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 4月23-24日最後兩場 敬請把握機會

每場信息不同 

聚會最新報導 請上佈道團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temi.tw


本週信息預告

佈道神學一個真正要了解的中心點,就是上帝在福音中有一個最重要的核心本質,這個本質是什麼?是啟示的,又是救贖的。這個禮拜,唐崇榮牧師將提到在這個核心之外,有關宗教、社會、文化與基督教關係的其他的本質。然後再談到這些本質在傳揚中,所隱藏著其他的能力。然後,佈道神學的大綱就在這四堂裡面講解清楚。


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 4月16日精彩內容

節錄2

上個禮拜我們提到福音是上帝的能力,上帝藉著我們一定要佈道,結果讓我們看見神就賜福祂的教會。今天我要跟大家講上帝所給我們的福音,我們佈道裡面的神學最核心性的本質,就是啟示性,又是救贖性的。這是所有社會、宗教、文化、哲學,所有人智慧的結晶裡面,沒有辦法產生的兩件事情。因為所有的文化,都是人為的;所有的文化,都是人對普遍啟示產生出來的外在反應。

上帝給我們的普遍恩惠中,有一個外表的啟示,或者自然的啟示。對這個自然的啟示,人產生反應。我是人,我是在所有的動物中,唯一能產生反應的活物。貓看鏡子,會不會整理自己?狗看鏡子,會不會修正自己,弄得更乾淨再回來?牠們沒有反應功能。猴子好像有一點對鏡子的反應功能。但人的反應功能,不是這種最基本的,自然的,物質性的東西,人的反應是心靈性的東西。

人的獨特性-能回應上帝

人對上帝的反應,是上帝造人與萬物不同的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人對上帝會反應,神說什麼話,神要你對他反應。「我該差遣誰呢?誰可以為我們去呢?」當上帝的口講這一句話的時候,以賽亞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我告訴你今天上帝很不滿意教會很多人沒有向他回應,當基督徒成為一個不向上帝回應的活物,是一個如同死亡般的活物,是一個沒有作用的活物。「按名,你是活的。其實,你是死的。」(參《啟示錄》3:1)上帝對撒狄的教會講這句話,「你知不知道你是死的?因為你對我沒有回應。」當神對人講話的時候,哪一個人聽見?當神對人要求的時候,哪一個人發現?當神對人發出號令的時候,哪一個人順從?當你能夠對神有所回應的時候,表明你的靈性是活的。如果你不能對神有任何回應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證明你的靈性是活的。

你說:「我的靈性是活的,但是活而不活潑。」活而不活潑,就是死板的靈性,就是對神沒有回應的靈性。我們感謝上帝,神給人有回應功能,能繼續不斷敏感,發現神跟他的關係,很敏感地覺悟神跟他正在有一個互動,有一個彼此之間的反應。那個時候,你能對上帝回應的時候,你就把人應當有的責任把它顯明出來。所以,人是對上帝回應的活物。

上帝的啟示

那麼,上帝給人的啟示,分成兩部門:第一個部門,就是自然啟示。第二個部門,就是特殊啟示。

一 普遍啟示(自然啟示)

自然啟示是什麼?自然啟示叫人知道,我們有宗教責任,我們有道德責任,我們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倫理責任。這些的責任,是神放在人的心中。所以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與神之間的關係,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與人之間的關係,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今生與來生之間的關係。為這個緣故,最偉大的文化學者,最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都會想到人神關係的問題,人人關係的問題,他會想到今生與來生之間的問題。這三個問題,無論你同意,無論你不同意,當你討論的時候,就下意識同意,你是同意的。

當一個人反對上帝的時候,他正在討論一個他不能逃避,他又不能接受的東西。如果沒有上帝,你反對什麼?你能反對不存在的東西嗎?無神論是自欺欺人,是世界上最無恥,最沒有文化的。所以,無神論的文化從來不能構成人類最重要的文化,只能構成人類虛幻性,逃避性的次等文化。所以無神論的文化、哲學、思想,經過一段曇花一現的時間後,馬上就消失,因為這是站不住腳的東西。「我反對上帝」,你相信嗎?我不相信。你相信上帝不存在,你反對什麼?你反對一個不存在的東西,你是不是神經病?當基督徒用更嚴格進攻性的方法做衛道的工作的時候,你才是作上帝的工作。

我們的毛病在於我們以為我們講得很有道理,我們講得很有邏輯,所以用我們的邏輯擺出來,對人家說:「這麼好的邏輯,為什麼你不要相信呢?」。我們應當以攻代守,這樣攻破仇敵的營壘,你才能把上帝的建築重新建造在廢墟的上面。許多時候,我們先承認對方的建築是很偉大的,我們沒有辦法攻破,然後我們就從來沒有找機會在別人的身上,把上帝的工作彰顯出來。


人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回應-文化與宗教

人對神的回應,是神的要求。當亞當犯罪的時候,上帝說:「你在哪裡?」為什麼?他要人回應。當亞伯被殺的時候,上帝對該隱說:「你的兄弟在哪裡?」這是兩個在哪裡的追討。「亞當,你在哪裡?」「該隱,你的兄弟在哪裡?」神要什麼?神要你逃避嗎?神要你回答!當你回答的時候,就表示你是向神回應的活物。神是這樣造你的。所以我告訴你,宗教的存在是不可推翻的事情,文化的存在是不可消滅的事情。共產黨在發白日夢,它們以為可以把文化摧毀,可以把宗教摧毀。我告訴你世界最弱的力量,就是軍事力量。世界最弱的力量,就是政治力量。所有的政治家夜郎自大,以為自己在宗教之上,在文化之上,用他的政治魄力,用他的政治的強權來消滅文化。這都在作夢,因為文化和宗教是人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回應。

文化不是普遍啟示

今天我當然不是很深入地講神學講座,我就提到有關於人對普遍啟示回應的問題。有一次,一個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傳道人講一句話:「老子就是上帝給中國的先知。」我對他說:「你不對了。老子根本不是傳上帝的話,老子所寫的《道德經》,不過是老子覺察到有一些普遍的啟示,他做一個回應罷了!不等於是上帝的啟示。你不能把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回應,等量齊觀把它當作就與上帝的啟示是一樣的。這是根本沒有的事情。」

神的啟示,是從神來的。人的文化,是從人來的。神的啟示,是絕對沒有錯誤的。人的文化,是有錯誤的解釋。你聽明白了嗎?我們今天要訓練耳朵可以聽那些比較難聽的,很正確,很精準,而不隨便的詞句,你們的信仰才能建立起來。否則的話,你就是人云亦云,將錯就錯,在錯誤的根基上建造虛幻的,幻影式建築。結果一定要被完全水沖掉了。耶穌基督說:「你要建立在磐石上,不是建立在沙土上,你才不會被水沖,被傾盆大雨把它洗刷掉。」求上帝賜福給我們。

宗教與文化共通範圍-倫理

當我們提到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外在與內在的兩種回應。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外在反應」,產生了「文化」;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內在反應」,產生了「宗教」。宗教與文化有沒有相同的地方?宗教是裡面發出來的,是關於靈性的,永恆的,個別的品德,跟內在的生活所需要的價值系統。文化是人的,現世的,今生的,物質的,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建立起來的暫時性的價值系統,所以都在討論價值問題。宗教是論價值的,文化是論價值的。

我告訴你,當你看見文化與宗教的關聯的時候,你發現宗教是論內心的,文化是論外在的。宗教是心靈,永恆,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一個很重要的價值系統。文化是我,世界,別人,我在社會中,在今生裡面,在物質生活中應當建立的價值系統。而宗教與文化重疊的地方,只有一樣,就是道德。宗教談到最淺的時候,就談到人行為的本質。文化談到最深的時候,就談到人的倫理價值與倫理的責任。所以,倫理是宗教與文化相交叉再一起,共同體系的價值的範圍。文化談到宗教裡的道德問題,宗教也談到文化裡面的倫理問題。文化與宗教的交叉點,叫做倫理哲學。

我們今天將這個與佈道神學拉起來,我們要講的到底是什麼?當人在文化裡面談到跟神的反應的時候,就提到我應該怎樣做,才沒有得罪上帝呢?我應該怎麼樣做,才沒有得罪人呢?這是人與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宗教也是如此。保羅說:「直到今天,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直到今天,我對神,對人都沒有存著有虧的良心。」,表示對神,他盡責;對人,他盡責。對神,他做了應該做的事。對人,他也做了應該做的事。有人問我:「唐牧師,請你給我一個靈性的定義好不好?什麼叫做靈性?」我說:「我不是一個太屬靈的人,我也不是個太理論化的人。我是一個很實踐性,也很盼望達到聖經要求的。靈性就是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所以,一個人如果是宗教人而忽略文化,我是不相信的。一個是文化人不談宗教,我也不相信的。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一定在基督教的信仰裡達到了宗教的要求。你是一個基督徒,你也在倫理的需要與文化的範圍裡,達到做人的基礎。一個基督徒只懂向神有回應而對人沒有盡責任,我是根本不相信。一個基督徒只懂得在人間有所效應,對神完全沒有回應,我也不相信。你在宗教人裡面,不能忽略你的倫理與文化的價值;你在文化的價值觀裡,你不能忽略對神應當有的回應與責任感。這個東西配合起來,你才能對上帝有所回應。

二 特殊啟示

但是上帝對人的啟示,不是單單普遍啟示。普遍啟示不是神心意的總意,普遍啟示是上帝把這世界與在這世界中被造、有神形象樣式的人應當有的價值系統告訴我們,使我們對祂產生內在與外在的回應,這個叫做普遍啟示。但是特殊啟示與普遍啟示不同的地方在哪裡?特殊啟示是專把最重要的,最深入的,最永恆的,最高價值的真理講給人聽。這叫做特殊啟示。


DOU, Gerrit, Old Woman Reading a Bible (detail) c. 1630, Oil on wood, Rijksmuseum, Amsterdam

信仰,忠於啟示的真理-以唱盤為例

在四十年前,我們聽音樂的時候,不是用DVD,也不是用CD,也不是用卡帶,我們用唱盤。唱盤(Long Play record)怎麼出聲音呢?這是真正用鑽石針,把這個溝裡面兩邊不同的雕刻所產生的頻率,換成可以從這個擴音器的聲音產生出來的真正音波。這個針的重要性就不能替代。

世界上,鑽石是越大越貴。只有一種鑽石越小越貴,就是唱針。女孩子都很喜歡鑽石,對不對?我告訴你,你的大鑽石放在唱盤上,出來的聲音是豬的聲音,完全沒有價值。所以,唱針在唱片上劃過去的時候,那個溝裡面一秒鐘兩萬頻率都能出現的時候,你的針是好的。這種針不能是大的,一定要細的,一定要尖的,一定要非常的精準。這個唱針(stylus)進到唱片的每一個橫的溝裡,是真正幾萬個頻率的那個溝刻出來的東西。你們如果要聽懂音樂,最好的音樂不是從DVD播出來的,最好的音樂也不是從Bluerin中播出來的,最好的音樂還是從唱片中播出來的。真正把原音播出來的時候,是別的東西不能替代的。怎麼放進去,怎麼再播出來?要照著原來的設計。

啟示,就是揭開遮蓋。上帝的啟示,就是上帝把祂的奧秘揭開讓人認識。信心這個字的英文是Faith,而英文的Faith是從拉丁文Fide來的。許多音響都標榜自己是Hi-Fi,就是High Fidelity,高度傳真、高度信實、高度可靠的意思。越忠於原來的,就越是可信靠的。所以「信心」這個字的意思,就是指忠於上帝所啟示的真理。(編按:此段加註自唐崇榮牧師神學講座內文)

上帝把祂的真理賜給人的時候,上帝就把他的兩種真理賜下來。一種是關心人與自然界關係的真理,這叫做「普遍啟示」(The common grace, the general revelation is concerning the human lif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reated man and created world.)。另外一種是關心人與創造主之間的真理,這叫做「特殊啟示」。被造的人與被造的世界之間的關係,這叫做「自然啟示」。明白這種人與自然的真理的這種知識,叫做自然啟示的知識。但是神不滿意這個。神要把更深一層的東西告訴你。所以上帝說:「你與自然的關係,你懂了嗎?」「你把自然造給我,使我享受大自然」「那你滿意了嗎?還有什麼?我要你不但享受你跟自然之界所領受的恩典。我要你享受你跟創造你的上帝之間的關係與生命的價值,那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享受。」

榮耀上帝的人生-以琴音為例

所以一個人只因為吃的東西,穿的東西快樂的人,這個人是高級動物。你只懂得吃,只懂得穿,只懂得住,我告訴你,你跟動物不同的地方,他們是沒有這種層次的享受。但是人有更高一層的享受,人享受神!上帝造人最大的目的是什麼呢? 我們要榮耀上帝,又要享受上帝(To glorify God and to enjoy Him)。基督徒,我問你:「你最大的享受是什麼?」我現在七十多歲了,我享受過很多好東西。最好的音樂,我享受過;最好的鋼琴,我彈過。我的教會是全世界華人教會中,唯一有四架史坦威鋼琴。我們的音樂廳有兩架史坦威鋼琴,還有一架Fazioli鋼琴。一架Fazioli大概要這邊一千萬台幣。為什麼用這麼好的琴?因為把最好的音樂播出來啊!我做的東西都是要把最高的品質表現出來。

你說:「普通琴都可以嘛!Yamaha也不錯嘛!」Yamaha的聲音就是Ya-ma-ha的聲音。Steinway的聲音就是Steinway的聲音。Only Steinway sounds Steinway。 Others stand away。他們研究深入到一個地步,從1850年到現在一百六十四年了,他們已經註冊,把他們幾百個專利放進去。1926年的時候,Steinway公司建造了一種聲音的系統,叫做Duo Plus System。一條鋼弦,你”噹”,它的震動每一秒鐘會變成一半,一半變成四分之一,四分之一變成八分之一,八分之一變成十六分之一,所以那個和出來的聲音,沒有辦法跟那些沒有Duo Plus System的鋼琴相比的。

我要榮耀上帝,我要用最好的琴。最好的琴買不到,沒有錢,我買用過的。我一生不怕用舊貨,只怕用爛貨。舊的不要緊,但是要好的,而且這是經過考驗的東西。真正偉大,不怕任何考驗的古老的東西,只有一樣,就是上帝的道。共產主義打不下,回教徒攻不過。為什麼?這是最偉大,最永恆,神自己的真理,是沒有辦法被考驗而被淘汰掉的。我們感謝上帝。我再繼續講下去。

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的本質差異

上帝說:「你單單有普遍啟示,不夠!我還要把特殊啟示給你。」這個特殊啟示,是絕對不能從普遍啟示升等而改變的。猴子就是猴子。有沒有猴子吃多一點,吃更好的高麗參變成人呢?沒有可能!牠不能升等,因為牠的等就是猴等,人的等就是人等。人等於人。聖經有沒有一節說人等於人的?聖經說:「你不可流人的血,因為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被人流。」這句話表示:人等於人。你不能說:「我流了他的血,給他兩百萬。」他不等於兩百萬。你流人的血,你的血也要被人所流。在上帝的眼中,人等於人,猴子等於猴子。有一次我在紐約講道,一個中國文學家站起來,問:「唐崇榮牧師,我要問你。最笨的人與最聰明的猴子,有什麼分別?」哇!很吸引人的題目。我答:「我告訴你一件事。最笨的人生的孩子,可以讀大學。最聰明的猴子生的孩子,不能讀小學。」因為人裡面是人種,猴裡面是猴種啊!人是人,人不是猴子。猴子是猴子,猴子不是人。

正像猴子與人之間沒有表兄弟的關係,現在我要告訴你,自然啟示就是自然啟示,特殊啟示就是特殊啟示。自然啟示不能變成特殊啟示,自然啟示不能特殊啟示等量齊觀。

你不能把聖經與佛經擺在一起,你不可以把聖經跟可蘭經擺在一起,你不可以把聖經跟四書五經擺在一起,因為從人而來的與從神而來的是不一樣的。但我問你,你憑著什麼以基督徒的身分可以講這一句話,講到那些閱讀其他經典的人可以佩服你? 

