
說明:為歸正福音運動時代的來臨---全球基督教會歸回聖經啟示信仰,熱切傳揚基督福音,文化基督化之福音與文化使命,及唐崇榮國際佈道團諸項事工禱告。歡迎有志者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