福音核心-啟示性與救贖性

上帝給我們的福音,裡面有兩個最重要核心性的本質,就是啟示性的,就是救贖性的。啟示性與救贖性這兩方面結合起來,就是基督教。基督教就是上帝在基督裡的啟示,在道成肉身的這位中保基督裡所完成的救恩。你做佈道家,就是活生生地把道在十架上的成全,與得勝死亡的復活所給你的生命,把上帝的榮耀彰顯出來,傳講死而復活的基督,藉著他的大能,把人從撒旦的手中搶奪回來。

當我們提到上帝的啟示時,這不是人想出來的,這不是人的能力可以搆到的,這更不是人的計劃,不是人的意念。整個佈道與福音的工作就是神要我們知道祂心意中的心意。佈道神學就是明白神藉著福音所要給我們明白祂的心意。佈道神學就是知道神在萬世中怎樣安排,藉著祂的兒子使人怎樣歸向祂,藉著祂在宇宙中透過祂兒子所成就的救恩,使人與祂和好的這個奧秘。這種知識,叫做佈道神學。佈道神學是神的啟示。

上帝所特別揀選的人,上帝就把祂的心意剖開來,告訴他們:「這是我的計畫」。這個人所看見的,叫做異象。真正看見神異象的人,知道神的心意;真正看見神異象的人,知道神的計畫;真正明白神異象的人,他就投入,與神同工,在永恆中成為神所使用的一個人。神只有把祂最深、最永恆的、最有價值的計劃,分享給那些特別揀選的人。


(餘略;詳細內容,請親自參加聆聽;內文編輯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第二堂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



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 4月16日精彩內容

節錄1

佈道神學—向下扎根 向上結果

上個禮拜開始,我們講佈道神學。有的人沒有辦法把這兩個詞連在一起來思想,更認為佈道就不需要神學,神學就不需要佈道。所以,許多神學家犯了一個罪—躲在神學院,從來不去佈道。還有一些佈道家犯了另外一個罪—只知佈道,從來不研究神學。這樣我們把基督教二元化,佈道的人越講越淺,研究神學的人越來越深。神學家不知道群眾的需要,關心群眾傳福音的人,他們不知聖經內涵是什麼。那麼,我們怎樣把主的話深根在人的心中?以賽亞不是說:要向下扎根,要向上結果。

我告訴你,向下扎根就是打根基,向上結果就是向上建造。一個房子沒有根基,是很危險的。一個房子,沒有建造,是很可惜的。如果一個建築有根基,而沒有向上的建造,永遠是沒有用處的東西。相反的,一個房子上面建得很漂亮,下面沒有根基,是不能長久的一個建築。前幾個月,上海發生一件事情,幾十座十多層樓的房子,忽然間地搖動,然後倒下來,倒得很整齊,倒得很漂亮,因為它不倒得亂七八糟,而是規規矩矩的倒,而且完全整齊的倒,倒了以後,每一層都還在,結果看見的就是根基不到五公尺。上面一兩百公尺,下面五公尺。那個下面的鋼筋都露出來了,真是很可怕。

我看見了,我就知道,這就是那些偷工減料的人所做的工作。我知道這些事發生在世界上的工程師上面,是沒有什麼可以值得我們學習。但是發生在教會裡面的時候,是我們應當懼怕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很多的牧師認為,不必講神學,不必教聖經,不必深根的信仰,只要坐好看的工作,向上就可以了。所以基督教徒有外貌,沒有基礎;我們徒有現象,沒有本質;我們徒有建造,沒有根基。然後,教會越來越衰弱,越來越衰弱,不堪一擊,許多的人就倒了。我告訴你今天有多少稱為基督徒的人,你問他三位一體,他講不出來;你問他神人二性,他講不出來;你問他:基督為什麼是中保,他講不出來;你問他基督與其他的教主有什麼不同,他講不出來;你問他:聖經為什麼是可靠的,他也講不出來。但是他可以告訴你,我每一個禮拜去做禮拜,我受洗多久了,我幾代基督徒。這都是經不起考驗的基督教的驕傲。

許多的基督徒有外面的形式,有敬虔的外貌,有可驕傲的歷史,但沒有可以被考驗的信仰實質。求主憐憫我們。


教會歷史的突破

我這一生,最後的一二十年,搞了一些相當不令人喜歡的事情,因為許多的傳道人認為:我是來威脅他們。因為我的聚會就使參加我聚會的人回到他們的教會,感到聽不到東西。那我要問:是我的錯呢?或者是我的對呢?到底神要我怎麼做呢?或者我不可以這麼做呢?結果我不管人怎麼對待我,因為施洗約翰在世界上的時候,沒有幾個法利賽人是喜歡他的。而施洗約翰對他們說:你們這些毒蛇的種類!你們怎麼逃避將來的審判呢?我不是說現在的牧師傳道都是毒蛇,但我告訴你,毒蛇很盼望影響現在的教會領袖。然後使這些的領袖不扎根,不建造,只徒有外表,做好看的事情。多少的牧師傳道,只思想自己安危的問題,思想自己得失的問題,思想自己的健康問題,思想自己養老的問題,沒有想到這個教會要怎樣站立得穩,經歷大風浪,經歷世界各樣的挑戰,攻擊,世界的考驗,還能站立得起。

三、四十年前,我相信台灣很多的青年人被存在主義捲進去,捲進他們的漩渦裡都不能出來。當時實在說,所有的牧師傳道都來不及預備自己面對這樣的考驗,也不知道怎樣回答這樣的問題。所以1970年我在這個禮拜堂講道,那個時候參加的人是三四千人,樓下的課堂全部擠滿了人。那個時候沒有video,只有audio,所以在那邊裝speaker,解答問題到十二點。當他們回去的時候,糟糕了!宿舍的門都關了。所以當時台大的學生聽我解答問題以後,回去的時候,無門可入。怎麼辦呢?他們就翻牆進宿舍。結果變成1970-1980台灣教會十大事件中的一件,後來在報紙中登出來了。台灣那個時候,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是Billy Graham來台灣開佈道會。那個時候我年紀很輕,才三十歲,完全沒有名堂,沒有學問,沒有什麼歷史,沒有什麼資格,也沒有什麼可以誇的東西,我只是把上帝的道勇敢地傳出去。結果,台灣這一些青年人爬牆進去,變成一件可紀念的事情。

另外,興起了九十六位大學生奉獻做傳道,以後教會的領袖束手無策。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一個學校可以收大學生。當時所有的聖經學院,都是收初中生,都是收高中生,從來沒有想讀大學的人會奉獻做傳道。但是我們的聚會完了以後,九十六個人奉獻做傳道,所以這些教會領袖束手無策,不知道怎麼處理。然後我就聽見一個教會的領袖,寫一封信給我。誰啊?吳勇長老。他說:「唐崇榮弟兄,你一定要快快回來,因為這些人奉獻做傳道,以後需要你。」然後戴紹曾牧師說:「我們盼望快快開一個專為大學生預備的神學院,你來開課,做講員,在這邊教書。」我說:「不行!我已經答應了曼谷,泰國的聚會,我不能取消。你們去辦。我就不過來。」

這些事你們都不知道,但我身當其中的人,我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做了什麼工作。「你不知道,神藉著你做了多麼大的工作,已經破了教會歷史的紀錄。從來沒有九十多大學生願意奉獻做傳道。從前奉獻做傳道的人都是不能讀書,做生意不成,或是沒有什麼前途的人。但是現在最好的青年,在你的下面都奉獻做傳道了。」親愛的弟兄姊妹從四十多年前,到上個禮拜,我看到第二輪的人又來了。你還記得我前年對你們講四十年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時代。我相信宋博士跟我的時代,是差四十年,我跟現在三十歲的人,是差四十年,表示新的時代又要來到了,我們不可就讓這個時代白白的過去。人怎麼反對,不管!人怎麼批評,不管!我們應當做的事,我們一定要做。阿門?




佈道與神學不可分

神學跟佈道不可分開。現在我請那些在神學院教書的人注意,如果你們不佈道,願上帝使你無話可教。我請那些開佈道會的人注意,你不注意神學,你永遠沒有辦法深根建造教會。神學與佈道兩個結合,才是教會前面應當有的光明前途。保羅是不是佈道家?保羅是不是神學家?保羅是不是因為他佈道,忘記了他對神真理與啟示深入的研究?沒有!保羅是不是因為他明白上帝的道,他就孤芳自賞,沒有好好傳上帝的道?沒有,他年老的時候,還在傳道,因為他不是一個專研究神學,把它當作專有的享受,而忘記分享救恩給別人的人。他直到死的那一天,他還是基督的福音使者,是一個明白基督深奧真理的福音使者。對神深奧真理的研究,是終生的事業,但是對於人的需要,是終生的負擔。神學是我們信仰的結晶,佈道是我們信仰的外伸。神學是我們對所信的真正的知識,佈道是我們對需要的人真正的傳講。這兩樣配合的時候,就是教會的前途。當神學家注意佈道的時候,當佈道家注重神學的時候,教會就有盼望了。所以關於佈道神學的講座,這一次的主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上帝竟然在第一堂就呼召了四百多人奉獻做傳道。第二堂,第三堂,第四堂,我們就要用對知識的認識跟對整個佈道的了解,來配合所已經看到的事情。


深知所信

今天我要跟大家講:福音最核心的信息是什麼?我們傳道,我們宣揚上帝的話語,這信息裡面最核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本質有所忽略,他一定會變成妥協的人;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本質沒有堅守,他一定是沒有精神繼續走下去。今天我七十多歲,為什麼還是這樣堅持,還是這樣勇敢不放鬆的傳講,因為我深信我所傳講的是對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所傳講的是什麼,你不深信你所講的是真理,你永遠沒辦法做上帝的僕人。

有一次我在加拿大的魁北克講道的時候,我有時間去參加別人的聚會,我說:我這一堂到下一堂的中間有三十分鐘的時間,我要去參加加拿大人的聚會,請把我帶到一個最好的教會,我聽這些人的信息到底在講些什麼。他們就把我帶到一個地方,那個牧師叫做Dr. Rev. Hamilton(編按:音譯,實際名稱尚未能確認),那個大個是三十八年前的事。那個地方冰天雪地,有人特意開車載我到那個地方,我就坐在樓上,因為下面坐滿了人。我注意聽,我注意聽,聽完了以後,我時間到了,他們唱詩的時候,他們快快下來,再把我載到別的地方講道,因我要擠出我的時間,使更樣的事奉機會成為可能。我到門口的時候,在冰天雪地裡,一個加拿大的老婦人以為我還沒有信主,”Are you a Christian?” ”Yes” ”How long have you been Christian?” ”More than 40 years” ”Do you like the sermon today?” Yes, very much” ”Why do you like this sermon?” 哇!這老人是非常嚴格的。 ”very solid, very biblical, and very relevant.” 我說今天的講道是非常結實的,是非常聖經的,也非常與我們的生命相關的。她回答 ”Exactly! What you said is right. I have been the member of this church for 30 years. I always like to listen to Dr. Hamilton’s preaching. 然後她講了一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Dr. Hamilton preaches very word he himself believes。 He never talks anything he did not convince。”(他從來不講一句他自己不信的話,他從來不講一些他自己沒有堅定信仰的話語。他所信的,他就講出來。他講的,就是他的信仰。)喔!我那一天深深感謝上帝,因為這一句話正是我要講出來,還沒有講出來,從這個老人家的口講出來的話語。然後我對主說:主啊!我但願自己的一生,也是如此。

我那個時候才三十幾歲,聽見一個六十多歲的神的僕人,用英文在法國的地區,是加拿大的法語區魁北克講一篇道的時候,我深深受感動。親愛的弟兄姊妹,我盼望每一個基督徒也是如此。你所講的話,是你所信的嗎?你自己不信的,你可以講給別人嗎?你自己不知道的,你可以傳給別人嗎?我深知我所信的是誰,這是保羅給我們的榜樣。我們今天成為一個傳道人,或者成為一個基督徒,成為一個福音工作者,成為個人佈道者,我們要學習:只講我們所信的事情。阿門?不講那些我們根本不信的事情,因為這是害己害人。

保羅對提摩太說: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因為你這樣做,不但能救自己,也能救別人。我做人要怎樣嚴肅?我做人要怎樣嚴謹?我做人要怎樣聖潔?我做人要怎樣公義?然後以聖潔,以公義終生事奉上帝。這樣的生命,是蒙救贖的生命,這樣的生命是救別人與我一同領受救恩的生命。(待續)


佈道神學第二場 唐崇榮牧師 於台北衛理堂


(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



張伯笠牧師分享

右為張伯笠牧師

我來看唐牧師,唐牧師就讓我講兩句。我是1989年在中國大陸北京大學念書的時候參加了天安門運動(那個運動比太陽花運動大),然後我就被中國政府通緝。昨天晚上我跟王丹與開希在那裏相聚,我來看他們兩位。因為這個週末我在亞洲的某個地方帶會,我就過來台灣看一看,沒有想到就看到唐牧師,非常高興。很特別,我們倆經常在世界各地傳福音的路上見面,不是在新加坡,就是在台灣,或者其他的地方。當然他在華盛頓,我也熱情的接待他,在我們這裡搞了很大型的佈道會。

很感謝主,我聽唐牧師講道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我1989年在中國政府通緝以後,我在逃亡的時候信了耶穌基督,因為我逃到一個基督徒的家裡,這個基督徒對我很好,也不好意思不信(唐牧師笑談:「上帝用不好意思領人歸主」,會眾會心笑)。當進入真理越來越渴慕神的話語,越來越喜歡聽神的話,聖經說:信道是從聽道而來的,聽到是從神的話而來的。我最喜歡聽的牧師,就是唐崇榮牧師。那個時候他到美國講道,我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時候,我可以追著他聽道-從紐約聽到費城,從費城聽到華盛頓。

後來慢慢地對唐牧師越來越了解,也成為個人的朋友,我發現唐牧師最影響我的是傳福音的信心。他今年74歲,他走到哪裡都傳福音。他一年向一百多萬人來傳揚耶穌基督的好消息。這個在華人牧者中不多的,尤其他這個年齡。我在華盛頓看到他的行程表,他一年在印尼搞了相當多的大型佈道會,在美國、澳洲以及世界各地,為主的名去奔走。我想做一個傳道人,這是我效法的對象,學習老一代的傳道人,把福音傳給更多的人。

簡單分享一下,中國今天是全世界福音發展爆炸性的一個國度。中國現在的基督徒比例,官方的教會統計,有兩千三百五十萬人。但我們知道官方統計是指三自教會,這個數字只佔中國教會基督徒的一小部分。那麼,家庭教會可能是他的一倍以上。所以我們從一個簡單的分析來說,大概中國現在有九千到一億的基督徒。在1989年前,中國只有一千萬的基督徒。可是在短短的1989之後的二十五年,中國的福音發展是全世界都為之側目的。

我們也知道中國教會是在逼迫中成長。今天我們進入了受難週,我想跟台灣的弟兄姊妹講這麼幾句話,謝謝唐牧師給我這個時間。中國今天又面對新一輪的基督教的逼迫。基督教的春天沒有來。我們知道現在溫州,在浙江,大量的在拆教會,和在拆十字架,因為浙江的省委書記不高興了,看到溫州全是十字架,溫州還有浙江教會非常迅速的發展,那麼現在開始拆,所以大家要為中國的教會禱告。我最近每一天看到的都是國內代禱的事項。很多的基督徒為了保護自己的教堂,他們一天24小時坐在教堂的旁邊,他們來阻擋拆遷的機械進入到教會。所以大家要迫切地為中國的教會禱告。

但我們知道,聖經告訴我們說:當我們遇到逼迫的時候,我們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神與我們同在。我們沒有懼怕的,因為中國的教會正在逼迫中發展起來,我們看到西方的教會正在享樂中衰敗,在越來越軟弱消亡。我們知道逼迫來臨的時候,對中國基督徒,正是他們面對新一輪增長的過程。所以我相信中國的教會會爆炸性的增長,我們也為此禱告,相信上帝與中國的神的兒女同在,能夠使福音在中國更有效的發展。

我在美國牧會太忙,已經有十年沒有來台灣了。我牧養的原來是在華盛頓建立了一間大陸型的教會,50%都是博士,另外50%是碩士學歷。然後我又開了第二、第三間,第四間,我十年開拓了十一間的教會,在世界各地,在亞洲、在歐洲以及在北美。我一直在教會作牧養的工作,也盼望弟兄姊妹為我們禱告,在主的裡面我們彼此代禱,一同來興旺福音,來完成神給予我們的使命。謝謝唐牧師。

唐崇榮牧師:「我們感謝上帝。大型的聚會,他帶領。小型的團契,他也幫助。我知道他的心是很乾淨,很清潔的,所以這種人是我很尊重的。你們知道天安門事件重要的人有誰?你們知道吾爾開希,王丹。我告訴你,最重要的是這個。因為他們都消失了,沒有什麼做上帝的工作,他一天到晚還在傳上帝的道。我問你:佈道家在哪裡?在這裡。感謝上帝,求主興起更多的人。上個禮拜差不多四百多人走到前頭,奉獻做傳道,我盼望你們一個一個起來,成為佈道工作者。上帝賜福給我們。謝謝你。」

(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




唐崇榮牧師訪談Rudie Gunawan


信徒神學教育

唐崇榮牧師:現在我要請第二個人上台,這是一個印尼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很可愛。他在十多年前,我說:「你管理平信徒神學院」,那個時候交給他有五個城市有平信徒神學院,你們叫做延伸課程。然後過了十年後,我問:「現在有說少?」他說:「有七十八個城市有夜校。」再三年以後,我問,他說:「有一百一十八個城市。」去年我問他:「現在有說少?」「有一百三十八個城市有神學夜校。」你說教會增長有這麼快的嗎?台灣應該跟印尼學!我不是跟你開玩笑,你們進步太慢了。剛才聽到中國現在有一億的基督徒。四十年前我來台灣,那時候信主的比例跟現在大概是在2%-5%之間,沒有什麼進步。請Rudie Gunawan上台來。

他三十年前是我的學生,做學生的時候,發生一件事情:十二個青年人一起不同意歸正神學,不同意預定論,所以他們在房間裡面預備了各樣的題目要把我打倒,準備九個大問題要問唐牧師,「明天他上課,我們把他打下來!」我不知道明天有人要打倒我,我只知道我要講道、我要教書。他們一問第一個問題,我就答、答、答。他們說:「糟糕了,所有的都給他答完了」,那個時候開始,他說:「我要甘心上課了」。很多人一生一世不懂預定論,就偏偏用他們不願意懂的心情走到墳墓裡來懷疑上帝。聖經說:在萬古以前,藉著他的兒子耶穌的名,預定我們得著永生,成為上帝的兒子。感謝上帝。


右為Rudie Gunawan傳道


受苦的聖徒

現在我要他講的是大概在十多年前,在他的太太的家鄉,在東印尼的海島,發生了回教徒殺基督徒的事件,大概一千多人被殺。這是二十世紀,基督教在回教的國家,真正發生的事情。安汶島差不多有八、九百人,在哈馬黑拉島有超過一千人,被殺。他說:「自從爪哇派回教徒去做挑釁的工作(不是當地的人。當地的人跟基督徒是很和諧的),有一些極端回教份子派去那邊挑撥離間,去刺激那邊的回教徒來殺基督徒。兩公里裡面回教徒地區、基督教地區和平共處有一、兩百年的時間,然後有一個鄉村被挑釁以後,就口傳基督徒多壞、多壞,就預備殺人。他們沒有辦法逃避了,就彼此相殺在那個地方。我問他:「在殺人的時候,最殘忍的時候發生怎樣的事情?」他說:「把基督徒抓來,就把他切成塊子,一片一片的屍體就放在油桶裡面,放在十字路口給大家來看,使他們不敢做基督徒。」所以,他們認為他們得勝了。

四個禮拜以前我到那邊去佈道,每一個城市人數已經減少,因為很多基督徒已經跑走不回去,但有一些地方還有。我在最重要的城市叫做Tobelo佈道。當時我不知道事情發生的那麼嚴重,我在那邊說:「穆罕默德不是救主,因為他娶了二十多個太太,上帝不可能這樣吩咐人」。哇!我這樣講我很危險,我也不知道,但我就照著神給我的感動勇敢講,講了以後許多人歸主。現在我要給你們看看那邊的照片,好不好?所以你們要看佈道,不是談空話。佈道不是講夢話。佈道是真正爭戰,在撒旦的巢穴中間為基督做見證。


佈道的腳蹤

這個是距離雅加達2500公里以外的海島,我們去那邊佈道。很辛苦,坐飛機換了好幾次,還要再坐船、再坐車,在很不好的路上走幾十公里,幾百公里去傳道的情形。

Ibu,意思就是媽媽,這個叫做媽媽城,很小的鄉村,一共只有一萬三千人。我們去佈道的時候,來了一千八百人。感謝上帝。這些都是真正的照片,不是造假的,也不是編故事,這是真正在印尼所做的工作。

這個叫Jailolo。Jailolo是在另外一個城市,很小的地方,我們坐車翻山越嶺到那邊去傳道。Jailolo那天大概有一千五到一千八百人來參加晚上廣場的佈道。所以,每一天都要架那個台,每一天都要抬那個很大的音響,幾百公斤,還有很大的螢幕,一個城、一個城過去,這樣去傳道。你看見他們懇切悔改的心情,他們的面貌完全不是假的,是神感動,人痛悔一生所犯的罪,歸向上帝。這個不是人所能做的事情,是聖靈所做的工作。

你們願意信主的人舉手,願意回到上帝面前,願意重新把生命放到上帝面前,小的,老的,年輕的,男的,女的,就這樣一個、一個舉手。這是我們第74-78的五個城市,還有二十二個城市,這樣二年半以後,我就跑完一百個印尼城市。Tobelo是這裡最重要的城市,我就講了很重的話。他們的軍事司令說:「你們的牧師怎麼那麼勇敢,甚至提到穆罕默德的事情?」我們不理睬他,我們繼續下去,結果上帝繼續賜福,我們就繼續下去。這大概是二千七百人來參加聚會。你現在亞洲大城市,盼望有一個幾千人的聚會,難乎其難,但在印尼,這二年半每天做的工作都是這樣。

後來到了一個城市叫做Kao,印尼文的意思是「你」。Kao也是一兩千人來參加聚會。你從他們的表情知道,他們是真心實意歸向基督的。而且發生一些事情我沒有想到。原來有很多人,他們說:「什麼聚會都是好機會,我都可以賺錢。」什麼意思呢?「你們給我多少錢,我就可以請一些人來聚會。你要擔保聚會多少人,你就告訴我你給我多少錢,我就請人來。」這就好像印尼的政治與政黨,競選的時候,一個人用多少錢去收買他。他們用這個辦法來做上帝的工作。我們的佈道會,沒有!一塊錢都沒有!「你們為主的緣故請人來聽道,讓他們悔改。我們不給你們錢。」

Ternate,只有這個地方不用廣場,是用室內大禮堂,可以坐一千多人。這個就是從前殺了很基督徒的地方。很多基督徒跑掉,永遠不回來。所以那個城市的基督徒人數,就從三、四十年前,比如說有幾萬人,現在剩下兩三千個人。這次來了一千二百個人來參加佈道大會,10%是中國人在裡面。我對聽眾說:「世界的工程師常用最寶貴的材料,建造最偉大的建築物。只有上帝是用痛悔的心,流淚的心靈,來建造他的天國。我們一定要悔改,回到上帝面前。」


唐崇榮牧師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 2014年3月底在Kao城鎮 會眾悔改禱告

唐崇榮牧師帶領會眾禱告:

「主阿,感謝你恩待賜福我們在這個時代,可以看見你勞苦的果效。在這樣的新時代中,可以傳古老的福音。在許多偏遠陰暗的地方,可以傳講各各他的道,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求主使全世界的華人在教會中,不是相咬相吞,而是以你自己的道真正作為他們的兵器,與撒旦爭戰。主啊!我們感謝讚美你,我們知道撒旦很不甘願我們為你所做的這些工作,所以用各樣的辦法來攻擊,要來拆毀你的工作。但我們感謝,我們要靠著你,把你的國度擴展下去,叫你的百姓被彰顯起來,你的十字架被高舉,讓你的兒子耶穌基督可以享受他勞苦的果效。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感謝你。我們為世界華人所到的地方,求主給華人不是單單傳福音給華人,也要把福音傳給其他種族的人,使我們在普世運動中,我們有普世心態,有普世胸懷,有普世的大能大力,來把所有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的人,都帶到你面前,歸向耶穌基督,歸向上帝。感謝讚美,求主賜福我們今天晚上的講座。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求的,阿門!」

(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更多唐崇榮牧師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照片,請參http://pembaruaniman.com/?cat=214


受難節特別信息
基督的死與上帝的愛  唐崇榮牧師


在聖經《約翰福音》中,使徒約翰記載「彼拉多就將耶穌鞭打了」,單單這一句話史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想了幾個月,結果編了一齣電影,名叫《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當他製作這齣電影的時候,每天舉行聖餐。Mel Gibson是一個天主教徒,他一面默想,一面紀念,一面禱告,一面製片。這個大導演把耶穌受難的影片做好了以後,恭敬地帶到梵諦岡給教皇先看一次。教皇看到最後,只有講一句話,It is,意思是:你解釋對了。

這部電影雖然其中包括三部分,一部分是聖經所講的,一部分是天主教的傳統,另外一部分是製片的人的幻想,不能夠說三個都是聖經的,但是其中最令人心酸、痛苦、驚奇、震撼的,就是耶穌被鞭打的那一幕。


身受鞭傷

原來羅馬帝國抓到強盜或者土匪那些為非作歹的人,施行的鞭刑是非常無情的。這個鞭,一支鞭變成一、二十支小鞭,每一個小鞭的最頂端就有一個鉤,所以當這個鞭一鞭下去的時候,就幾十個鉤鉤住你的肉,拉出來的時候你就有幾十個破洞流血出來。這些鋼鉤是很尖的,所以鞭的時候拉出來,再鞭,再拉出來,等於是抽你的肉,抽你的筋,使你筋、肉全部被弄到稀爛,血流滿身,這個叫做鞭。這個鞭是有數目的,當一個人被定罪要鞭的時候,要一連鞭四十次。如果一個鞭是幾十個鉤,那麼四十次就成為幾百成千的鉤你整個身體差不多體無完膚都是鉤痕。這些鞭以後血流成河,全身是鮮血淋漓,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耶穌基督被鞭之後血肉模糊的情形,我不知道誰能了解?誰能體會?誰能有同樣的感受?我常常感覺到一件事情:我們愛主的程度,與我們明白主為我們受苦的程度,是成正比的。我們越明白基督為我們的罪受了多少苦,就成為我們對主的愛有多少深的原因。你越明白基督的受苦,你越可能愛基督。你越不明白基督的受苦,你越不可能愛基督。

我常常把受難節看做比復活節更重要的一個聚會。我們教會在受難節那天嚴肅的情形,是勝過整年的聚會。嚴肅到一個地步,我們很多人都想安靜在主面前哭一番,使我們告訴祂:「主啊,我愛你。」


頭戴荊棘

耶穌被鞭了以後,他們就用荊棘做冠冕。如果你到聖地去看,你知道那邊的荊棘不是我們所看的小小的一根刺、一根刺,是尖尖的、長長的,從一根刺出來是幾十根刺。我自己到聖地看,我才嚇了一跳。我一生所了解的太少了,我所明白的太淺了。我看到了那個聖地的荊棘,我真不能想像把這種荊棘做冠冕套在人的頭上刺進去,幾十根幾百根的刺,刺到你整個頭都是被刺傷的洞,然後血又從那邊流出來,是怎樣可怕的一幅情景。

全身被鞭、頭戴荊棘,整個人變成血人兒的耶穌基督,一句不發,忍受著痛苦,擔當著刑罰,就為你、為我的緣故,像《以賽亞書》說:「他受鞭傷,我們得著醫治。他受刑罰,我們得著平安。我們有誰知道這是為了我們的過犯呢?他誠然擔當我們的過犯,為我們受害,我們卻以為他是受上帝擊打了。他常經憂患,多受痛苦。」


身穿紫袍

羅馬兵鞭打耶穌,給他戴荊棘冠冕,然後就給他穿上紫袍。全身已經流血了,然後用紫袍蓋起來,什麼意思呢?是為了諷刺耶穌。耶穌說:「我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我來是為真理做見證」,這些話羅馬巡撫彼拉多聽了以後,回應是:「真理是什麼?」他根本沒有興趣去明白真理,「如果世界上有真理,為什麼像你這樣沒有罪的人,被帶來讓我打你呢?叫我來審判你呢?這世界明明沒有公理,這世界明明沒有正義。你不必講這些漂亮的話,現實的苛刻跟你理想中間的宗教觀念是完全不一樣的。就因為沒有公理、沒有正義,所以我告訴你,你不必再對我說你是來作王的。如果你有權柄的話,你下面有權勢的一定袒護你,怎麼把你弄到赤裸裸的在我的面前受這種痛苦,而沒有辦法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你還敢說你是為真理作見證嗎?」所以彼拉多一面笑祂,一面不相信有真理,就把紫袍穿上去了。

耶穌在約翰第八章講一句話,「我將真理告訴你們,你們就因此想殺我」。今天在世界上講謊話的人,到處為家。講真理的人,無路可逃。你今天在政壇裡,你與人同心作惡,到處有人袒護你。但是你真正講實話,人家一定要揍你,要殺你,要對付你,要通緝你。這個世界就是一個這樣的世界。

耶穌基督在這個痛苦的日子,沒有為自己所受的苦哼一聲,沒有為自己討回一點公道,沒有為自己做一些報復、兇嚇、咒罵別人的話語。祂完全沉默,忍受羞辱,到極端痛苦的極點。上帝的愛就這樣向我們顯明出來了。

他們打了耶穌,給祂戴了荊棘,穿了紫袍,就把祂帶到兵丁的面前。兵丁雖然沒有多大的地位,但在打人、鞭打人這事情上是受託暫時有權柄的。他們看到耶穌基督到他們的面前,就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啪啪,就打祂的臉,這樣羞辱祂。


基督必須受害


我們的主如果那個時候要逃脫很簡單,祂使用祂神性的力量就馬上解決了。如果我們的主那個時候要解決問題,祂用神性的力量,使打祂的人當場死在祂面前就解決了。你們還記得亞拿尼亞、撒非喇,欺騙上帝,欺騙聖靈,彼得說:「你的日子到了」,他們就倒在他的面前嗎?你還記得耶穌說:「我豈不知我可以叫十二營的天使紮營來拯救我嗎?」如果耶穌只要講一句話,天上的天使天軍馬上圍繞著祂,把祂的仇敵殺死。你還記得在西拿基立王的時候,上帝的使者一天晚上殺死了十八萬五千個敵軍的記載在《以賽亞書》裡面嗎?對神來說,沒有難成的事,但是這個時候不許可。為什麼?基督必須受害,才能進入榮耀。基督必須受死,才能復活。基督必須承當受苦、順從,以至於達到完全的地步。這是神為基督所定的旨意,這是神給祂一定要承當的。

耶穌被打、被羞辱的時候,彼拉多在裡面。當彼拉多出來的時候,彼拉多就把耶穌帶到眾人面前,對眾人說,「我帶祂出來見你們,叫你們知道我查不出祂有什麼罪來。」

耶穌出來戴著冠冕,穿著紫袍,為什麼是紫袍呢?紫袍是當時王族所穿的顏色。紫袍表示最高地位,是最高身份的人所用的顏色的袍。耶穌看起來好像被封為王穿了紫袍,其實外面漂亮的紫袍,遮蓋裡面血肉模糊,被鞭打到遍體鱗傷的狀況。彼拉多已經做了最兇惡、最殘忍的事,外面給祂包了最尊貴、最華麗的衣服來遮蓋這些罪行。


「你們看這個人!」

彼拉多對他們說,「你們看這個人!」,這一句話後來變成歷史上很重要的話。耶穌基督是神,親自到世界上成為人,在人中間祂成為最卑微的人,生在馬槽,死在十字架上,遍體鱗傷,被人欺壓,被人辱罵,被人咒詛,被人誹謗。現在祂站在代表世界權柄的彼拉多,與有宗教而沒有真信仰的眾人面前,聽彼拉多說,「你們看這個人!」

祭司長和差役看見祂,就喊著:「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他們不要真理,只要肯定自己的偏見。當一個人有了自己以為一定是對的偏見而不肯改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瞎了。他只以為我講的,我看的,我知的,我定的,怎麼可能會錯?當然這就是真理。既然祂跟我不一樣,祂應該死。祂既然不合我的意思,祂應當被釘十字架。


最殘酷的刑罰

猶太人把自己的族人交給羅馬人去定罪,承受一個最殘忍、最兇猛、最無情,最不人道的刑罰。五馬分屍是很可怕的,但是被五馬分屍人的,不到一分鐘,命就斷了。血流完了,就死了。釘十字架遠遠比五馬分屍更可怕。釘十字架是遠遠比被用刀慢慢切、凌遲更可怕。根據歷史的記載,被掛在木頭上,可能三天才死,有人五天才死。你不能斷氣,又不能延續生命。每一秒鐘就是血一滴、一滴的流,然後你裡面的血壓越來越高。血慢慢流、慢慢流的時候,血衝不到頭腦,衝不到身體,這個人整個精神混亂。那個時候,許多被釘十字架的人就在十字架用最兇狠、最可怕的話,來咒詛他的仇敵。但耶穌基督不是如此。耶穌基督在被他們大喊著:「釘祂十字架」的時候,祂知道祂的時間到了,祂知道祂要得到最大的榮耀的這時間到了。這榮耀是隱藏在祂所受的痛苦,祂所受的羞辱裡面。


擔當你我眾罪的死

看這個人,上帝的兒子親自成了人,道成了肉身,就是為了要死,因為如果沒有藉著死,人的罪就不能被赦免;沒有藉著流血,罪就不能被洗淨。舊約代罪受罰的牛、羊所流的血斷不能除人的罪,所以要藉著上帝的兒子成為人,所流出的血,才能擔當全人類因犯罪當受可怕的審判。


基督的死與上帝的愛

約翰壹書3章16節,使徒約翰講一句很重要的話:「基督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什麼叫做愛。」這一句話沒有什麼困難、很容易背,不必查字典。但是我告訴你這一句話是在愛的哲學中,把整個歷史剖成前後兩個不同的時代的一節聖經。你研究愛的時候,你研究before John and after John.約翰沒有講這一句話以前,人明白的愛是很膚淺的愛。在這一句話以後,人所明白的愛才是偉大的愛。這一節經文的重點,就是基督的捨命。這就是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他所受的痛苦。我們對主的愛的了解,我們對主的認識,我們對主的愛的開始,就從這個關鍵起來。

我們常常以為我們很懂得愛人,因為我們常常以為我們是已經很愛主的了。我們常常用那不懂的、錯誤的,莫名其妙的觀念,天天跟人家討論愛是什麼。你真的愛主嗎?你真的愛自己嗎?你真的愛別人嗎?你生命中真正有愛嗎?請問你犧牲多少?你效法基督多少?你明白基督犧牲多少?我們沒有自我犧牲、成全對方,我們對那個人,我們從來沒有愛過。人對人的愛,是犧牲自我,成全對方。這個學問不是世界任何一個大學的哲學系、文化系、宗教系可以教出來的。這不是屬於學術的方法,這是上帝的榜樣給我們的方法,是基督受苦的實際所能教導人的。

受難節對我們是很有意義的。對上帝來說,復活是太小的事情。上帝要人復活,太簡單了。上帝自己復活,也太簡單了,因為祂是生命的本體。耶穌說:我就是生命,我就是復活。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上帝要復活,這個太簡單。上帝要受死,這個才奇妙。上帝願意受苦,對我來說,這是最大的驚奇。對初期的教會,基督的復活是最大的節期。其實,基督的受苦是最大的節期。神在人間,神擔當了人類的痛苦,「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

在基督的受苦中,我們不但具體認清上帝的愛,我們在他受苦的經歷中,以有限的感受,建立我們對上帝的愛。我們藉著效法基督的榜樣,學習怎樣去愛別人。當這些有機關聯你抓住一些的時候,你與人的關係會好一些,這個世界會美一些,神的恩愛與赦罪的能力就運行在我們身上。



(內文編輯摘錄自唐崇榮牧師約翰福音講經大會等資料,未經講員過目;圖Matthias Grünewald, Crucifixion, 1515)



青年傳福音的第一步  唐崇榮牧師



上帝的道是永遠的道,上帝的道是至聖的道,上帝的道是真理的道。上帝的道是使人眼目可以清醒,使人的思想可以更新,使人的生命建立信仰的道。上帝的道使你的眼睛清楚看見世人所沒有看見的。世界上的人看見的就是物質世界,看見的就是金錢世界。我如果是為物質、是為金錢,我是不會作傳道的。我十七歲的時候,我所賺的錢已經是當時最大教會的牧師薪水的兩倍。但是我把賺的錢50%以上,我就拿去買單張,在路上分傳單勸人信耶穌。

那個時候我對上帝說:「主啊!我今年要分五千張單張,要對五千個人傳福音。我一直傳,到了十月份的時候,發現還有兩千多張、將近三千張還沒有分。那怎麼辦呢?只剩下大概七個禮拜就年終了。我對上帝立約我一定要去做。我儘量努力傳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時間不夠。結果怎麼辦呢?我就說:「主啊!給我智慧怎樣把這些單張分完,告訴人家你是救主。結果我就用一個辦法:坐火車,特意到別的城市,再坐火車特意從別的城市回來。

這樣不是為了到哪裡,不是為了要做事情,不是為了要賺錢,而是火車上很多人,我就一直分、一直分,一直傳、一直傳,他跑不掉嘛!對不對呢?用這個辦法就把福音傳給他們。當我拿了幾百張福音單張,上火車要傳福音的時候,那個時候正是排華的時候,有一個人對我說:「你發的是中文的單張,昨天有兩個神學院的同學被政府抓走了。」我對主說:「被抓去就被抓去,我要傳福音,我做的沒有犯罪,我是不能改的。所以我就上火車了。

我就坐下來禱告,禱告完了,剛剛要開始分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坐在我前面。這個人是誰呢?這個人是一個四星的將軍。我心裡想:「死了,我要分單張,將軍跑來抓我。而且最高的警官抓的時候,一定罰的很重。那怎麼辦呢?我就禱告主:「主啊!你給我勇敢,給我不懼怕。」我愛人的靈魂,聖經說:「愛裡面沒有懼怕。」所以我站起來,就先分給他。這個警官眉毛濃濃的,鬍鬚大大的,很威嚴的樣子,我就把福音單張先分給他。

我說:「警察將軍,我把單張分給你,這裡記載上帝的愛、耶穌的救恩。我們是罪人,請你信主。」我分給他的時候,我想不到我站著分,他不敢坐著拿,他就站起來拿。你知道那個時候我幾歲?才十七歲。這個將軍就站起拿我的單張,然後說:「謝謝」,就笑起來了。我心裡想:「連將軍的都接受,我還要怕發給其他的人嗎?」所以為主工作,信心、膽量都是訓練出來的。我們不要空談,不要心裡一大堆夢想,要真正去做,真正愛主,真心事奉,不要虛假。

我得到了很大的力量,我就一張一張分,從這個車廂到那個車廂,我那天分了大概四百張的傳單,叫他們信耶穌。以後回就到自己的位子,等到到了,買另一張票,從92公里以外的城市再坐車回來。那天回來我感謝主,我今天差不多分了六、七百張的單張。就這樣一次再一次地傳。後來我想:不要單單在火車上傳,今天我可以抽兩個鐘頭在別的城市傳道,我在路上傳福音。一間一間的店我進去,勸人信耶穌。十七歲的青年人,很誠懇地,很勇敢,又感到有一點危險,有一點懼怕,就一步一步傳。

傳的時候,有一個人拿到:「啊!什麼東西?耶穌,帝國主義的走狗!」他就罵了。罵了以後,因為這邊已經傳過了,我就跑到對面去。我一路走,他就在對面一路跟,他說:「小心那個年輕人!帝國主義的走狗,文化的侵略者!這是那些外國信教的派來侵略我們文化的。」我心裡當然很難過,因為我被辱罵。他在那邊罵,我就心裡禱告:「主啊!給我力量,給我勇敢忍耐下去。」一路一直罵、一直罵,一路我一直傳、一直傳。那天回去的晚上,我比普通的日子更好睡。感謝上帝,我是這樣做起來的。

現在很多青年人很想學我講道,聽我的錄音帶就學我的樣子,講話像我一樣大聲,很快地就把我的講章拿去背了,拿去講了。我告訴你,你要被上帝用嗎?不是照樣學樣、畫葫蘆就可以了,你要自己付代價,你要自己真正付代價。你年輕的時候,不要因為你年輕而看輕自己。你也不要以為慢慢到老的時候,上帝就會重用你。這些都是迷信。年輕人不可以自己看自己年輕,就看輕自己。我十七歲奉獻作傳道人到今天,沒有一分鐘懷疑我是上帝的僕人或者不是。我奉獻做傳道人,每一分鐘我就是知道我是神的僕人。

那麼,唐牧師有的時候會有懷疑、會有動搖的時候嗎?有!懷疑什麼?懷疑我是不是已經做到最好,懷疑我是不是有什麼缺點,攔阻聖靈的工作,我自己沒有覺悟到的?這種懷疑、這種動搖是有的。但,是不是懷疑上帝呼召我呢?沒有!是不是懷疑我是不是上帝的僕人?沒有!我還沒有進神學院以前,我就清楚明白我是上帝的僕人。所以你說:「唐牧師,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事奉主?」我不會對你說:「我神學畢業後才事奉主」,我事奉主是從我十七歲那一天奉獻就開始。

到了我二十歲念神學的時候,我放棄了我的工作,我去念神學。我十七歲奉獻的時候是高中二年級,我一方面早上讀書,下午、晚上我教書,晚上十點回到家以後才開始改卷、預備功課,還有讀自己要預備考書的內容直到半夜兩、三點。我很辛苦地過我少年的時期。那個時候,我一天上課大約五、六個鐘頭,教書有八、九個鐘頭,以後又預備課、改卷等等,又用了另外好幾個鐘頭。不過,上帝把我鍛鍊到一個累到怎樣苦都不叫苦的人。我怎麼辛苦,我都不表露。

親愛的弟兄姊妹,很多的年輕人喜歡找捷徑,過愉快的生活,最好是什麼都不必奮鬥,坐享其成,很簡單的生活。我不是如此。到現在,我還可以吃最簡單的東西,我總是買最便宜的機票,我總是住最簡單的旅館,然後錢用在聖工上,用在更大的事情上,可以買更多的書、做更多的工,把神的工作做好。(餘略)


(內文整理自唐崇榮牧師於米蘭佈道會時分享傳福音的個人見證,2004,未經講員過目)

唐崇榮牧師2014佈道神學講座 講員: 唐崇榮牧師

第二場  4/16(三) 晚7:30  台北衛理 (捷運忠孝新生站6號出口) 


4月9日首場精彩內容回顧 

4月9日首場盛況


一定要佈道

唐崇榮牧師於心臟繞道術後首次來台北,主講的是「佈道神學」為題的講座。講座一開頭,唐牧師說:「為什麼要講佈道神學?因為一定要佈道!」緊接著牧師眼中帶淚,帶著因咳嗽而極為沙啞的聲音,大聲呼喊:「一定要佈道!一定要佈道!我問你,你們的教會有沒有好好佈道?如果沒有,你還好意思繼續做基督徒?我告訴你,歸正神學的老師們也很少佈道,我要大哭!我們為什麼要講佈道神學?因為一定要佈道!『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參:林前9:16)你覺悟嗎?你真的感覺到這句話是神對你講的嗎?你真的感覺到你有禍嗎?你沒有感覺,你更有禍!因為你連這種敏感都沒有!」

「我告訴你,今天我看傳道人最大的問題-完全麻痺、沒有敏感!危險在哪裡,看不見!機會在哪裡,也看不見!魔鬼的計謀在哪裡,也看不清楚!自己的懶惰怎麼影響整個時代,也不知道!一直拖延、一直怠惰,沒有敏感。那些有敏感的人,很小的事情,就驚動他了,他就覺悟了,然後就去做了。這種人是有福的。在這一方面我敢說,上帝給我一種很敏感的反應。」


「親愛的弟兄姊妹,一定要佈道!我現在不是求你啊,我是命令你,我吩咐你要佈道!如果你做基督徒,你不佈道,你不是基督徒,你是做一個自私的人!這樣,佈道才證明你是一個得救的人。我們今天有多少時間,怎樣獻給主?有多少金錢,怎樣為主?有多少體力,怎樣拼命?有多少口才,怎樣傳福音?這是主對我們的要求。如果這樣的青年人沒有起來,佈道的工作沒有做出來,這個教會可有可無。如果我們說:「主啊!我們願意做一個敏感的人。聽見祢的呼召,聽見祢給我們的挑戰,我就說:『主啊!我在這裡』」。那麼,我今天要這樣的人重新奉獻,重新奉獻做佈道的工作。

怎麼做,不知道?先定心意要做。你若有願做的心,上帝必悅納你。(參:林後8:12)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悅納。不是照著你所沒有的,是照你所有的。你說:『主啊!我只有一點點。』主說:『用!我就用那個』『主啊!我沒有經驗』『不要緊,不是照著你沒有的』『主啊!我沒有經驗、沒有能力、沒有學問、沒有口才,什麼都沒有。』上帝說:『誰要那個東西?我要你、你的心。』你的心真正要,你的心真正願意做,你有願做之心,就必蒙悅納。」



全世界都懼怕的人



唐崇榮牧師:「我們一定要佈道。那麼,佈道不是狂人大喊大叫。佈道雖然像狂人一樣地工作,但每一句話要負責任的。施洗約翰穿著駱駝毛的衣服、吃蝗蟲野蜜,在曠野大喊大叫的時候,請問他有哪一句話講錯?有哪一句話是沒有道理的?哪一句話是違背聖經的?哪一句話是自己講出來與上帝的心意相違背的?沒有!他瘋狂,他與平常人不一樣,但是他如狂人般說的話,沒有一句是神智不清的話語,每一句都是神的話,每一句都是舊約所應許,舊約已經預言而一定要成就的事情。

施洗約翰只有事奉不到一年的機會就死了。有時候神給人幾十年事奉,有時神只給人兩次講道的機會就死了。神給以賽亞一生事奉的機會,給保羅幾十年事奉,給約翰到九十多歲事奉,給施洗約翰只有一年的事奉。難道使徒約翰比施洗約翰更偉大嗎?難道以賽亞比施洗約翰更偉大嗎?偉大不在乎年日的長短,偉大不在乎果子的豐盛,偉大不在乎很多人的尊崇。偉大在乎你真正明白上帝的心意,真正遵行,真正順服,真正被主使用。然後撒旦在你面前一定要發抖,因為你為神做大事。

今天台灣瘋狂的人在哪裡?有一次雅加達最有錢的人請我講道,那時候我才三十幾歲。為什麼請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應當好好作主的工作,我就去。我去講的第一句話:「你們中間有誰可以回答我,世界上最可怕的是誰?哪一種人連總統都會怕?」沒有一個人回答。我再問一次:「你們這麼多高級知識分子,股市、銀行家、最大的老闆,試試看回答,有哪一種人連總統、警察、將軍都會怕?」他們不能答,我說:「是瘋子。世界上有一種人,每一種人都怕他。你有多高的地位,看見他都會嚇一跳。你是警長、你是將軍一定會怕他,因為他是瘋子。」

我告訴你,今天教會的毛病在哪裡?教會裡沒有瘋子,所以沒有人怕教會。何況如果教會一天到晚要人奉獻錢,向不信主的人要錢,他們不但不怕你,他們輕看基督教。所以,感謝上帝,我直到今天沒有向人要一塊錢做上帝的工作。我說:「世界上有一種人,全世界任何一種階層的人一定懼怕他,就是瘋子」,他們點點頭。我說瘋子有什麼用?為什麼今天我要講瘋子?因為聖經告訴我們,保羅是發瘋的人。上帝就用一個瘋子,作傳福音的工作。

保羅是一個怎樣發瘋的人呢?保羅是一個做工做到別人認為他瘋癲,「保羅,你學問太大,以至於瘋癲嗎?」(使26:24)我不曉得保羅怎麼回答?「你學問太大,以至於瘋癲嗎?」現在的教會毛病就在這裡:有學問的人不肯發瘋,發瘋的人沒有學問。很多神學家不肯佈道,不肯去傳福音、去領人歸主,不肯發瘋。為什麼呢?「我是神學博士,我怎麼可以去做這種粗野的事。我坐在我的辦公室,幾點到幾點上班,我們用邏輯來討論。」為什麼我看到那在路上發單張的那種人,特別疼惜呢?因為他們就是我心裡所說:「肯發瘋的人在哪裡。」我十七歲的時候一天到晚在路邊分單張,像發瘋的人。所以當我看到別人這麼做的時候,我特別疼惜,因為我知道這種人已經出現。但是肯發瘋的人如果沒有學問,就真的是瘋人。

今天,你們盼望看到牧師講道非常道貌岸然,非常有條不紊,很有理性、很有禮貌。我常常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我不是太被歡迎的傳道人。有學問肯發瘋的人,是上帝要用的人,保羅就是。他大有學問,但是他為主瘋癲,為福音瘋癲的。今天如果這個聚會完了以後,有兩百個人起來瘋癲的人,在全台北分單張、傳福音、領人歸主,使人看見怎麼有這種人出來,他們知道有個什麼力量在觸動你,什麼力量在催逼你,他知道這個力量一定不是普通的人給的。我們的教會已經到一個地步,講什麼話已經沒有什麼人要聽了。我們教會建多麼漂亮的房子,人家不要進去,進去聽就打瞌睡。有沒有人在瘋人面前打瞌睡?他一定眼睛睜大大,然後才知道往哪裡逃。你一發瘋,人家就不睡覺。

宋尚節博士1940年的時候在馬尼拉講道,講道的時候他穿好幾層的衣服。第一層的衣服好好的,很有禮貌的、很有體面的。打開來,人家就看到第二層的衣服,貼了一大堆紙張-驕傲、妒忌、敗壞、懶惰,所有的罪惡都黏在他的身上。他說:「你的外貌很漂亮,你一打開來就知道你是什麼。上帝看你的內心,不是看你的外表。你是傲慢的,你是懶惰的,你是驕傲的,你是妒忌的,你是毀謗的,你是惡毒的,你是敗壞的,你是邪惡的,你是污穢的。喔,滿身都是邪惡!」然後他再把一層衣服脫掉,脫掉的時候就看見裡面是白衣服。「上帝說,你要脫掉你的舊人,然後穿上新人。」



他講的道雖然跟普通傳福音的方法不一樣,但是計志文牧師說:「為什麼批評他?如果他講的是真理,講得吸引人,講得打進人心,有什麼錯?他用的辦法跟宣道學不一樣,跟所有的牧師、神學教授不一樣,不要緊嘛!只要人聽得懂道理就好了嘛!」所以他講浪子回頭,他就說:「浪子跑到豬的中間去了。」一講跑到豬中間去,他就在地上爬來爬去,學豬叫的聲音。那時候馬尼拉有一些很有學問的人跑去聽,以為一個神經病的人在那裏。誰是在中國人中發瘋的傳道人呢?有人去告訴馬尼拉的一個領事,那個領事叫做許公遂,是我神學院的院長(編按:瑪琅聖道神學院)。

許公遂總領事跑到後面去看:「為什麼人家報告中國來了一個瘋子在這裡,你一定要去看看,因為這對中國人的形象是很不好的。」有一次他坐在後面看,講完道以後,宋尚節忽然說:「賭博的人,出來!」「啊?叫賭博的人出來?如果出來就承認自己有做」,他就注意看,幾十個人跑出去。那些人哭,就走出去。「娶小老婆的,出來!」,那些人就出來了。「犯姦淫的,出來!」哇!這是最難的,打死都不承認的。怎麼會這樣叫:「犯姦淫的,出來!」,那些男的就出來了。這個總領事才懼怕,他說:「這個人是發瘋的。但這個人的能力,不是人的能力,這是上帝的能力。」你聽明白了嗎?

許公遂說:「我是北京大學畢業的。我在北京大學幾十年前是讀法律的,那時候毛澤東是管圖書館的。當時我每天在北京大學讀書,進圖書館、出圖書館,都要經過毛澤東那個桌子。我讀法律的結果,我知道要叫一個人認罪,你打死他,他都不一定要承認。怎麼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在台上說:『犯姦淫的人,出來!』就一大堆人出來。」他就在那天信耶穌。這樣高級的知識份子怎麼信耶穌?因為瘋人傳福音。如果道貌岸然的人傳福音,沒有幾個人信耶穌。

我不是叫你隨便發瘋。宋博士是最有學問的傳道人,但是他肯發瘋。像保羅是最有學問的使徒,他肯發瘋。一個人肯發瘋,是因為他有學問又順服上帝,又為上帝的緣故丟掉自己的臉皮,像瘋人一樣地傳講信息。他的瘋狂,是為真理。他的瘋狂,是為主。他的瘋狂,是為了基督的福音。他的瘋狂,是大有價值的。

感謝上帝,他奉獻了,他說:「我要做傳道」,放下他做領事的職業,回到香港到伯特利神學院上課。上課的那一天才發現,他跟他的女兒同班,父親、孩子都是神學生。兩個月後,院長說:「這個神學生很不一樣,他是大有學問的人,已經是四、五十歲了。所以我們就請他結束學業,自己自修,給他文憑。」後來就按立他做聖公會的牧師。他在香港一段時間,後來計志文牧師說:「請你到印尼做神學院的院長」。他見證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深深受感動,因為清楚看見有學問的人肯發瘋,然後上帝怎樣用他。

親愛的弟兄姊妹,今天我在找發瘋的人在哪裡?今天我在找有學問又肯發瘋的人在哪裡?我認識的神學家很多。在中國,讀神學讀到博士的一大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一定要讀到博士。有的是真正要追求知識,所以讀博士。有的是因為沒有博士學位活不下去,所以讀博士。每一個人的動機只有上帝知道。但我要問有學問的神學家,肯發瘋的,在哪裡?所以今天我對你們講佈道神學,我深深相信是上帝的引導。阿門!


台北起來!台北的教會起來!台北的年輕人起來!你一定要肯為主發瘋,你預備奉獻自己給上帝使用。神能從你們中間興起第二批、第三批在神國度中大大被上帝使用的人。」


呼聲

我是沒有太大學問的人,但我已經用五十多年的時間,為主做了我應當做的事情。現在我的時間進到尾聲了,我再幾年以後就去見主了,但我一定要看到下一批的年輕的人起來,否則我死的時候,眼睛不會閉著。你不要把這個聚會當作開玩笑,這是神要給你們很重、很大的一個教訓,讓你們真心從內心的深處對主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為什麼佈道要有神學呢?因為過去的神學家都不要佈道,過去的佈道家都不要念神學,所以我痛苦的心幾十年不能平安。然後我回到聖經看保羅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保羅是一個神學家嗎?我問你是不是?(會眾答:是!)保羅是一個小神學家,還是一個大神學家?(會眾答:大神學家!)我再問你保羅是佈道家嗎?保羅是小佈道家,還是大佈道家?(會眾答:大佈道家!)保羅是大神學家,保羅也是大佈道家,那我問你:為什麼神學家不佈道?為什麼佈道家不讀神學?讀神學一定讀到最後,放棄佈道嗎?這是魔鬼的教訓。佈道有果效,就不必念神學嗎?這是魔鬼的欺騙。我相信這兩件事一定要結合在一起。你有多深的神學信仰,你才有多有能力的佈道信息。兩樣結合在一起,就是我們的主所做的工作,就是保羅所給我們的模範,就是馬丁路德,就是加爾文,就是許多最偉大的改教家所顯明出來的榜樣。

加爾文幾次派人到南美洲佈道。他雖然是一個神學家,他是一個注重佈道的人。馬丁路德講一句話很感動我,他說:NO ONE CAN DO ANY GREATER THING THAN A MAN WHO IS BURN BY THE FIRE OF ANGRY. I NEVER WORK BETTER THAN WHEN I WAS INSPIRED BY THE HOLY ANGER FROM GOD。當我被上帝那個聖潔的忿怒燃燒的時候,我做的工作,那個時候是最好的。當上帝聖潔、忿怒的火焚燒我的時候,我是做工作的最好的時候。我們今天做工太多技巧,太多經歷,太多思辨,太多邏輯,太多方法,缺乏奮戰,缺乏靈火,缺乏為主專注拼命事奉的那個心志。I NEVER WORK BETTER THAN WHEN I WAS INSPIRED BY THE HOLY ANGER FROM GOD。當神的忿怒,神的聖火燃燒你的時候,你瘋狂地為上帝工作,而你的瘋狂是有真理的基礎,有智慧的謀略,有神的靈與你同在,那你是所向無敵的。

《使徒行傳》告訴我們,司提反講道是用聖靈與智慧講道。聖靈的火,智慧的理在他的身上,所以講的時候條理清楚,但是靈火焚燒。HOLY FIRE AND THE SACRED WISDOM FROM GOD COMBINED TOGETHER。你如果有理智,頭腦冷靜,心裡火熱的配合是最好。今天很多的傳道人好像很熱心事奉主,是頭腦發昏,心裡冷淡。心裡冷,頭發熱,是「生病」。頭腦冷靜,心裡發熱,那是「懇切」。

感謝上帝,保羅是佈道家,保羅也是神學家。保羅的神學沒有攔阻他的佈道,保羅的佈道沒有妨礙他的神學,因為他從神領受所有最大的奧秘,歷史所隱藏的真理,在基督裡彰顯出來的福音,他是用火熱的心,來把對人的愛,表現出傳福音的果效。我們對主認識多少?我們對人的愛多少?我們對真理的瞭解多少?我們對別人失喪的靈魂的關懷多少?當你看見一個人、一個人離開上帝,走到地獄去的時候,你無動於衷,你還是基督徒嗎?

司布真在他的書裡面講了一句話。有一次他對一個人佈道,那個人說:「你講的是真的嗎?你講人下地獄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為什麼你們傳道人來講道是這樣冷冷默默的?如果人要下地獄是真的那樣痛苦的話,你們為什麼不很懇切地告訴我,使我馬上回頭歸向上帝?」這是一個不信主的人,對基督徒的一個批評;一個快要滅亡的人,對基督教的審判:你們是假的,因為你們沒有真正懇切呼召我,勸勉我,使我回到上帝的面前來。

如果一個人滅亡是真的可怕的話,我們要勸他歸主。有一個人說:「我應當甚至跪在破碎的玻璃上,在粉碎的玻璃大路中間,我走到他那邊去,然後告訴他耶穌的福音,我都應該要這樣做。」我們沒有關心人,我們把人生死當作沒有什麼事,生也好,死也好,得救也好,滅亡也好。反正不是我的事,我已經信主了。



我蒙召的時候是十七歲,十七歲的時候我聽一篇道是計志文講的。計志文講那篇道的時候,我很不高興,因為我知道今天可能上帝要呼召我做傳道,而我就是想逃避做傳道,所以我不要參加那個聚會。但是聖靈感動我,「不可以!你一定要參加。」所以我不能不去參加。還沒有去參加的時候,我到廁所去,跪在潮濕的地板上,「主啊!可以不可以我不進去?」主對我說:「不能,你一定要進去。」「主啊!我不要進去。」主感動我,說:「我要你進去。」所以我勉強進去,到底沒有消滅聖靈的感動。

我一進去的時候,我先記得剛才在洗澡房禱告:「我如果進去,我要你真正對我行一件使我一生可以負責的事情,你一定要感動我做傳道,我今天給你最後的機會(怎麼人給上帝機會?)。主啊!我今天給你機會,如果你還要我做傳道人,今天你一定要用這個機會感動我。如果沒有,我永遠不做傳道人。不是我的錯,是你的錯(上帝會有錯的?)。主啊,你感動我!我給你最後的機會。」然後我進去。

我進去坐在那邊的時候,我發現椅子比平常更硬,時間比平常更慢,人心在那邊比平常更冷,四周的人在那邊有說有笑的,我感到很討厭,因為今天不知道是什麼聚會,好像上帝要把我抓回來做傳道人。我從12歲已經奉獻做傳道了,14歲開始離開主,15歲、16歲走了共產主義、唯物論、進化論的道路,17歲到現在我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我盼望主不要再呼召我,讓我平平安安地去搞哲學吧!讓我好好自自由由地去搞音樂吧!我十六那一年,一年裡面寫了一百多首曲子。我知道我有音樂恩賜,我有圖畫恩賜。我知道我可以做很多別的工作,為什麼一定要做傳道?只因為12歲奉獻過一次?上帝,祢記得嗎?盼望祢忘記吧!祢最好不要記得我曾經奉獻做傳道,我也盼望把它忘記。但是不能。

所以十七歲的那一年的那一天,那一個日子,那一個下午,那一個時刻,我勉強進到禮堂去,坐在木椅。然後計牧師上台:「今天我給你們講『五個呼聲』。」「什麼呼聲?又再呼喊我?要再叫我做傳道嗎?」「第一個呼聲-上帝的呼聲:「我能差遣誰,誰肯為我們去?」這是上帝在《以賽亞書》第六章的呼聲。第二個呼聲-聖子的呼聲:「莊稼熟了,有誰肯去收割呢?」第三個呼聲-聖靈的呼聲。聖靈說:「凡願意的,都來取水」。第四個呼聲-使徒的呼聲。使徒要大家去傳道:「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到了第五個呼聲的時候,我完全想不到。這是我很少對你們講的話。第五個呼聲是-地獄的呼聲。啊?地獄有呼聲叫人做傳道?哪裡有這樣的事情?

我那個時候十七歲,195719日,大概晚上九點的時候。七點聚會開始,到九點的時候,已經講到第五個呼聲。我很注意聽計志文牧師說:「你知道拉撒路在哪裡?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裡。那個財主在哪裡?在陰間裡。財主說:亞伯拉罕啊!求你差派拉撒路到我家裡去傳道,因為我有五個兄弟還沒有信主,還沒有悔改。如果是一個死人復活去傳道,他們一定受感動。」這個是地獄的策略。地獄用什麼辦法?用神蹟就會使人信主。今天靈恩派走這條路,快快用神蹟使人信主。回教徒從來沒有行過一件神蹟,信回教的比信靈恩派的多幾十倍。你聽不懂,就算了!

為什麼一定要神蹟才能信主呢?聖經沒有說信是從神蹟來的。信道是從聽道來的。為什麼你變成信道是從神蹟來的呢?今天的教會領袖離開聖經的真理多遠,還不知道,還以為一定走那條路是對的。你麻木不仁到什麼時候。所以,計牧師說:「財主在陰間,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裡。他一吩咐,他一命令:『你派拉撒路去,照我的辦法-如果有一個人死了復活,傳福音一定有果效。如果像唐牧師這樣的人傳福音,一定沒有果效,因為他天天喊來喊去,沒有使死人復活。用拉撒路死而復活,一定有果效。去!』亞伯拉罕說:『不!上帝的計畫,跟魔鬼的計謀是不一樣的。天上的計畫,跟陰間的計謀是不一樣的。他們如果有了摩西的律法還不要悔改,就是拉撒路從死裡復活到他們那裡傳道,他們還是不悔改。』

上帝的律法就是上帝的道,是產生信心、產生悔改的原因,這個原則再一次被肯定了-信道是從聽道來的。『你哥哥是有律法的,你哥哥是有聖經的,你哥哥是有上帝的道的。有上帝的道不要信,要等人從死裡復活才要信;你有聖經你不要信,要等人行了神蹟你才要信。你在講什麼?我不接受你的獻計,我不接受你的策略。』然後,話語就停在那裡,沒有再討價還價。

計志文牧師說:「你們這些青年人,你們不去傳福音。我告訴你,地獄的人盼望有人去傳福音!」我嚇了一跳!叫我們傳福音的,有地獄的聲音嗎?地獄的呼聲!地獄盼望有人傳福音。基督徒啊!如果你不傳福音,你的愛心連下地獄的財主的愛心都不如,你還敢說你是基督徒。」我整個人垮了,我整個人融解了。我如果不傳福音,我比滅亡的人還更沒有愛靈魂的心。我那一天整個人瓦解了。我對主說:「主啊!我奉獻給你。從今天開始,我永永遠遠做你的僕人,絕不後退!絕不收回!絕不懊悔!求主使用我。」就這樣到現在,五十七年了,跑遍世界一百三十多遍,對三千多萬人傳道,就因為那一天-195719日晚上9點多,我站到台前去的時候,整件衣服前面都是眼淚,完全潮濕了,奉獻給上帝,對主說:「主啊!你用我!用我,直到見你面的日子。」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今天晚上我奉主的名對你說,我今天身體不好,不一定講得太長。但我已經花了我最大的力量,今天對你講了一些很重要的話語,你要真正瞭解上帝的真理,要真正愛靈魂的心,兩樣配合起來,在佈道神學上下功夫,真的瞭解上帝的福音的原理,福音的內容,又加上你有愛靈魂,火熱傳福音的心志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有學問又肯發瘋的人,來被上帝使用。

你願意嗎?你願意嗎?今天晚上,現在這個時刻,哪一個人說:「主啊!我清楚看見你工作了,我也受你自己的感動,我今天願意奉獻做傳福音的人,獻上自己,一生一世跟隨你。」有這樣的人,請你恭敬站起來,在你的位置上站起來。如果你心裡不平安,請你恭敬站起來。如果你可以說服自己不必做傳道,你坐下去。今天,我一點不妥協,一點不開玩笑。我要在這一個時代,再一次呼籲:「奮勇的大軍在哪裡?傳福音的使者在哪裡?肯為主發瘋的人在哪裡?」你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還有哪一個人,你說我也願意,請站起來。現在我請所有站起來的人走到台前來,一起禱告。我們奉獻在主的面前。


唱:十字架,十字架,永遠是我的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惟靠耶穌寶血。

(文章整理自聚會錄音,未經講員過目)

唐牧師呼召,近乎一半會眾起立走向台前回應上帝的呼召。



(信息具連貫性, 敬請每場參加, 並邀親友一同赴會)




重生的記號-福音的虧欠感  唐崇榮牧師


我們每一個人得救以後,上帝就把虧欠感放在我們的心裡,這靈魂的虧欠感不斷的在得救的人的心靈深處呼喚:「你的弟兄在哪裡?你的同胞在哪裡?你的父母在哪裡?你的親戚朋友在哪裡?你的同事同學在哪裡?你的配偶在哪裡?你的國家在哪裡?你的城市裡的居民在哪裡?」我二十一歲的時候,這個虧欠感在我內心深處感動我寫了一首詩歌:「你的靈魂在哪裡?你的兄弟在哪裡?他在滅亡之中,他在罪惡之中,他在黑暗之中,為何不救他?」

一個已經真正清楚得救的基督徒有五個記號,五個記號裡面的第五個記號就是對靈魂的關切。我把這五個記號提出來:
1.一個真正知道自己得救的人是一個聽過基督為他死而復活的道理的人。因為他已經聽過,他知道耶穌為他死,耶穌為他復活,他相信他,這是第一個記號。
2.他聽過以後,曾經受聖靈的感動,稱他為主;接受他做他個人的救主,他歸向他,請他進到他的心中,於是生命改變了。
3.一個真正得救的人,他的心靈裡面產生了永恆的變化,使他脫離世界情欲而來的敗壞,他開始與上帝的性情有份,愛上帝所愛,恨上帝所恨,這是第三個記號。
4.他不但有了他的性情,能愛他所愛,恨他所恨,他還追求渴慕屬靈的事情,他對禱告、對《聖經》、對屬靈的價值有了新的看法,有了新的定義,有了新的估計,他對待屬靈的事與從前不一樣,這是第四個記號。
5.他開始關心別人的靈魂。一個從來不關心別人靈魂的人,怎能說是一個真正得救的人?從來不管別人得救不得救的人,怎能說是重生的人?一個重生得救的人一定關心別人的靈魂。親愛的弟兄姐妹,一個只愛唱詩,除了參加詩班什麼都不作的人,不一定是得救的人;一個只愛做執事,在教會做招待員,對人靈魂的失喪毫不關心的人,不一定是一個得救的人;一個只奉獻金錢,此外什麼都不管的人,也不一定是個得救的人。

一個真正得救的人,一定關心別人的靈魂,這是沒有辦法逃避的,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記號。當你看見你的弟弟在被火燒著的房子裡,你說:「不要緊,因為人總有一天會死,感謝主!」我怎能相信你是他的兄弟?我也不相信你愛他。你說:「不要緊,我為他預備棺材好了。」那不行的,因為這不是關係到錢的問題,不是關係到平常我對他好不好的問題,這乃是生死的問題,我是他的哥哥,我不能眼巴巴的看著他被火燒死,我一定要大喊大叫,用各樣的辦法將他搶救出來,「火燒了,出來吧!」你冒著自己被火焚燒的危險跑進去,把他拉了出來,這就證明你和他的生命有關係。

我十六歲的時候開始學唱那些難度比較高的詩歌,我用德文背唱海頓(Haydn,Joseph)所寫的《四季》,我也唱《彌賽亞》,那時我還沒有得救,我只愛音樂,我心裡不是在讚美上帝,我在告訴弟兄姐妹:我很會唱歌。直到我真正得救以後,每一次我唱《哈利路亞》時,我知道他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每次我唱《榮耀歸主》的時候,我心裡真是願意把一生一世,一切的榮耀都歸給他;每次我唱《十字架》的時候,就像在他十字架的下面,讓他寶血洗淨一樣,重新溫習他拯救我的大能。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一個真正重生得救的人,是一個關心別人靈魂的人,請問:你信主多久了?你有沒有為主作見證?保羅說:「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上帝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為什麼?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有一次我到馬來西亞最荒蠻,最深入的內地去,我搭飛機到了新加坡,再換飛機到古晉,再從古晉飛到美里,再換小型的飛機到內地去,在這之前,我沒有到過那樣沒有開化,那樣落後的地方。他們住在長屋裡,歡迎我的時候,把他們認為是最好的食物,像豆腐那麼一大塊的肥豬油拿出來招待我,這是他們招待最尊重的客人的食物。吃不吃呢?吃了一定心臟病,不吃一定得罪他們,為了主的緣故,為了不叫他們的心難過,我吃了一口,他們就很高興,後來趁他們談話分心的時候,我快快把它丟出窗外。

為了主的緣故,為了救一些人,你總要像他們那樣的生活。在猶太人中間作猶太人,在希利尼人中間作希利尼人,在化外人中間作化外人。

他們請我住進一間空間很低的浮腳鋅板瓦屋裡,屋子下麵的豬,雞,狗不停的吠叫,半夜三點,雞的聲音,狗的聲音就吵開了,我氣得不得了,因為一天我要講道三次,一次三個鐘頭,身體累得不得了,晚上又被吵得不能好好睡覺,我用答錄機把那些聲音錄下來,在錄音帶的外盒寫上《雞犬不寧交響樂》;我在他們中間傳福音二十八天,只有一天在洗澡房裡洗澡,其他的二十七天都是在河裡洗身。我體會什麼叫做在化外人中間像化外人,在猶太人中間像猶太人,為要得著他們,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盼望到你們中間來可以成為你們當中的一份子,可以瞭解你們的心,瞭解你們的語言,瞭解你們的思想,體會你們內心所需要的是什麼,使我可以在適當的時間裡,照著主的旨意向你們傳講適當的信息。

我們還需要多多跪下懇切的禱告,求主使用我們,把愛靈魂的負擔加給我們,使我們有虧欠的感覺,無論是希律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說:我都欠他們的債。一個真正得救重生的記號,就是福音的虧欠感。



(文章摘錄自唐崇榮牧師「為何要傳福音」一文,未經講員過目照片唐崇榮牧師2013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雨中佈道側影)



福音神學的本質(The Essence of Gospel) 唐崇榮牧師


「福音是什麼?福音的本質是什麼?」應當成為我們不斷探討和堅持、繼續遵守的一個基礎性的前提。

今天許多傳福音的人,很注重「傳」,而不著重「福音」。愛傳而不要研究福音的人,是很努力地傳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一個人對傳很有興趣,對福音沒有興趣,這個人不是真正明白主心意的人。如果我們為了傳達到果效,對果效有興趣,對本質沒有興趣,我們不是一個真正忠心傳福音的人。我們為了傳有果效,我們用各樣的方法,甚至與聖經的原則不相同的方法,我們也要用,只要能達到我們的目的,我們的精神不是傳福音的精神。所以一個人不在福音下功夫,不對神的真理的正統、完整性、統一性、絕對性、單一性、永恆性、普世性的福音有正確的瞭解,他怎麼傳都會混亂教會。他怎麼做,好像很熱心,都會在偏離正道的可能性中把自己放在妥協的地步裡去。所以對福音的本質,應當有完全的,沒有妥協的,更嚴正的要求。每一個傳福音的人先在這個地方下功夫。

對神自我啟示的這個系統認識的知識叫作「神學」。凡是否定啟示的人,這些人的神學都是「人學」,不是「神學」。認知啟示自我的上帝,在祂的啟示中認識祂,產生一套對神知識系統神學的人,要把對神的知識化成歷史行動的生活。所以,我們一方面研究對神的認識;一方面在對祂的認知中,行出祂要我們行的,然後在把這些傳揚出去。聖經給我們看見保羅是神學家,保羅是佈道家,保羅是耶穌基督生活的代表-「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參:腓立比書:1章21 節)。他活出他所傳的基督,他傳出他所活出的基督。他所信的,他傳出來;他所活的,他傳出來;他所知的,他活出來。這樣一位神學家,不但是理論上認識上帝,不但是口頭上傳揚基督,更是在生活上印證他所信、他所傳的。在這裡給我們看見三樣的東西合一──神學、事奉、生活的合一。

哪一段聖經應當成為我們傳揚福音的基礎呢?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剛剛執行他彌賽亞工作的時候,引證《以賽亞書》一句話說:「我就是那位被差遣來報好信息的人。」這句經文是我們今天傳福音的聖經基礎嗎?或者是當耶穌基督對門徒說:「你們去,因為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給我了。你要使萬民做我的門徒,我就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哪一個是我們傳福音的經文基礎嗎?有人說就是「大使命」(Great Comission)。我認為這個名稱還不夠大,應該叫做「最大的使命」(the Greatest Comission)-最大的主權、最大的權柄、最大的差遣、最大的工廠、最大的使命、最大的資訊、最大的赦罪恩典、最長久性的價值──福音。兩處經文不同的地方,是耶穌基督剛出來傳道的時候,他所講的是這個新的時代-藉著基督所成全的福音,要使人得著釋放的這個「宣言」,已經通告出來了。但當耶穌基督說:「你們要到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使萬民都作我的門徒」的時候,這是他被釘十架、流血捨命、受了審判、進到墳墓、得勝掌死權的魔鬼、從死裡復活後所講的話。

今天我們傳福音是傳這位死而復活的基督!福音的本質就在這個歷史性的救贖行動裡面成全了。福音的本質就在乎這位為我們死,為我們復活的基督裡面,只有他裡面所成全的救恩裡給我們看見,這是有「救贖性」作為最基本的條件。

許多人把比較次要的看法當做是重要的,就慢慢放棄更重要的事情。什麼叫「把比較次要的當做重要的呢?」一些人認為:「只要傳福音,不管他傳得多好,傳得對不對,只要耶穌的名傳開就可以了。」這種看法對不對呢?如果只要耶穌的名傳開就可以了,那麼為什麼聖經特別提到他是「拿撒勒人耶穌」呢?「耶穌」這個名稱是當時一個常用的人名,許多人為孩子所取的名字,就是舊約裡的「約書亞」,新約的「耶穌」,意思就是「救世主」。今天在菲律賓還有許多人的名字叫「耶穌」,是菲律賓式的「耶穌」,是菲律賓民族裡的「耶穌」。但保羅特別註明,這是「基督耶穌」、「拿撒勒人耶穌」、「上帝的兒子耶穌」,這表示「只要把耶穌的名傳開」的這種思想,遠遠不夠嚴肅提到那位我們所傳的耶穌到底是誰。我們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就是清楚這位耶穌是聖經裡面那「道成肉身」的耶穌,不是普通的一個耶穌。保羅也提到了「主耶穌」,耶穌是「主」!這位拿撒勒人耶穌、這位基督耶穌,是主、是上帝。

有一次我在一所神學院教差不多五個禮拜的「福音神學」。有一次我講完以後,有個學生站起來問我:「為什麼你不提社會的行動呢?為什麼你不提社會的關懷呢?為什麼你不提在世界上怎樣對窮人盡責任,這是福音的工作。」我說:「是!這是福音的『果效』,這不是福音的『本質』。」把福音的「本質」和福音的本質所能產生出來的「果效」混在一起,是不對的。把「福音」和「福音的預工」混在一起,也是不對的。Pre-Evangilism, Evanglism, and Post-evanglism 是三個不同的階段。「福音的本質」,是福音的本體裡面的性質。「福音的預工」是為了使人能預備心領受福音的工作,叫作「福音的預工」。「福音的果效」是傳了福音以後,福音怎麼樣產生福音的果子。

我相信今天我們實在需要一個純粹傳福音而不攙雜別的東西的運動。我們今天看見傳福音這麼難,領人歸主那麼難,禮拜堂建好了人不來,請來請去來兩次就不再來了,所以我們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傳福音?「哦!聽說韓國有一個教會很大,用那個辦法就會成功,派人去,學他們的樣子!」結果學來了一些不是完全純粹福音的運動。我為什麼這麼說呢?韓國的宗教背景是Shamanizm(黃教、薩滿教),就是求神拜佛、子孫萬代興隆的信仰。把這些和基督教連在一起,加上奉耶穌的名的禱告,就變成基督教了。Shamanizm和基督教的配合,不能產生為主背十字架的基督徒;Shamanizm和基督教的配合,不能產生為主受苦心志的基督徒。今天我們把諾曼‧皮爾(Norman Vincent Peale, 1898-1993)、羅勃‧舒勒(Robert H. Schuller)、趙鏞基、Shamanism 這些都混在一起,以為這就是福音運動唯一的道路。現在臺灣產生一個很大的迷信,非走那一派靈恩路線,教會不可能復興。這個迷信一定要打破,因為這個好像福音運動 ,好像復興的這個運動的本質裡面,沒有很純粹的福音本質。這個運動的本質和福音的本質有個距離。

我多麼盼望有一天最大的聚會不是為了醫病而來的;最大的聚會不是為了看神蹟而來的;最大的聚會不是為了我有一天信主會發財而來的;最大的聚會是因為人看見我需要上帝的道。「饑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是因為缺乏耶和華的話語」(參:阿摩斯書:8 章 11 節),我來要神的道,我來要神的話,在神的福音裡面領受生命,在生命中間願意把自己奉獻給主,甚至為主死我也甘願。我盼望有一天這個運動是建立在福音和神的道的能力的上面,沒有其它的攙雜。

(內文摘錄唐崇榮牧師在第五屆青宣大會的講道紀錄, 未經講員過目)



佈道神學講座新聞稿 (新聞撰稿人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同工) 


傳福音的火炬

唐崇榮牧師畢生職志首要為傳福音,緣起於195719日,年僅十七的唐崇榮,聽聞計志文牧師傳講「五大呼聲」的講道,深受感動而回應上帝的呼召。計牧師講到來自「地獄的呼聲」使他想到﹕「如果連地獄裡的人都曉得愛未信主的人,深深希望他們不會像自己一樣下到地獄來,得以進入永生天堂的基督徒如果再不傳福音,不是就比那已下地獄卻還想傳福音給自己親人的人還不如嗎?」

「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九16)這句話道出保羅對自己應盡上拯救失喪靈魂的福音責任感,並以此相同責任感催逼信徒:「我們應當盡力傳福音,搶救靈魂!」唐崇榮牧師常以基督徒與全球人口非基督徒比率、每年世界人口出生率與死亡率等,來審視教會是否已達到應盡的傳福音的責任。但唐崇榮牧師指出教會離應當盡上的責任,還是相差太遠。

唐崇榮牧師說:「教會如果不傳福音,等於是在走一條自殺的路。」這是由於唐牧師在他事奉主的五十七個年頭裡,早已看出佈道是上帝託付教會生命與事奉的重點。自聖經啟示完成以後,《以弗所書》弗4:11記載教會現存的三大職分,是傳福音、牧養與教導。唐崇榮牧師認為傳福音如同生孩子,牧養如同養孩子,教導如同教孩子。如果教會只牧養同一批信徒,卻從來沒有傳福音,沒有生新的屬靈的孩子,就像現在日本與台灣社會普遍不生孩子,產生少子化與老齡化的狀況,這將成為教會未來一定得面對的存亡問題。

唐崇榮牧師24年前在沒有任何佈道基金與差會的支持下,憑著信心,從零開始,拓展歸正福音教會至今,除在印尼雅加達建立母會以外,目前在世界各地已有約六十間分堂。唐崇榮牧師不但自己效法耶穌基督在各城各鄉佈道,其教會的牧師、傳道、執事與平信徒,全教會總動員的佈道工作,在這一、兩年以來,教會全年佈道對象的總人次,2012年教會全年佈道總人數約為150萬,2013年約180萬。(備註:此統計數字皆不包括唐崇榮牧師個人在世界各地的佈道人數。)唐崇榮牧師自己更是在心臟手術前後,仍繼續進行印尼一百個城鄉的佈道大會。自2012年至20143月,共計跑了印尼77個城鄉。


佈道神學為題的講座

唐崇榮牧師於主後2000年開始,因受上帝的感動,在許多牧師退休的年齡,加倍做主的工作,展開亞洲巡迴講經大會,除有佈道會外,幾乎每週自雅加達飛往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台灣等城市,舉辦逐章逐節的講經大會,一講就是十四年,在台北已講解過《希伯來書》、《約翰福音》、《雅各書》、「《創世紀》與《出埃及記》難題詳解」、「基督徒感情的聖化」等。

除講解神學外,自2012-2013年在台灣加辦自北到南、自西岸到東岸,共計十二個大城市與小鄉鎮的青成年生命更新大會,向總計約五萬人次的台灣鄉親傳福音,為的就是在平信徒神學教育以外,以個人的榜樣帶領台灣各地弟兄姊妹一同盡上傳福音的責任,為培育一大批承繼教會聖工大業的下一代做準備。

此次專題講座的主題是佈道神學顧名思義就關於傳福音的神學傳福音是基督頒布的大使命。在傳福音的行動背後,我們需要思想性的「神學」嗎?唐崇榮牧師指出:「佈道神學是傳福音的理論基礎神學是內涵佈道是延伸當我們研究任何神學主題時都不能離開福音傳福音也要有憑有據按照上帝啟示的真理來傳佈道與神學應當齊頭並進。從古至今的基督教史,無論西方與東方,教會走向兩個極端:一條路是以理性的人文為中心,用行政組織、經濟、傳統的形式層層管理教會,純正的信仰不彰;有一些人因為不滿注重形式的教會,轉而走向宣洩感情的另一條路,放棄聖經嚴謹的神學教導,只注重個人經歷的滿足。在這兩極的路線中,我們要找出合乎聖經原則的第三條路線:持守合乎聖經總原則的神學,同時還要火熱的傳福音。」

此次專題講座,將以福音工作的基礎-佈道神學,與傳福音實際的行動見證,激勵弟兄姊妹一起廣傳福音!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  香港辦事處消息

唐崇榮牧師將於4月8號星 期二繼續在香港的查經大會,此次將會講解羅馬人書。地點不變,依舊是在尖沙嘴浸信會,晚上7點半正式開始。請各位將此消息廣傳,邀請信徒,教牧, 一同前來分享主的信息。謝謝每一位弟兄姐妹的熱心






《羅馬書》背景與序言 唐崇榮牧師


基督的奴隸-使徒保羅

這本《羅馬書》是寫給羅馬人的,同時也是為全人類的需要所預備的一本書。這本書與《希伯來書》不同的地方,在於它的作者開宗明義、清楚地把自己的名字介紹出來,「我保羅,耶穌基督的僕人,寫給你們在羅馬的聖徒」。

寫信給羅馬聖徒的「保羅」是誰呢?他是全本聖經中,除了基督自己以外,最偉大的傳福音英雄。使徒中,他擁有最多的恩賜,對人產生最深遠的影響。他是一個在古代,就用多元文化的知識,向全世界介紹上帝的福音的人。這個人生在猶太人的族系裡,長大時透徹學習猶太律法與宗教中一切的神學。他在羅馬帝國統管的領域下長大,對於羅馬的軍事、法律、政治是非常熟稔的。他相當清楚祖傳的希伯來人文化,同時也完全瞭解當時在希臘最時髦的哲學思潮。他在猶太人的會堂中,可以與猶太人辯論宗教律法的事情。他可以用「伊壁鳩魯派」與「斯多葛派」的理論,在希臘雅典哲學家們會面的地方-亞略巴古(Areopagus),與他們正面交鋒。

保羅與其他普通的猶太人不一樣,他是羅馬公民,在極富盛名的羅馬帝國裡享有該國公民的榮譽。但保羅又與普通的羅馬公民不一樣。羅馬公民有英勇卻無律法,缺乏上帝所賜的一顆敬虔的心。保羅可說當時是羅馬帝國絕無僅有的偉大公民,無論在宗教、道德、品格、言語、學問、思想方面的涵養,他全都具備。

沒有一個羅馬公民是做人奴僕的,羅馬人只將戰敗的俘虜帶來做奴僕。但當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他很自願、毫不羞愧地說:「我,耶穌基督的奴僕,寫信給你們羅馬人。」他在這裡自稱的「僕人」二字,希臘文的意思就是指那些在市場上被賣做奴隸,永遠沒有自己的主權,終身只歸買他的主人,即便遭受逼迫與淩辱,也沒有為自己伸冤辯護權柄的人。羅馬帝國的奴隸當時是被社會輕看,被視為最輕賤低下的人。為什麼保羅自稱「我就是這種奴隸」呢?因為他說「我是耶穌基督的奴隸」。耶穌基督是誰?他是那位被羅馬帝國派到猶太及撒瑪利亞的巡撫彼拉多定罪,掛在木頭上的平民。

單從這段聖經的經文,我們看見了保羅的整個人生觀是與其他普通的人不一樣。他不誇耀自己的學問,不以身為羅馬公民為尊,也不以通透當時哲學思潮與曾研習猶太律法的經歷為榮,他卻以能成為耶穌基督的「僕人」為他的誇耀。這種心理就是聖經說「起初的愛心」,是那些真正的基督徒所擁有的心理狀態。保羅的情況正像一個非常尊貴的人真正愛上另一個人時,只怕所愛的人不要他,即使是做那人的僕人,也心甘情願的這種愛。這樣,我們就可以清楚看到保羅內心深處,已經看出基督偉大的地方,與基督相比之下,自己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羅馬競技場全景


寫給羅馬城的聖徒

保羅在寫《羅馬書》的時候,疆土橫跨歐、亞、非三洲的羅馬帝國,其首府-羅馬城,人口至少在一百至兩百萬間,住在該城的基督徒,就是保羅寫信的對象。羅馬城不但是偉大的羅馬帝國政治中心、經濟中心,同時,它也是交通的中心。論到羅馬,歷史上有「條條大路通羅馬」這句名言。古羅馬建了一條大理石的路直達義大利南端。亞壁古道(Appian Way)以它是用大理石鋪成的戰略要道著稱,讓軍隊在戰爭結束後,可以用很快的速度趕車行軍回羅馬城奏告凱撒。

羅馬帝國的建築也是當時世界的中心,它的競技場可以坐進五萬人,還有許多露天劇院及偉大的王宮。直到今天有許多最偉大的建築的構思還留在羅馬城。主後不久建立所建立的萬神廟(Pantheon)是唯一兩千年來還存在完整,沒有因地震陷落,也沒有受風雨摧殘,仍存留在羅馬的偉大建築。萬神殿的上面是一個洞,整個建築那麼大沒有一個窗。所有的光線就從那個圓洞照射下來,所以在不同的節期,你可以算出來圓洞射出來的光圈在哪裡就等於那一天幾點鐘了,所有氣候的流動就從這個洞上下。這個圓洞型的頂大到一個地步,在沒有鋼筋水泥的時代,完全不用柱子就建成了。羅馬帝國的首都羅馬不但是建築的中心,它還是軍事的中心,凱撒大帝需要許多的武器同那些將官圍繞著他。

萬神殿

羅馬城太複雜了,羅馬城是一個多元社會所組成的,多少個民族聚集在這個大都市沒有人知道。他們帶著不同地方的背景、教育、宗教、習慣、風俗聚集在這個大城裡。為了形式上的效忠,他們要放棄他們過去的宗教絕對性,而只認凱撒為他們的「主」。所以羅馬帝國裡面的每個人,他的生、他的死都是屬於凱撒可以決定的,除了凱撒之外他們口不可稱另外一個人為「主」。「主」這個字希臘文是Κύριος,就是「主人」,是「我的擁有者」的意思。

當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他的膽量大得不得了,他的勇氣過人。因為他傳講的是「主」耶穌基督,不是「主」羅馬皇帝。這樣一句話被查到就可引起殺身之禍,有斷頭的可能。而他說我是基督的「奴僕」,是他的奴隸,就表示在凱撒之外還有一個「主」,這是違背國法的。真的一個奴隸有這種勇氣嗎?如果基督教的倫理是奴隸的倫理,怎麼有這麼大的勇敢來面對歷史上最大的帝國,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呢?

但是保羅在羅馬城非常燦爛的文化外表、建築的光華裡面,他看見更寶貴的一群人在裡面。那一群人是誰呢?是「上帝所愛的聖徒」。這些人同其他羅馬城裡面的人不一樣的。他們可能比較窮,沒有辦法像那些高官達人到羅馬的沐浴池裡面洗澡潔身。但是保羅說這些是「聖徒」,因為他們有純潔的良心,他們有純正的動機,他們過聖潔的生活。他們有貞潔的性行為,對自己的丈夫、對自己的妻子是絕對忠心的。這些人對神的信仰篤信不疑,甚至置自己生死於不顧。他們是順從基督真理的人,《羅馬書》就是寫給這些人的。保羅在這裡說,「我保羅寫信給你們在羅馬的聖徒,上帝所愛的,我寫信給你們。」這樣的受信者就是,蒙基督拯救、被聖靈所成聖、領受神新生命的人。


誰需要福音?

保羅信裡面要講的是什麼呢?在他所有的話裡有一個最重要的主題—「上帝的福音」,也是罪人所需要的「福音」。「我把上帝的『福音』傳給你們」,「福音」這個字是用單數來寫的,這個字的希臘文就是「Ευαγγέλιο」。Ευαγγέλιο是什麼意思呢?Ευ就是「好」的意思,αγγέλιο就是「消息」,Ευαγγέλιο就是「好消息」。這裡所講的good news是only good news,只有一個好消息。什麼好消息呢?就是「罪人可以得救,神可以把新的生命賜給你,你永遠是有盼望的,你不必沉淪滅亡,你可以得著神的救贖,你可以與神和好,罪人可以被稱為義。」

人活在世界上,到底需要知道什麼?到底我們最大的需要是什麼?其實你真正最大的需要是耶穌基督,但是你從來不感覺到需要。為什麼呢?沒有耶穌基督,照樣生活,照樣吃得胖胖肥肥,沒有感到損失什麼,「沒有耶穌基督,我沒有感到損失嘛!但是如果老婆一直吵著跟我離婚,我就損失了。如果孩子病了,我就損失了。功課搞不好,我就損失了。」你就這樣一直過生活、一直過生活,直到有天你離開世界時,你發現那些都是暫時的,你靈魂的生、死、永生、滅亡卻是永恆的。

保羅對羅馬人說:「我要把上帝的福音傳給你們,我特派做福音的執事、福音的使徒。」為什麼羅馬帝國需要福音呢?羅馬帝國樣樣都有,還需要耶穌做什麼?羅馬帝國是全世界最榮華的帝國,羅馬城是整個羅馬帝國裡最燦爛的明珠,就像皇帝冠冕上的金剛鑽,應有盡有。有什麼是我們所缺乏的?像這樣堂堂皇皇的大帝國,還需要拿撒勒人-那個耶穌給我們的信息嗎?

這是人生最大的悲劇!我們把次要的常常看多了,把重要的本質丟失了。這是人類最大的悲劇!我們盼望得到我們身外所有的東西,卻把我們裡面的靈魂丟掉。當你把耶穌基督跟凱撒大帝做一個比較的時候,耶穌基督生的時候借動物的槽躺臥,耶穌基督死的時候借人的墳墓來埋葬。當他在世界上行走的時候,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甚至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這裡的「枕」字是一個動詞,耶穌連「放」頭的地方都沒有。他是真正的無產階級。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八章告訴我們:「主耶穌基督…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8章9節)

耶穌基督是人類歷史中間最「反合性」(paradoxical truth)的人物,沒有一個人比他更引起我們不能瞭解的那奧秘的吊詭性。基督是奧秘,基督是智慧,基督卻是一個吊詭性、反合性,人不容易明白的那個奧秘。當一個人真正認識基督是誰的時候,他就是為他死、做他奴隸也甘願。當一個人誤解基督到一個地步最可怕的時候,他甚至要用自己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才甘願。從來沒有人在歷史上比耶穌更「反合性」的。保羅今天以自己經歷了基督的奧秘、基督的恩惠的身份,寫信給羅馬帝國的那些聖徒,「我要把福音講給你們聽。」

羅馬需要福音嗎?羅馬帝國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當羅馬帝國興起來的時候,是所向無敵的希臘帝國衰亡下去以後的事情。當羅馬帝國在主前第八世紀開始萌芽的時候,是相當野蠻的。除了勇氣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什麼文明,沒有什麼哲學思想,沒有偉大的藝術同生活的傳統。當主前三、四世紀的時候,希臘帝國真是偉大。希臘帝國有比羅馬帝國更深的文化,可以說歷史上再沒有可與希臘相比的先驅思想世界。

希臘產生泰勒斯(Thales,約前624-約前547)、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ros,約前610-前546)、阿那克西美尼(Anaximenes,約前588-約前525)、盧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約前99-約前55)、阿那基克薩戈拉(Anaxagoras,約前500-約前428)、巴門尼德(Parmenides,約前六世紀末-約前五世紀中葉之後),還有許多偉大的像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約前580-約前500)、蘇格拉底(Sokrates,前469-前399)、柏拉圖(Plato,前427-前347,蘇格拉底的學生,亞里斯多德的老師)、亞里斯多德(Aristotles,前384-前322)許多偉大的思想家。但是最後呢,竟然敗在羅馬帝國的下面。

有一本書有兩句話:「羅馬帝國很偉大嗎?當羅馬帝國征服希臘帝國土地的時候,也就是希臘帝國征服羅馬帝國頭腦的時候。」羅馬人打勝了,希臘的土地給他拿去了,希臘人說:「你那我的地,我拿你的腦袋。」整個羅馬帝國最偉大的思想,都是承繼希臘帝國的哲學傳統。羅馬帝國自己很注重公義和法律的問題,並且融入了希臘文化。到了這個地步還需要耶穌基督嗎?從外面看,一點也不需要。但是保羅說,「如果不需要,我就不寫這封信。寫這封信,不但給羅馬的聖徒,還要叫希利尼人都要好好的思想。」所以羅馬人書裡面的意義太深奧、太廣泛、太奇妙了。

當羅馬帝國外表越來越強大的時候,他裡面社會的組成的分子越來越複雜。當羅馬帝國外面統一最大版圖的時候,也就是裡面的離心力越來越強的時候。當羅馬帝國在建築方面越來越多燦爛成就的時候,也就是他裡面的道德越來越崩潰與衰落的時候。當羅馬帝國的財富越來越無邊的時候,也就是羅馬帝國的心靈越來越貧窮與虛空的時候。當保羅寫《羅馬書》的時候,當時思想的主流不是柏拉圖的形上學,亞里斯多德的邏輯沒有什麼地位呢,人們不再討論那些事情,他們就討論「人為什麼會在世界上?人活在世上的目的是什麼?」

當羅馬帝國越擴張的時候,越是沒有人道地強佔別人的土地,強迫別人做奴隸,用最不公義的態度對待窮人的時候。當羅馬帝國最講法律的時候,法院變成最不公義、收受賄賂、不講誠實的地方。當人的教育文明越高超的時候,人的裡面野性同自私也是最猖獗的時候。誰可以告訴你,世界不需要福音呢?誰可以告訴你,人不需要上帝呢?你們在法院工作的人就知道,多少法官是「懂法,犯法,不必被罰」的叫做「法官」。這世界的問題不但單是法律問題,不單是經濟問題,不單是政治問題,不單是軍事問題,不單是哲學思想的問題,是「人的心遠遠的離開上帝」。

所以從羅馬書的福音主題裡,保羅找到全本聖經的一條連線,那個連線是什麼呢?「義人必因信得生」。這個世界有義人嗎?馬哈蒂爾(Datuk Seri Mahathir Bin Mohamad, 1925)是義人嗎?柯林頓是義人嗎?史達林是義人嗎?聖經說,「義人必因信得生。」我們活在二十世紀,我們好像很進化,進化到世界上最強的國家總統常常對女人開褲子。進化到一個地步,最大的貪官污吏就可以坐上最高的位置。羅馬帝國夠了嗎?人的進化夠了嗎?人很偉大嗎?聖經說,「你是罪人,我是罪人,我們需要耶穌的福音。」

求主幫助我們,給我們在今天所講解這些背景與引言裡,預備我們的心,更深一步,領受羅馬人書的信息。




(內文摘錄自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經大會文字紀錄資料,2000年,吉隆坡;未經講員過目)




【歸正福音運動禱告會】台灣

時間:2014年4月16日晚間7:00-7:25

地點:台北衛理堂大堂


請為已年高74的唐崇榮牧師本週行程代禱:
4/13(日)印尼二堂證道,新加坡二堂證道
4/14(一)馬來西亞:約翰福音講經大會(晚20:00 民政大厦4楼之宏愿礼堂)
4/15(二)香港:羅馬書講經大會(晚19:30 尖沙嘴浸信會)
4/16(三)台灣:佈道神學講座(晚19:30 浸信會懷恩堂)
4/17(四)返抵印尼,繼續印尼地區等聖工

台灣講經大會會眾禱告照片